下拉阅读上一章

左右为难

  冬航不明白这棋谱笔记到底有什么秘密,是不是真的和那神秘地图相关,只知道自己的父母因它丢掉了性命,念恩师傅他们为了保护这本棋谱笔记,日夜提防,一次又一次的迎接随时而至的战斗,而妙春、翱翔和嗜血恶魔也因此弄得同门相争失去彼此间昔日的和气,可是这是自己父母留下的东西,对于自己来说,确实是很有保存价值的,但是又面临着能否救出今峰和凝露,真是进退两难啊。冬航眉头紧锁,心中不同的想法在徘徊着。

这时候,只听颖荔问玉荞:“玉荞师妹,能不能,把你们遭遇的事情再仔仔细细的讲一次,给我听,包括你们之间的每一次对话,还有你们困在陷阱中的细节都告诉我!”

玉荞看了看颖荔,好像在努力搜索记忆,事实上,紫萝在玉荞失忆之后,曾经给玉荞讲过师傅,师娘,还有这群师兄弟姐妹们,玉荞可能还是一时间无法记清所有吧,片刻的搜寻记忆之后,玉荞道:“你是颖荔师姐!”

颖荔微笑着点点头。

玉荞道:“那我再仔仔细细的说一次给你听!”

玉荞说得认认真真,颖荔也听得全神贯注。

冬航无瑕顾及玉荞的认真描述,一直陷入左右为难的困境之中。

阿七问冬航:“怎样,你考虑得如何?”

冬航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颖荔说道:“冬航师哥,别答应用棋谱笔记换今峰和凝露?”

“为什么?”忘忧、紫萝、阿七和洁潇几乎异口同声的问道。

忘忧跟着问道:“是不是颖师姐,你觉得这一切都是武护法布的局,有凝露在,怎样今峰师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颖荔道:“这点当然可以算是一个理由!”

“算是?”忘忧不解的问道,“荔师姐,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颖荔道:“是这样,忘忧说得这种可能性,我也想过,不过,我认为,这件事武护法是主谋的可能性并不大,凝露与玉荞一样,三番两次的因此受伤,本来凝露咬了那人一口,这是个多好的机会可以让凝露顺理成章的逃掉,可惜凝露还是掉进了陷阱。再说,那人似乎对我们了如指掌,玉荞今日才回来,我们也都是刚刚才知道,武护法怎会未卜先知。”

紫萝赞道:“颖荔师姐分析得极有道理!那如果冬航师哥不用交出棋谱笔记,今峰师哥他们能平安回来吗?”

忘忧道:“紫萝师妹问的问题正是我想问的问题!”

颖荔道:“我是在想,既然武护法可以知道关于神秘地图的种种,其他人未必不会知晓,或者是这样,武护法搜寻神秘地图的时候,不一定事事亲历亲为吧,帮他办事的手下,难道不会起了异心。这样琢磨下来,那人抓了玉荞今峰师哥还有凝露,很可能是一石二鸟之计,既可以要挟冬航师哥,也可以要挟武护法!”

忘忧沉思片刻,颇为觉得有道理,说道:“三师姐说得很是有道理,我们什么都不做,等着武护法救出凝露的时候,以凝露对今峰师哥的一往情深,今峰师哥怎么还会有危险,对吧?”

左右为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