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沁残阳

血沁残阳

昵就语语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太子痴迷无名画作(一)

  一

天慧二十二年,即容朝一百八十九年,三月,风和日丽,碧空如洗。

此刻的东宫之中寂静一片,就算是在地面上掉下一根银针,恐怕也可以听得到声响,奴才们简直要屏住自己的呼吸,景阳太子满怀期待直勾勾地盯着刘公公手中的画轴,双眼一刻也不愿离开。

刘公公小心翼翼地将画轴打开,画卷中仿佛缓缓地生出一缕青烟,飘飘上悬,刹那间景阳太子已经意乱情迷。

画面上,一位貌美俏皮的碧玉女子顿时呼之欲出,女子生得很是可爱,眉清目秀,齿白唇红,姿态轻盈,右手手持一把小圆扇,高高举起,轻挑着头顶上一只翩翩飞舞的彩蝶,身处花团锦簇之中,动态栩栩如生。

景阳太子愣住了,好像魂魄已经被勾走了一般,双眼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画卷上的那位女子,嘴中不禁感慨地念道:“好美……好美……真的好美……”

刘公公低着头,偷偷地斜着眼睛看着景阳太子脸上的神情,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心中暗想,自己此次的献媚看来已经成功了大半。

景阳太子慢慢地伸出手来,想要接过刘公公手中的画卷,犹豫片刻,却又突然将手缩了回去。

刘公公时时刻刻警惕着,立即把手中的画卷递到景阳太子的面前,“太子殿下,难道是此画有何不妥之处?”

景阳太子敷衍地摇了摇头,根本没有一丝多余的心思顾忌刘公公的问话,双眼简直一刻也不愿从画卷上的女子身上离开,轻轻地用指尖抚摸着那女子的脸颊,仿佛都可以清晰地感触到那如水一般的肌肤,突然又觉得这样好像会亵渎,不忍再有这般轻浮的举动,忙收回了放在画卷上的手。

刘公公微微转过头,对着身后丝毫不敢抬起头来的张画师以眼神示意,“太子殿下,这幅画作便是张画师历经数月呕心沥血之作,今日特意呈献给太子殿下,望太子殿下能够喜欢!”

“简直是太妙了,太妙了……花美,蝶美,人更美……”景阳太子的双目再也不愿离开画面片刻。

“奴才万幸,承蒙太子殿下能够喜欢奴才的这幅拙作,奴才简直是倍感荣幸!”张画师听到自己的作品能够得到景阳太子的赏识,很是欢愉。

“这幅画作名字为何?”景阳太子急忙询问。

“此幅画作,张画师完成后,还未曾命名,如今太子殿下又是如此喜爱,不如那就请太子殿下赐于名字吧!”

“不!不!不……本宫哪能随意赐名!”

“能够得到太子殿下赐予名字,乃此画作天大的荣幸,更是张画师天大的荣幸,太子殿下对于此画作又甚是喜欢,哪里算得随意!”

“其实……也是无法赐名,本宫看来,什么样的文字也足以用来形容此画作之美妙!”

“此画作能够得到太子殿下如此厚爱,奴才可以说是诚惶诚恐,还是请太子殿下开尊口,赐予名字吧!”

“这……”景阳太子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无名吧……”

刘公公附和着:“无名也好,无名也好……”

“本宫,从未得见如此美妙之人物跃然纸上,本宫喜欢,甚是喜欢!”景阳太子的脸上露出会然的笑颜,“赏!本宫重重有赏!”

“奴才谢过太子殿下!”张画师毕恭毕敬地鞠了一躬谢恩。

景阳太子忽然眉头紧锁,“此画卷开闸一刻,本宫顿时感有淡淡的香气扑鼻,青烟萦绕,仿佛灵魂离开尘世,已入世外桃源!”

“太子殿下,此画轴乃是选用上好的檀香木,檀香可以辟湿气,且开闸有淡淡的香气扑鼻,又能辟蠹,上好的美玉作轴头,以古檀为轴身,因植身重,取两片刳中空,再合柄为轴,这样即轻又不会有损画卷!”

“张画师对画作果然甚是热爱啊!”

“太子殿下过奖了,奴才也只是略知皮毛而已,不足挂齿!”

景阳太子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张画师不必谦虚,在本宫看来,不要说是这东宫,就是偌大一个皇宫里,恐怕也没有第二件可以与您的这幅画作相媲美的美妙之作了!”

“太子殿下,实在是折煞奴才了!”

“张画师的意思,本宫不懂得画境了……”

“奴才万万不敢,还请太子殿下恕罪!”

“哪里有什么罪,本来大好的心情,千万别破坏了!”

“奴才知罪!”张画师这才松了一口气,“有句话,奴才不知当不当讲?”

“话说无妨!”景阳太子的眼睛丝毫没有离开过画卷片刻。

“以奴才所见,这十七年来,太子殿下平日在宫中所见的女子,或是宫中所见的画中女子,都为宫中嫔妃与公主,每逢佳节能够所见皇亲贵胄中的女子也都为大家闺秀,知书达礼,气质沉稳,眉目疏朗,仪态万方,而且喜怒哀乐不全形于色,待人接物礼貌周全,在隆重场合大方端庄,而画中的这位女子,生得虽然俏丽,但终究是小家碧玉,平日没有那么繁杂的礼数束缚,性情温柔,就在戏蝶一刻,两眼间一闪一闪所表露出的活泼神态,可谓楚楚动人,不免更能引发出太子殿下内心的怜香惜玉之情!”张画师似乎急于想要表明自己的立场。

刘公公顿时把脸一板,语气严肃:“住口!好大的胆子,太子殿下不就是赞扬了张画师的画作几句,你就敢如此放肆,在太子殿下的面前,对宫中的嫔妃、公主和皇亲贵胄妄加评论,我看你是不想要你的小命儿了!”

“奴才是万万不敢!”张画师被刘公公的话吓得浑身不由得颤抖起来。

“罢了!罢了!本宫今日心情甚佳,恕他无罪!”景阳太子一脸的笑容,“刘公公,还不快些带他下去领赏!”

“是,奴才遵旨!”刘公公示意带路。

“奴才谢过太子殿下!”张画师便跟随刘公公一同退下。

景阳太子将画平铺在桌面上,缓缓地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着画中碧玉女子的脸庞,好像久久也无法看够,突然小心翼翼地将画作卷了起来,紧紧地抱在怀中,急于将自己得到至宝的欢悦心情表达。

太子痴迷无名画作(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