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北冥戏假情真(二)

  皇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双眉紧锁着,回应道:“朕,头痛得厉害!”

“皇上的身子刚刚有所好转,不益耗力费神,还是先回寝宫歇息吧!”皇后显得非常担忧。

“朕的身子不要紧,朕要在这里陪着然儿,为她做最后一点事,送她最后一程!”皇上的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眼前全是皓月公主从小到大的成长画面。

“皇上……”皇后已经泣不成声。

“那样一个俊秀的孩子,天生聪慧过人,又带着那股男孩子的英气,从小功课与武功都不输给皇子们,朕很是喜欢,想起她拿着自己作的画,跑到朕的面前,撒着娇,想要朕夸奖她,明明昨日还浮现在朕的眼前,怎么今日朕就再也见不到她了!”皇上望着空荡荡的棺木,多想自己的女儿还在这世上好好地活着,而不是人已西去,连尸首都没有留下。

“皇上,臣妾现在的心情跟您的心情是一样的!”皇后轻轻地抚了抚皇上的背。

“然儿还那么年轻,没有婚配,朕还未来得及为她挑选一位如意的驸马,谁料,她竞撒手而去,这样突然,这样不留一丝痕迹,是朕没有能够照顾好她,是朕的疏忽!”皇上的语气里满是自责。

“这是意外,并不是皇上的过错,皇上不该这样胡思乱想,只会更加伤身,如果照皇上的意思,臣妾的责任才是最大,臣妾掌管后宫,东宫出了这么大的事情,理应臣妾的责任最大!”皇后极力安慰皇上。

“现在论过错,早已无济于事,咱们就为然儿做好最后一件事情,也算了却了今生这父女母女的缘分!”皇上紧紧地攥着皇后的手,此刻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悼念彼此失去的孩子,因为何样的语言都无法用来平复他们内心的伤悲。

北冥轩随北冥成前来悼念,一走进灵堂,眼神不受任何控制就落在了文雨萦的身上,心中不禁涌上无尽的酸楚,简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自己深深爱恋着却已成为别人妻子的女子,看她一袭白衣依偎在“景阳太子”的身边,以主人的身份,表现着为人嫂子的伤悲,他内心压抑的怨恨如熊熊般的烈火再次被燃烧起来。

北冥成安慰着皇上和皇后,并希望他们保重身体,劝说“景阳太子”不要太过悲伤,还以姨丈的身份多加嘱咐文雨萦要照顾好皇上、皇后和“景阳太子”的身体。

北冥轩不愿走上前去,生怕与文雨萦四目对视的一刻,尴尬得令自己也失去意识,沉沦在她的目光中无法自拔,更不想违心地讲出一些安慰的话。当得知皓月公主的死讯,自己的内心不禁有些后悔,本以为让皇上与皇后失去瑞云公主,让他们尝到失去挚爱的滋味,可同时失去两位女儿,无论对于哪家父母来讲都是晴天霹雳,自己确实有些心软了,可当看到已做他人妻的挚爱---文雨萦,有些柔软的心似乎一下子变得更加坚决,心中明白,只有自己坚定地进行自己的计划,才会有将她夺回自己身边的希望。

北冥戏假情真(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