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急中生智

  随从们刚刚都吃了亏,纷纷向四面逃开,冬航也拉着宛情逃到了角落里,文护法左右乱晃,一下推翻了桌子,一下向墙面撞去,尽管大家东躲西藏的,还是没有能完全逃开文护法的攻击,几乎个个又一次挂彩。

正在这时候,紫萝和凝长,颖荔与忘忧殊途同归,恰好看到了这让他们心惊胆战的一幕。冬航对着他们说道:“不要进来!”

片刻之后,文护法再一次静静的躺下,好像没有了丝毫力气。

随从们再一次绑住了文护法。

紫萝、凝长、颖荔、忘忧见状况稍稍平静了一些,就走了进来,打听了情况。一名随从又把状况简要的说了一次。宛情又凑过去诊视,还是无法舒展眉头。

紫萝看着凝长,问道:“你知不知道原因,有没有办法?”

凝长吞吞吐吐的说道:“知道一点儿!”

紫萝生气的说道:“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叫知道一点儿?”

凝长说道:“我爹不让我和凝露这些日子出门,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我知道和文护法有关,但是具体什么原因,为何文护法会这样,我就不清楚了!”

紫萝继续问道:“那你去请武护法帮帮忙,可好?”

“不行!”凝长和文护法异口同声道。

紫萝没有理会文护法的“不可!”却对着凝长瞪着眼睛道:“你不愿意帮忙啊?”

凝长指着文护法,说道:“他和我爹有过节,我怎么能帮他?”

“不帮忙就算啦!请你离开这儿!”紫萝越想越生气。

凝长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心想,既然在这儿左右为难,不如先离开吧,便说道:“告辞!”说罢,就离开了这里。

紫萝越想越气,但是也想着办法安慰自己,心想走了就走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已经不对他抱什么希望了。

冬航问宛情有没有什么办法,宛情还是无助的摇摇头。

正在思索中的颖荔问宛情:“你是不是从文护法的脉象中看不出什么奇怪之处?”

宛情点了点头。

颖荔接着说道:“会不会武护法对文护法所做的一切也只是让他难受一段时间,等时间久了自然就好了?”

宛情道:“也许是这样吧!”

颖荔转头看着文护法,用着商量的语气问道:“文护法,我们把你打晕,好不好?你昏睡一段时间之后,说不定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文护法一直听着颖荔的话,觉得她可能说的有道理,就点了点头,发出微弱的一句“好!”

颖荔找来了一根又大又粗的木棒,准备向文护法砸去,可是事到临头,怎么也下不了手,颖荔看看文护法的随从,随从们个个往后退,显然都不愿意接这个差事。忘忧挺身上前,夺过颖荔手中的木棒,说道:“我来!”

忘忧紧闭双目,高高举起木棒,正待木棒要落到文护法的脑袋上的时候,只听“不要!”的声音传来。原来,冬航和宛情异口同声的阻止忘忧。忘忧立刻收了手。

冬航说道:“这一棒下去,文护法恐怕要受伤了,这样不好吧!”

宛情看着冬航附和的点点头。

忘忧一时间没了主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候,紫萝突然插口,说道:“宛情,你这里有没有使人昏迷的药物,我们给文护法吃上这些,让他睡上长长的一觉,这样既能度过时间,也避免他受伤了!”

文护法冲着紫萝点了点头,虚弱的说了句“就这样吧!”

宛情找来药,给文护法服下,过了一小会儿,文护法沉沉的睡去,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急中生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