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助分析

  今峰顿时觉得痛苦万分,倘若不是自己,怎会让玉荞这般的无助,也许是没有了精神,一个不小心,才从高处跌落,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自己怎样才能报答这样的深情,想到此处,他心里难过,不由得轻轻摸了摸一直揣在胸口的那些写满玉荞担心与牵挂的落叶,心中更是说不清的滋味。

剑痴看着今峰痛不欲生的样子,便安慰道:“我也不忍心看着玉荞这样,和她分别之前,就劝她,说我可以等到刀痴健健康康的恢复过来,她也一样可以再见到你,我劝她现在不如好好想想,如何让你好好了解她的深情。她问我怎样办才好。我看着那一片片飘落的树叶,便告诉她,不如把想说的话写在树叶上,让它们随风而散,东飘西荡的,终于会让今峰看到的。当时我给玉荞出了这个主意,她一下子仿佛就振作了精神,眼神中流露出无限的希望,她立刻充满信心的收集着落叶。我想,那时候,她的心情已经平复了不少呢!”

刀痴自责道:“哎!咱们看着她忙碌的收集落叶,已然放心,如果当时能把她送到门口,也许就不会是这样了!”

今峰的脑海中浮现出玉荞忙碌的样子,眼神中一会儿是无限的思念,一会儿又燃起不限的希望,想着这些,心中是暖暖的,温和的。到底玉荞也遭遇了什么。

冬航想着剑痴和刀痴的话,又记起紫萝曾经提起过,在床脚下捡到过落叶,便说道:“难道玉荞真的回来过?”

“什么?”紫萝道,“冬航师哥,你的意思是?”

冬航道:“既然在剑痴和刀痴与玉荞分手之前,玉荞都没曾在落叶上写过什么,那么之后她肯定要花一段时间写这些东西啊,想来你们分手之处,已经是在这里不远处,那么最方便的地方当然就是这里了,玉荞总不会舍近求远,再找其他的地方吧!何况,紫萝也在这里发现过落叶!”

“冬航师哥,你说的有道理!可是洁潇一直说没有见到玉荞回来过,洁潇?”紫萝问道,“你应该会出门办事吧,是不是这段时间错过了玉荞?”

洁潇道:“我当然要出门啊,总要帮亚落去拿药,还要出门买一些日常用品吧。如果说一直没有出门的,恐怕只有亚落了!”

今峰摇晃着亚落,问道:“你见没见过玉荞?见没见过?”

亚落的神情呆滞,仿佛没有听到今峰的大喊,也没有感受到今峰的摇晃。

冬航一把拉开今峰,对他说道:“你不要一时情急,就自己乱了,亚落这个样子你能问出什么!”

今峰知道冬航言之有理,便停住了手,再看看玉荞,一阵心酸,他又紧紧抓住那些落叶。无论怎么的分析,再或者得到怎样的证实,对于今峰而言,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玉荞已经是这样了。今峰知道自己现在要做的是想尽办法拯救现在的玉荞。

今峰对着亚落低语了一句“抱歉!”他知道,亚落不会给他任何回应,就如同刚刚没有任何反应一样。

剑痴和刀痴帮助大家找到了小忘愁,大家对他们感激不尽。刀痴道:“我们之间还要言谢,那就客气了!今后若是还要帮忙,请捎信到这个地址,我们一定鼎力相助!”说完,便把一个地址塞给冬航,大家送剑痴和刀痴出门之后,紫萝喃喃自语的说道:“剑痴和刀痴一直记着当初阿七帮他们的情分,才会对咱们这么好的!”那么,究竟杀害阿七的凶手是谁,不知道月魔的话是真是假,阿七是否可曾练过什么法术。

无助分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