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来婚介所只为寻找猎物

  “喂,是婚介所吗?”这天下午,这是我们接到的唯一的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位中年男人的声音。

“是啊,请问你有什么要咨询的吗?”我态度相当好,好的连我的声音听起来都感觉好像年轻了许多,哈哈。

“我是经朋友介绍的,他是你们的老会员了,我就是你附近单位的了,费用可不可以便宜一点啊,如果你承诺能给打个八折,我等会就去你们那登记,否则就算了,如何?”对方怎么一开始便讨价还价啊,想必对我们这儿还是非常了解的。

“既然你是我们的老会员介绍的,我想费用的问题应该不是主要的,我们一是要见到你这个人,查看一下相关证件,二是要看你有什么样的要求,你的要求我们能不能服务,之后才是费用问题,你说呢?”好不容易来个顾客,没进门就让他走了,感觉有点心不甘,所以我回答的也很圆滑吧,呵呵。

“好吧,我马上就上来,我就在离你们不远的地方。”对方见我这样说,也知道费用少点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不一会,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进来了。

“你好,请问你就是刚才打电话的那位先生吧?”我热情地问道。

他很友好地点点头,随手拿了一把椅子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

此人:外表很是壮实,操着一嘴东北口音,普通话说的算是标准的,身高有180cm,体重75kg,五官端正,脸上几乎没有皱纹,从外表上看不出他有多大年龄的,他的语言谈吐也不俗,像是个有文化底蕴的人。当然一切都得以事实说话,凭印像瞎猜都不能算的。

“听你说话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我这是在找话说。

“以前不是,现在也算是吧,经常在这边的,我的公司在这边哦。”他回答道。

“哦,你是开公司的老板啊,那很好啊。”我恭维道。

“还行吧,我老家是天津的,跟前妻离了以后,就来这边了,老家那边所有的一切都给前妻了,现在这边发展的也还可以吧。”他说话的样子很谦虚的哦。这样,他给我们的印象还算可以的吧。

“?”可是听他说老家是天津的,我心里打起一个大大的问号,他的这个口音根本不是天津的口音啊。当然一切得以事实为依据。

“你填一下你的个人信息如何?”我递给他一张表格。

“好吧。”他在表格上填了一点点,就交给我了。

“你就填这一点不行的哦,不足以让别人了解你哦。”我看了一下,太简单了,就填了姓,联系方式,对对方的要求,其他的都是空白。。

“其他的你不也看到了吗?”他还有理了。

“看的只是外表啊,你把相关证件拿出来看看吧。”

“我今天是路过这里,没带,下次我带来给你看,好吧?”他说这话时一点也不像是撒谎哦。

“那好吧。也只能这样啊。”我无可奈何。

“你对对方的要求年龄有点过了吧?25以上,45岁以下?”我看了他填的要求,很是不解哦。“干嘛?你想找情人?”我没好气的问他。

“也不是了,年龄大一点也可以的了,年轻的女孩,只要她愿意,也不是不行哦,我名下的资产足够她一辈子衣食不愁了。再说了,年龄放宽一点,机会不是也多一点吗?”呵呵,他想的还是挺全面的哦。

其实他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哦,江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如今的社会,各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去对别人的人生观指手画脚?凭什么拿自己的人生观去左右别人?

“行吧,苗先生,那就先这样,你还得把费用交了吧?你是谁介绍的啊?”我不相信他是别人介绍的,他在跟我玩心眼呢。

“是谁介绍的你就不要管了,反正是在你们这附近上班的,不过,换句话说,如果你能帮我介绍成了,这点钱又算什么啊?要不马上你跟我一起去我那,我送你一斤铁观音如何?我们认识了就是朋友了,以后不会亏待你的。”一嘴的东北口音倒是瞒好听的。

“那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八折吧,你也别讲那些没用的,不过,等你跟别人见面的时候你一定要带身份证和离婚证哦,这是少不了的哦。”我特别强调这一点。

“放心好了,别啰嗦了。”他还嫌烦了呢。

“这样,今天也快要下班了,明天我来帮你联系,联系好了,我打你电话,你现在先回去,等我们电话?”我说着做了个电联的动作。

“好吧。那就这样,明天见哦,你们可不要把时间拖的太长哦,别收了我的钱,一转身就把我给忘了啊!”他一脸的鬼笑,像是跟我们半开玩笑地说呢。

“知道了,请慢走。”我催他快点走了。

送走了他,我和几个同事在一起商量了一下,给他介绍什么样的人呢?我心里一时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这时候小李说:“之前那个洪秀不是交代过吗?说是有年龄大一点的,经济条件好一点的给她介绍吗?要不先让洪秀跟他见一面再说吧。”

“这个行吗?他们年龄相差的很大哦,洪秀还不到25岁哦,跟她联系,她会不会怪我们啊?”我还是有点担心不妥。

“没事的了,洪秀想要这样的人,她跟我说过的。”小李很肯定地跟我重申这一点。

“那行吧,你联系好,跟她说明情况,都是成年人,一切后果自负哦。”我特别交待这一点,因为我们虽然不能用自己的人生观来强迫别人怎么做人,但是,这么做有可能产生什么样的后果还是要跟她说清楚的。

“你放心吧,我来联系她,看她明天有没有时间,顺便再跟她把事实真相说一下。”小李去做了。

“你好,是洪小姐吗?我是婚介所的小李,是这样的,我们这今天来了个会员经济条件很不错的,就是年龄稍微大了一点,文化水平也可以,自己开公司,人长的也还可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小李在电话中这样说。“要不我们上QQ聊一下也可以的,你现在有时间吗?”

“好的,请稍等,我来上线。”洪小姐对这样的男人从来都不会轻意放弃的。

在QQ上面,小李把这位苗先生的情况跟洪小姐说的非常清楚,甚至连这位苗先生没有带身份证和离婚证的事也毫无保留地跟她说了。从她们QQ聊天的记录来看,如果发生什么事,我们不会有任何责任了,另一方面也让洪小姐提高自己的警提性,防止自己受骗上当。

一切都安排妥当之后,我们就把他俩的线给连上了。

结果第二天,苗先生并没有送身份证来,原因是洪小姐直接打电话联系了他,见了面以后,第二天,洪秀看到小李在线就把昨天晚上她跟苗先生见面的整个过程跟小李一一道来。

“小李,跟你说啊,昨晚我可算是见到了什么是极品男人了。”一阵大笑之后洪小姐说,“我约了他,然后在一家咖啡馆里坐的,我点菜的时候,就点了三份套餐,他就说话了,说‘你能吃得了这么多吗?’我说‘你不吃吗?不是给你也点了一份吗?这里的套餐份量很少的哦,一份不够吃的,所以就多叫了一份啊,怎么了,你不会连这点饭钱都付不起吧?’呵呵,我就笑着打趣他,可是,他比我吃的快,吃完以后,他说他要去卫生间,我说我和你一起去吧,呵呵,不瞒你说,我是怕他跑单,跟我玩这手,我是有心里准备的哦。他看我也要去洗手间,他又不去了,之后,他又拿出许多照片来给我看,向我一一介绍照片里的女孩子的经历,说她们都是经他介绍嫁到国外去的,现在生活的如何幸福,最后,他问我有没有去国外生活的欲望,我一下子明白了,他原来是做涉外婚介的,根本不是为自己找对象的,这种人说白了就是人贩子,想到这,我跟他说:‘我先去一下洗手间,’这回是借口,顺便溜了。整个经过就是这样的。”这段话是从洪秀的聊天记录里抄下来的。

小李说:“我们对他也不了解,这一点在你跟他没见面之前我已跟你说的很明白了,不过,还好,你算是聪明的,没有受他骗。”

“想骗我,没那么容易的哦,我十八岁被男人包养,男人我见的多了。”她聊的很是开心,还有点得意,得意自己的聪明,得意自己玩弄男人于鼓掌之中。

“行了,谢谢你跟我说的这一切,你没有受到伤害我们也很开心的。我还有事,有事再联系你了,好吗?”小李说完了,便下线了。

就在小李刚下线的时候,苗先生也到了,他一进门,就摇着头说:“此人小小年纪素质太差,估计她从小就没有受到过教育,满嘴的胡说八道。”说话的语气显得很是无奈。

“怎么了?”我们这是明知故问。

“你们给介绍的那个小丫头,整体素质相当差的,说话就像是个混世的,相当的‘混’,好像是什么都没有吃过似的,吃像很是不雅,缺少教养的,外表也不行,个子太矮了,还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是个人物哦,真是可悲。”说完,苗先生深深地一声叹息。

其实听他说这些我能想像得到他与洪小姐见面时的场面,两个人各说各的理,其实他们说的都有道理,在说对方的时候,只是站的角度不一样而已。哎,这样的事,我们也管不了,还是那句话,我们没有理由要求别人都像我们一样活!

“还有没有比她更好的啊,再帮我引见一个嘛。”苗先生问道。

“有是肯定有的了,但是你得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让我们确认一下你的身份吧,上次你走的时候,我交待你下次来一定要带的了,你也答应了,不是吗?”我对他的身份有怀疑了。

“身份证不在身边,工作证可以吧?”他这回好像是故意的。

“没有相关证件,我们不好办哦。”我故意推托了。

“你到底有没有人选啊?不要故意吊我胃口好不好!”他在故意激将我呢。

“有的啊,一个月前来登记的一个会员,她的个子挺高的,至少有170cm,身材也挺好的,算是苗条的,她姓周,是周边农村的,在本市一酒店做管理工作,有一女儿在老家,离异。想找一个能呵护她的好男人。”我随便找了一个女会员来吊他胃口了。

“那挺好啊,帮我引见一下呗。”苗先生听了介绍,激起了他的欲望。

“你不肯让我们看你的证件,我怎么能相信你?惹出来事谁负责啊?”我严肃地跟他说道。

“哎呀,都多大的人了,还能吃了她不成?你也真是很呆板的,要是在别的婚介,只要收了钱,哪管这些啊,你这样死脑筋,如何做生意?”他有点急眼了。

“不行的,你得有相关证件的,不然,我要承担风险的。”我不断地重复着。

“行了,给你看行了吧?”他被我逼的没有办法。

果不其然,他是辽宁省的。我问他:“你不说自己是天津人嘛,这上面怎么又是辽宁的呢?”

“辽宁是我父母家,我小的时候是在那生长的,后来在天津结婚的,我的孩子都在天津,我说自己是天津人也没有错吧?”他还强词夺理。

“这是我们办事的程序,请你不要见怪的哦,给点理解好不好?”我得到了目的,也不需要再顾及其他的了。

“那行吧,我把这个女人的电话给你,你自己去约她吧。”于是我把周小姐的电话给了他,他接过写有电话的纸条,对我做了个鬼脸离开了我们的办公室。

后来,为了证实先前洪小姐的话,我打电话找周小姐,询问了她与苗先生见面的结果。可是,据周小姐说,他还好的啊,说苗先生请她吃饭,然后还带她到他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会,不过,就是那么一次,以后再也没有联系了,估计是没有看上我吧,周小姐说这话的意思好像还有点舍不得呢。

这两个人见过面后反应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把我都搞晕了,此位苗先生是何许人也。实在是有点疑问。

接着就到了出广告的时间了,这一期的广告内容,就把苗先生的资料登了上去。没成想,因为他还真来了不少会员。其中有一位是很突出的。

此人名叫黄丽丽,32岁,性格温和,一对浓眉大眼很是漂亮。可是她的命运很是不幸的哦,老公本来是个不大不小的老板,生活虽不是大富大贵,但也算得上是小康吧,她老公在世的时候,小黄是从来不出门做事的,一心在家里侍候这个还不满5岁的儿子,顺便做点家务,一家人生活美满,甜蜜。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这种幸福生活是那样的短暂,一次偶然的事故让这个家庭的天塌了下来,老公在工地指挥工人作业的时候,被吊车挂了。从此小黄的生活充满了艰辛和苦难,老公丢下的财产在公公婆婆的威逼之下,所有的财产都转到了5岁的儿子的名下,黄小姐从此变得一无所有,她不仅要抚养儿子,还要教育儿子,还要担起没有还完的房代,生活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一个从未做过事的弱女子的头上,她虽然坚强,可这种坚强坚持的太久,她还是扛不住了。看到报纸上的这条信息,她一度奈望能找个坚实的男人的肩膀靠靠。于是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她来到了我们这个婚介所登记了,而且目标就是这位苗先生。

听了她的故事,看着她的柔弱,又根据她的要求,我们实在是无法拒绝,也不想让她失望,更不忍心让她的梦一下子就破了。

“是这样的,黄小姐,这位苗先生呢,之前我们也安排过两个女孩见过他,她们对他的评价是褒贬不一,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品,我们还真的没有底,希望你在跟他交往的过程中,多留一个心眼,好吧。千万不要造成对你的伤害。”我一再跟她提醒到这一点。

“谢谢老师的关心,没事的,我是成年人,自己有分寸的。”她对自己很有信心的。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把他的电话给你,等会我也把你的电话发给他,你们自己联系吧。”她接过电话号码,跟其他的老师打过招呼就走了。

后来听说他们见面的结果还是挺好的,苗先生对她也是赞赏有佳。

经过几次约见以后,苗先生还是忍不住了,两个星期以后的一天早上,大约快10点了,他又来了,呵呵,看到他又来了,我都快晕了。

他一进门,就笑了,“怎么不欢迎我啊?”

我一下子把头埋到桌子底下,故作逃避的样子,只想以此来缓和气氛。

“别装了,今天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了,今天我想来跟你们谈谈合作的事。”苗先生此时表现的很有礼貌。

“合作?什么合作?”我很诧异。

“说说你们之前帮我引见的三位女性吧,第一位,太没有教养(其实是太精明了,他驾驭不了她而已),第二位,不合适(是因为她太难缠了,听说她半夜也打电话找他,他实在是招架不住),第三位,是让人怜惜,不舍得伤害她(这倒是真的),我想你们这儿资源也有限,再要找你们引见,恐怕又不知道是什么人哦。”他说的也很真实,确实,三位女性反应的情况也是这样。

“不如我们合作吧,我也不为难你们了。”他继续说。

于是,他拿出了他拍好的DV短片,“你们都过来看一下吧,看完了,再谈合作的事。”

这段DV介绍的是一个湖南的在深圳打工的打工妹,是如何经过他介绍嫁到英国去的,然后,她的英国丈夫来到妻子湖南老家看望打工妹父母和家人的一些过程。看完后,我又傻乎乎地问他:“怎么合作?”

这回他有点生气了,“我说你是真笨呢,还是装傻啊,就是你们做广告招人,招到人以后,一切都由我们这边负责了,一年只要能招到一个人,收入比你在这里三年的收入都要高的多,做还是不做?”

综合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再回忆一下会员们与他见面后的反应,看完了他的宣传DV,我不禁心里打个寒颤,这可能就是人们传说中的以涉外婚姻为理由拐卖人口吧。

想想都后怕,如果洪小姐不是有经验,如果不是因为周小姐太难缠了,如果不是因为黄小姐太让人怜惜了,如果这三个人都成了他的曩中之物?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幸亏没有造成后果,否则我们也脱不了关系。

“行吧,等我招到人就打电话给你好吧。至于费用问题到时候再谈吧。”为了让他顺利地离开这里,我只能这样应付他。

自此之后,他再也没有接到我的电话,他的真实目的已暴露了,也不好意思再来了。

第十八章 来婚介所只为寻找猎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