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皇后怒毁无名画作(二)

  “大容朝的太子,堂堂的皇储,未来的皇上?”景阳太子不禁冷冷一笑,“这世上有哪个人不想要当皇上,为什么?因为皇上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拥有自己想要拥有的一切,那为何要强加给儿臣并不想要拥有的呢?”

“因为,这不是赢儿自己可以选择的,谁让赢儿今生生在这帝王之家,又背负着未来江山社稷的大任,知道有多少人虎视眈眈赢儿的这个太子之位吗?赢儿不可以犯错的,哪怕是一点点小错,他们也会将它无限夸大,利用它将赢儿推下太子之位!”

“儿臣明白,今生别无选择,儿臣会尽力做一个令父皇和母后中意的好太子,不会辜负父皇和母后的期望,只是儿臣不想娶那个‘京城第一美女’!”

“那赢儿想要娶谁?”

“儿臣,谁也不要娶!”

“又在讲胡话,赢儿是不是已经有了心上人,她是哪家的千金?”

景阳太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伸出右手,手掌用力地拍打着自己的心口,“母后不必多虑,儿臣没有心上人,儿臣的这里是空的!”

“赢儿现在这个样子,母后的心简直都要碎了!”皇后心疼地看着景阳太子,是怎样也气不起来,她不想承认自己的儿子胸无大志,这天下有哪一位母亲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幸福地度过一生,可她不得已,宫廷险恶,皇后之位未必是坚不可摧,历朝历代皇家兄弟纷争,为争太子之位不惜手足相残,景阳太子是她唯一的儿子,是她全部的希望,她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稳固皇后之位,竭尽所能保住儿子的太子之位。

“儿臣别无他求,有生之年只愿能够寻得一位那幅画作中那样的女子,朝夕相伴,快乐度日!”

“赢儿,那是一位什么样的女子,平凡无奇,做婢女都未必够资格,赢儿是堂堂太子,赢儿的妻子,绝不可能是那样的女子!”

“儿臣知道,母后不必一再提醒,出生在皇家,儿臣已经做了十七年的皇子,八年的太子,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由不得儿臣!”

“母后明白赢儿的痛苦,当年母后何尝不是深有这般体会!”皇后紧紧地搂住景阳太子,试图安抚他那脆弱的内心。

“母后,儿臣好想像儿时那般,躺在母后的怀中,什么都不必去想,什么都不必烦恼!”景阳太子静静地依偎在皇后的怀中。

“是啊!母后也想永远都像那个时候一样,可这个怀抱不可能是赢儿永远的依靠,迟早都是会摆脱掉的,需要自己一个人独行前方的路!”皇后语重心长。

“儿臣这个做哥哥的真是有愧,很多方面似乎都不如两个妹妹!”

“檀儿自幼确实比赢儿勤奋许多,不过檀儿和秀儿她们都是女儿家,对赢儿的太子之位,没有任何威胁,可其他人就不同了。母后嫁给皇上之时,赢儿已经有了五位皇兄,他们和赢儿不是一母兄弟,朝廷一旦有所变故,他们不会对赢儿手下留情的,就说昭王叶萧,他是皇上的长子,而且才华横溢,文韬武略,若不是因为他的生母地位不高,他是太子之位最有利的争夺者,这两年他手上有了一定的兵权,多次出征,都下了战功!”

“母后不必杞人忧天,儿臣不会允许任何人破坏叶家百年的基业,儿臣也绝不会给他们这种机会,昭王是儿臣的大哥,我们是手足兄弟,如果真的会有母后说的那种情况发生的话,他们是不会将儿臣赶尽杀绝的!”

“赢儿还是太过天真了!”皇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母后都是为了赢儿着想,文心庭是正二品尚书令,文雨萦品貌端庄,无疑是太子妃最好的人选!”

“难道儿臣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赢儿若是真的不喜欢文雨萦,也没有关系,平常人家三妻四妾一如常事,更不要说是太子,喜欢的话,以后可以再娶,将来顺利登基以后,天下的美艳还不是统统归赢儿自己所有!”

“总之,儿臣就是不要娶文雨萦!”景阳太子漠然地看着皇后,他知道自己无力反抗,过多的挣扎也是徒劳罢了,天下没有哪个母亲会害自己的孩子,尽管有些并非孩子自己的所想,他无法懊恼自己生在这帝王之家,长在这宫墙之内,但他十分向往外面的世界,因为这十七年来,他从未体会过自由自在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也许外面那多彩的生活是有力量可以将自己内心的空洞填充。

“那赢儿就莫怪母后了!”皇后狠狠地咬着牙,“来人啊!”

“奴才在!”有公公回应。

“给本宫速速前往东宫,将太子殿下寝宫床榻旁悬挂的一幅碧玉女子戏蝶图立刻取来,不得有误!”

“奴才遵旨!”

“不,母后!”景阳太子失控般大吼一声。

“母后这么做,可都是为了赢儿!”皇后努力平复着自己微微颤抖的身体。

景阳太子急忙转身,拉扯住了奉命的公公,试图阻止他前往东宫。

皇后看到景阳太子如此强烈的反应,立刻下命:“来人,将景阳太子殿下给本宫拿下,在本宫查明那幅妖画后,彻底烧毁之前,不得释放!”

“母后,不要啊!”景阳太子的呼喊中满是绝望。

皇后怒毁无名画作(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