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能帮我

  第二天一大早,清月和妈妈就骑着自行车往法院赶去了。早上的空气很好,也很凉爽,清月情不自禁的大吸了一口新鲜空气然后抬头看着天空。显然,今天也许是个阴天了,天上雾蒙蒙的,太阳虽然出来了,却苦隐苦现的在天上打着捉迷藏。鸟儿们很勤快叽叽喳喳的从房顶飞向弯弯的是线,或者是由电线飞向整齐房屋门前的用树枝搭建起来的各家的院子上。它们很忙,不停的看见他们飞来飞去也不知道到底在忙活些什么。



对于清月来说,这已经是第二次去那个只在书上看到过,代表公平,公正,公开和正义的地方了。其实法院和清月想像中的威严肃穆,不容置疑是不一样的。她想像的法院应该是高高的建筑,门口两边应该有两个圆墩,然后有两个身扛着长枪的战士站在上面威风的守着,戴着雪白的手套,穿着锃亮的皮鞋,挺拔健硕匀称的身材,像白杨一样挺挺的立着。如果有人想进门,他们会依然目不转睛的目视前方,保持不动的姿势,然后面无表情的问“请出示证件!”然后,想进门的人才恭恭敬敬的拿出证件,老实的展示给他们看。他们认真的看一眼,继而又恢复了刚才的表情和姿势冷冷的说“可以进了。”接着,想进门的人带着有些惊魂未定的表情和心理赶紧往里走去。呵呵,有点可笑,可能是电视里神圣的画面看多了吧,清月内心中理所当然固执的认为法院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然后还有法院里的分不清是法官还是普通的工作人员的人们,反正是穿着那身神圣制服的人们。应该是一副救世主的样子,眼睛里充满着正义的眼神,脸上有着不容置疑的表情。不说话则已,一旦说话就得是正义的化身,然后直对那些坏人的丑陋的心灵,然后用眼神就能把他们击的魂飞魄散,落荒而逃。按清月心目中法官的形象,那就根本不是人,那应该是神,是一个有着万能力量的天神,然后威严的坐在那里,来判断人间的对与错,罪与罚。呵呵,这个属牛的清月啊,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就像牛一样虽然憨厚,但总是爱恨分明到钻牛角尖。



很快,清月母女俩就已经到了法院门口了,因为来过的原因,她们已经轻车熟路了。法院的门大开着,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们进进出出着,没有清月想像的威风的战士,甚至连值班的老头都没有。扎好车子后,清月和妈妈就径直走向法院大楼旁边的那一小排房里去了。他们有点拘束但十分小心的来到这条长长的廊子里,数着第三间办公室敲了敲门就进去了。清月和妈妈傻傻的站在办公室里,办公室里有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他们在聊着什么,看见清月母女俩进来了,就停下来了。



“你们有什么事?”那个女法官问。“我们是问问我们的官司怎么样了的。”妈妈怯懦的回答道。“当事人叫什么?”“李杰”“噢,是这个官司啊,过来坐吧,我负责呢,哎,好像你们昨天来过了吧。”清月和妈妈赶快走到那个女法官面前小心的坐下了。妈妈回答说“噢,是啊,昨天是我自己来的,这不是就要快开学了吗,我这丫头啊学习好想上学,可是没钱。我昨天回去跟她说了,法院说钱一时半会下不来。可是她非要来再问明白一点。再麻烦麻烦你了啊。”说完这些,妈妈又有点心疼的看了看清月。清月低着头,听着妈妈说的话,心里更难受了,难受的都有点想哭了。



“噢,是这个样啊。小姑娘,我告诉你啊,你爸的官司是肯定赢了,也叛下来了。可是当事人跑了,只有这辆破大巴车了,法院还得择日拍卖,还得找到想买的买主才行。然后下一步就是申请强制执行,把剩下的钱再要回来。可是啊,这一切都得需要时间,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办到的。你们还是回去想办法等消息吧。”那个女法官面无表情的像念文章一样的流利的把这一通话一口气说完了。然后眼光迅速收回,低头整理着什么,嘴里接着说“好吧,你们回去吧,你看我这里还挺忙的。”



清月突然心里特别的生气,这种对自己来说是决定自己命运的重大事件,在那个女法官的轻描淡写中就完成了。她的表情没有一丝同情,更没有一丝想要帮着想想办法的想法。一副打发人的姿态让清月的自尊心又强烈的爆发了。她仿佛一个正义骑士一样的猛的站起来有些近乎大吼道“这个官司都一年多了快两年了,我爸又没有一点责任,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能有一个说法?我现在如果没有这笑钱的话,就上不了学了,我们家就要吃不上饭了。你们知道吗?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说着,清月抑制不住的大哭起来,身体僵硬的立着,就像一个伸张正义的英雄好汗即将进法场一样的气势。她委屈的哭着,更是愤怒的哭着,还是自尊的哭着。



“哎,你这个丫头,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没有一个说法啊,不是告诉你了吗,你们的官司赢了,也有了赔偿数额,只是时间的问题。还有,法院是有规矩的,所有的官司都得按程序来,你以为你们家开的呢,专为你们家这一个官司服务吗?你家吃不上饭,你上不起学,你和你妈就应该回家去想办法去,在我这哭丧有什么用,我又不是神能解救你,我更没有这个能力。我也只不过是个普通人而以,每天像这样的事多了,我要是每一件像这样的事都同情,都可怜甚至掉眼泪的话,那我们还用不用工作了。”女法官显然也很生气,明显感觉她鼻子里面的气粗了,说话也急不可待了,眼神中带出一种委屈愤怒的目光。



妈妈见到这种状况一下子就急了,连忙对清月使眼色,弯腰赔笑的对女法官说“同志,你千万别生气啊,千万别跟这孩子一般见识啊。我知道你们挺辛苦的,为了我们的事也没少费心。你不知道,这丫头就这样,自尊心强,脾气急,再加上马上要面临不上学,她心里难受啊。昨天都已经哭一天了呢。请你理解理解我们啊,你千万别生气啊。”妈妈一脸无奈的道歉着。



“都是人,谁还没有个同情心呢!但干我们这行的,总得学着心狠一点,否则就没法工作了。你们的情况我也都清楚了,我也很同情,但我实在也没法帮助你们啊!好吧,我会抓紧点你们的案子,尽量早些联系到买主,先救救你们的急,但我也不敢确定能不能帮到你们。你们就先回家去想办法吧。”女法官显然被清月这么一闹,也意味到自己好像有些不近人情了,女人柔软的心让她说出了这些委婉的话,然后又意味深长的埋下了头不知道在整理着什么。



“没事没事,您能帮着盯紧点,我们就太感谢了。您千万别生气啊,千万别跟这小孩一般见识啊,她还小不懂事呢。”妈妈听着女法官说的话,心里仿佛有了希望和信心。连忙说了些感激的话,就拉着还僵硬着流着泪的清月走出了女法官的办公室。她们转过身走出门去的时候,女法官提头看了一眼这个瘦弱但个头挺高的女孩,眼里流露出一股不知道是可惜,是怜爱,是欣赏还是有一些些害怕的眼光来,目送着她们母女俩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

带着失望的心情,清月和妈妈下午二点了才到家。清月回到家,就拿起水瓢舀了一大瓢水咕咚咕咚的往肚子灌着。喝完水以后,她一抹嘴就进屋坐在沙发上了。楞楞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荼几上的水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但那眼神很坚定。妈妈跟着也进了屋坐在了清月的床上。



“妈,我一会去一趟我干爸那,我想求求他。”清月用盼望的眼神看着妈妈问道。“上次借的一千块还没还呢,再说你也看到了,那次你干爸和你干妈就已经吵架了。你这次去,能借到吗?”妈妈无奈的回答道。



“我感觉我干爸还是想帮我的,是我干爸的工资又不是干妈的,如果干爸真想帮的话,他一定能帮。到时候,等爸的钱下来了,就立马还他。他反正也没有自己亲生的孩子,我就告诉他,只要他能帮我,我就把他当作亲爸一样的对待,赶明他老了,我来养他。”清月信心满满的天真的对妈妈说着。



“你干爸现在养着一个儿子呢,虽然不是你干爸亲生的,但每天跟你干爸在一起生活,那孩子每天真真的叫着爸爸,你没看见你干爸有多喜欢这个孩子吗,要星星不给月亮的。再加上还有你干妈呢,虽然工资是你干爸的,可是现在钱可全是你干妈管着呢,即使你干爸愿意帮你,可是他也不能冒着家庭破裂的风险来帮你啊。哎,你呀,还太小,有些事你不明白,你想的太天真了。不过,如果你真的想去的话,你就去吧,不然你也不死心。”妈妈很了解清月的脾气,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再说现在这种情况,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去试一试啊,所以妈妈就答应清月去试试看。



“我不管,我就去试试看,如果干爸肯帮我,我就把他当亲父亲看,如果他不肯帮我,我以后就当没有这个干爸。哼,不行,我现在就要去。”说着,清月已经迫不急待的起身想出门推车子去了。



“哎,你刚骑了那么远的路,你不累啊,今天休息,明天再去也不晚啊。”妈妈关心的对清月说着,可是清月早已经跑出了屋,只听见自行车的声音渐渐的远了。妈妈深深的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

在去干爸家的路上,清月想着许多个怎样对干爸开口的版本。她低着头反复的想着,但心里的确很乱,她更怕干妈在家的情况,因为干妈一直对自己很冰冷或者是敌视吧,何况又是在她的家里,自己就注定了是弱势她是强势。哎,不管了,清月使劲的摇了摇脑袋然后猛蹬着车子向干爸家走去。



清月来到干爸家门口,门开着,她敲了敲门,开门的是干爸。清月的心情一下轻松了不少,干爸还是很热情的让清月进了屋。家里只有干爸在家,干妈领着小弟弟出去了。清月的心一下子全部放松下来了,感觉有着很大的希望。干爸很热情的拿来瓜子糖还给倒了杯水。



“月,最近还好吧,你妈身体怎么样,你的学习怎么样?”干爸关心的问着这些问题。清月微微低着头不敢看干爸的脸和眼,然后轻声回答着“我妈身体挺好的,我的学习没有退步,家里也没有什么事,都挺好的。”“噢,那就好,那就好啊,日子总算是好起来了。”干爸意味深长的说着这些话,然后频频点头。然后,干爸转身进了里屋。



过了一会,干爸出来了。他手里拿着两张百元钞票,然后似乎很小心也很低声的说“装着,装着,我知道你们一家现在日子不好过。可是干爸的能力也有限啊,也不能帮到太多,这个你就拿着吧,买点好吃的补补身体,你看你现在都瘦成什么样了。”干爸使劲的往清月手里塞着这被揉成卷的钞票,然后表情无奈又心疼的看着清月。



清月看着干爸硬塞过来的钞票,看着干爸满是皱纹是脸上是满满的心疼和无奈。清月的心里难受极了,难受的仿佛就要死掉,紧接着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漫涎着。清月刚开始使劲的推着这些钱,嘴里说着不要不要,可是经不住干爸的硬塞和那种温暖到不能拒绝的眼神。清月停止了推搡,手里紧紧的攥着这两张钞票,然后大声的呻吟着刷刷的掉着眼泪。



清月不怕谁给她来硬的就怕谁给她来软的。无论是多么强硬的敌人,如何的强壮,如何的强势,如何的地位高,在清月眼里都不足为怕,反而越是遇到这种情况的清月会越兴奋,会越激奋,遇到这种情况,清月就仿佛一下从柔弱的小女孩立刻就能变成正义的化身一样的正义凛然,一样目光坚锐锋利,就像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能把敌人的心脏毫不费力的刺穿。可是可能是以柔克钢的道理吧,清月却受不了这种软刀子。多么锋利的刀子伤害不了清月,但这种关切的话语和诚恳关心的目光却让她受不了,抵抗不了,轻而易举的就能刺到她的心,而且一刺就是疼到像快要死了一样的难受。



清月狠狠的挤着眼睛里的泪水,内心里很想让这种泪水立刻停止,以显示自己是坚强的,是有着强大自尊与骄傲的。可是泪水却不听使唤的流的更凶了,多到清月模糊的看不清任何东西了,只能感受着此刻的脆弱和听着身体里心在流血的声音。



不知道为什么清月突然不想对干爸说自己的请求了,就紧紧攥着干爸给的二百块钱离开了干爸的家往自己家里赶去。一路上,清月骑的猛快,两条腿有力的一圈圈的蹬着,迎着车子带起来的风,满脸泪水的骑着。清月委屈的想:自己现在这样算什么,就像是一个乞讨者,去干爸家就是去乞讨的,就是去没有自尊的讨要的。自己还没有开口,干爸就往自己手里塞钱,还没有说明,就能看见干爸眼里很明显知道自己来意的无奈眼神。干爸还好,总是关心关爱自己的。可是干妈呢,她肯定会想,我就是一个讨债鬼,我就是一个要饭的,我就是一个频频登门来给他们制造麻烦和烦恼的讨厌鬼。。。。。。也许还有更糟糕的说法。清月不敢再想下去,她感觉无比的屈辱。一个视自尊与骄傲为信仰的女孩可以很苦难,可以很贫穷,但决不会允许人格受践踏,自尊和骄傲受到撼动和怀疑。她甚至可以拿生命来交换,如果在蜂火连年的战争年代,清月一定想做***一样的为民族和自尊牺牲自己的女英雄。



妈妈看见清月一脸泪水的回来了,然后呆呆的坐在沙发上了。妈妈已经大概猜出了几分结果,于是安慰道“你干爸也是没有办法啊,你也别怪人家,人家帮咱们得感谢,人家不帮咱们也没有权利要求别人帮。你得懂这个道理,没有人欠咱们的,没有人对咱们有义务。”妈妈很少能说出这么简单但道理很深刻的话来。



“妈,咱们家就没有可以求着的亲戚了吗?”清月似乎在挣扎着对妈妈说,但底气是不足的,因为家里的情况清月大部分都是清楚的。“哪有什么亲戚能求着的啊,如果有的话,还用你说吗?你爸是孤儿,我嫁他的时候连房子都是破的,一下雨屋里就稀里哗啦的。到现在家里也才算是刚刚解决温饱问题呢。我呢,虽然有五姊妹,但都远在贵州,都十好几年没有联系了。再说,你姥姥姥爷前几年去世的时候,因为咱们家里穷我都没有能回去一趟。家里的弟兄姐妹一直在怪我呢。家里也不富裕,前些年,你爸倒是写过信给我的娘家,他们居然还向咱们借钱呢。你不知道,贵州那里都是大山,挣个钱难啊,我的兄弟们孩子们又多,负担实在是重啊。都是泥菩萨自身难保啊。”说完这些,妈妈又是一脸无奈的低下了头不知道手里摆弄着什么。



听完妈妈说的话,清月一下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的瘫软了下来。整个人没有精神的弯弯的坐在沙发上。快要下山的太阳散发出来的光从窗户照进来,已经不那么刺眼了,变的很柔和,让人感觉舒服自在温暖。有一缕光照在清月的脸上,这张稚气未脱的脸上还有着放多道泪痕,一双黑黑的大眼睛透出失望甚至绝望的目光。呆呆的,楞楞的,傻傻的,孤独的,无力的坐在沙发上的清月,突然什么也不想说了,就这样,就这样永远让自己沉浸在此时的沉默中,永远,永远!!





在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能帮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