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安慰奖(二)

  当我劳累了半个月,全身心投入把这学期的课程全部结束的时候,也正赶上专家所说的预计流星雨来的那几天。

我躺在家里以放松的心态在网上购物店查看一些流行时尚时收到学长给我的短信。

“藤原同学,今天晚上有空吧?听说今天可以看见流星雨了。”

这个令人老是惦记的事情终于要落实了。我自然满心欢喜地回答:“就等学长安排。”

“好,晚上七点,我来你家接你吧。先去酒店吃西餐,然后再到顶楼观看流星雨。”

一番信息来回,我已经和学长约好了,晚上就在东京XXXX酒店碰面。

那家酒店在东京是有名的最高的三大酒店之一。听说那里的餐饮不错,不过价格昂贵得很,不是一般小资家庭能去的,我爸妈都有去过,不过都是别人买单。

我顺便在网上查询了一下,果然,那家酒店有两间总统套房非常合适观看流星雨。难不成他定了其中一间?我心里还真是暗暗窃喜。东京最贵的总统套房长的怎么样我都没见过呢。心下更加期待。

傍晚时分,一架高级加长轿车在公寓楼门前停下。待我上车时车上除了堂本学长之外,还有神奈木学姐和社团里的部长和我们的队长以及一名部长的女朋友。

虽然我从来不认为自己会一个人去看流星雨,可是,学长只带这么几个人还是出乎我的意外。毕竟如果要去包场看流星雨的话,这么几个人是不是显得太过于冷清。但是一想到我们要去的是酒店,我还是觉得应该可以理解。那里毕竟是昂贵消费的场所,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吧。

和大家互相问候后我登上车,坐在学姐的旁边。

我和她算是比较熟的朋友了。

“学姐,没想到能和你一起看流星雨呢,你也喜欢看吗?”

“我还没看过流星雨呢,托你的福,我这次可算有机会见到了。”虽和我说话,但她的眼神一直瞄着车子前面的城市风景。

“啊,真的,学姐,那你可要好好看。我以前都是和爸爸妈妈一起看的流星雨,这次可是第一次和同学一起看。”我带着一些兴奋说道。记得上次看流星雨是几年前的事情了,爸爸妈妈经常不在家,能和他们一起看流星雨真的是很少。每次和他们一起看,他们都会用丰富的知识补充我的大脑,好像如果我不懂那些就不算是他们的孩子似的。

中学时我曾经想和某人一起坐在天台上观看流星雨,但是那已经成为海中的泡沫,不复存在了。很久没看流星雨了,我很想回归到以前,单纯快乐的日子,那就看看流星雨吧,和同学。

“藤原,你还真容易上当受骗啊。这地球上年年都有流星雨,就算在东京看不到,别的地方还是可以看得到的。这东西不算稀奇吧,我以前就看过很多次了。”这回学姐倒是转过头来看我了。

“哦,呵呵……”我傻傻地笑了两声。

估计是看到我现在傻傻的样,她扑哧一下笑了。

“其实,每一次看都有不同的感受。有时候看得很清楚,有时候又很模糊,有时候能看见很多亮光划过天际,有时候苦等两个小时才见到零星几颗,这事情,也要看运气的,当然天气也很重要。”

“呵呵。学姐说得对。”我在旁边应声道。

车里又沉默了一会,社团里的另外两位部长和队长聊起了学校老师的一些八卦,因为在同一个年级,学姐和学长他们也加入其中。因为我刚来,对那些老师还不算熟识,于是独自望着窗外,偶尔被她们点到说要记得某某老师是学校的“四大名捕”需要我注意不要当了她们的课,我这才点点头。

很快我们到了目的地,金碧辉煌的酒店让我们这些未曾来过的学生大为惊叹。学长递上自己的预定好的票据牌子之后,在服务人员的恭敬声中我们登上去往顶楼的电梯。电梯里已经有两三个人。我看了一下指示灯,他们也都是往顶楼走,看样子也是要去看流星雨的。不一会儿,接二连三又有几个人进来,电梯很快就被塞满了,然后全力以赴往上送。

不愧是日本最高星级酒店之一,在这狭小的电梯空间里,凉爽的冷气除却我们身上被炎夏附上的燥热,头顶颇具本土特色的精美的装饰让人有些迷恋,勿怪,我被挤在中间只能往上看。电梯没有在哐当声中开门关门,也没有在突然停下让人失重和头晕,它平平稳稳地让大家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到达顶楼。

电梯一开门,大家鱼窜而出,然后我们几个就被透明的天花板迷花眼了。今天天气晴朗,夜晚的星空很清明幽远。星星在天际无限闪烁,就好像新宿区的霓虹灯,一刻不停,更是斑斓异彩。

学长带我们到一个指定的地方坐下,一人一张皮革椅子,椅子旁边配套有望远镜,小吃零食,还有擦手巾等。

晚上十点左右,顶楼的广播响起,一个服务人员教导我们往流星雨要发生的地方观看。于是我们纷纷带上望远镜,看那浩瀚星空。

完全沉浸在那神奇震撼的宇宙风景的后果就是时间已经偷偷溜掉了好几个小时。

当引导员说当日的最后一颗流星已经划过我们的视野时,整个观星馆爆发出阵阵叹息的声音。毕竟欣赏美丽的东西总不会让人觉得疲惫,更会让人回味无穷。

要不是学姐说现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我们估计还在那里恋恋不舍星空的迷人景观。

虽然流星雨看完了,大家还在兴头上,于是学长就提议去包厢房里唱歌到天明。看来他已经把我们的行程都计划好了。

于是大家就在他的带领下往附近的娱乐场所挺进。

精力充沛的年轻人就是这样,偶尔一两天通宵不睡是不会影响休息的,有些人还能通宵几天几夜呢。听说大家成为社会人后,为了工作,有些人就算想睡觉时就买些提神的饮料喝喝,据说能让你三五天闭不上眼睛。

身体有过难以入眠的经历,却也被要求按时休息,这些高中后期的惨痛经历让我无法保持清醒头脑,迷迷糊糊地过了不到半个小时就已经和周公下了不紧不慢的两盘棋。

喝了两瓶果汁饮料后,我坐在包厢的沙发上频频打盹的样子被堂本学长看见了,他提议先让送我先回家。

我有些清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处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

厚重的窗帘,宽大舒适的床,还有如山泉般涓涓流淌的轻音乐。嘴里的不适,身上不能挣脱的束缚感以及身上清凉的感觉顿时让我头脑清醒。而床头柜上的空调电视使用说明书都表明了我眼下正在一家酒店客房里,酒店的名称正是我不久前观星的高级酒店。

嘴里塞着一团清香布料——可能是酒店的一次性擦手巾,我在观星椅子旁闻过,双手被绳索紧缚身后,而自己的长裙裙摆却盖在我的脖颈,而下身……双脚被抬起,大大张开,而且毫无遮蔽。酸麻和无力感在我身体里流动,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房间里稳定的气氛被一些细细流水声发破了。我突然意识到这里还有别人,而且那个人在浴室里。

哗啦一声,浴室的门打开了,清香的肥皂味扑鼻而来,伴随着一个很有压迫感的声音传到我的耳朵里。

“啊,醒了?没想到你醒得这么快。”向来亲切的声音突然变得如同废弃角落里老鼠的吱吱声让我突发恶寒。

这是梦吗?我在回家的车上睡着了吗?我用牙齿狠狠咬了一下舌头,但是咬不动,因为咬到一团韧性很强的布团上。

这不是梦。不,这是梦,噩梦,我从来没碰到的噩梦。英俊潇洒的学长带着鄙视的眼神看着我。有些兴奋,有些……麻木。

“没想到吧,刚离开不到半个小时,我们又回来了。”他带着得意的笑说着我意识到的可怕的事实。

“唔,唔,唔……”我想说话,我用力挣扎企图摆脱身上的困顿,但是毫无成效,我突然感觉到脚以和身体成了一个不自然的角度晃动起来了。原来双脚是被人吊起来了。

“不用浪费力气了,这些东西坚实得很。”一张带着有些戏谑的脸俯视着我。

“唔,唔,唔……”我真的很想质问他,你到底想干什么?身体因为害怕而抖动,全身也开始突突冒出冷汗。

他非常了解我的想法似地,从床的旁边挪来了一个东西,这让我瞪大眼睛。

明晃晃的不锈钢三角支架,漆黑如墨的盒子却伸出几圈圆形的枝节,露出了一只大大的眼睛——这是一个高分辨率的摄像头,我曾在专卖店里看见店长强力推荐的可以拍照,可以录像,可以拍DV的某著名品牌摄像机。

他想拍我?

“唔,唔……”我拼劲全力,努力挣扎着。然而这却一点用处也没有。

突然,我的下巴被什么方形顶到了。啊,那是我的手机。手机顺着裙摆从裙子的口袋里滑下来了。

我用下巴夹紧它,一动不敢动。不知道他发现没有。

“你很想知道为什么对不对?”他轻轻笑了。

“你知道吗?你是我们花样轮滑组里最丑的人。那个老师什么都不懂,还让你这个长的像小丑一样的人进来还当我的搭档。哼,你以为你会花样滑冰了不起啊,还不是滑不到一个小时就开始做狗爬式给别人看了。真是丢脸丢到家了。那个该死的老师真是碍事。”

我知道我水平不高,我的体力确实不够,但是我不是故意的。

“我可不想让你做我的搭档。所以呢,只好委屈你一下,让你能乖乖答应我的要求了。”他开始摆动那台可怕的机器。

我极力转动眼睛,看他拍哪里。

“啊,要拍哪里呢?藤原,你哪里比较美?脸,普通得很,像个大饼脸,难看死了。身材,全身干瘦,一点肉都没有,连这里都没见肉啊,你以后可要好好努力。”他视线瞧向我胸前。

“哦,对了,我知道,有一个地方,你可是与众不同哦。”他挪了挪摄像机,镜头对准了我脑袋上的双手。

由于是夏天,穿的短袖,手腕上的伤疤被蕾丝样的绣腕遮住,也能配上自己飘逸的连衣裙。

而现在,袖腕正被人一点点的解开。

不,不要啊,我的心里顿时心痛如铰。这个秘密,我不想公开。但是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我手腕上有难看的伤疤这件事的。然而现实是,拦在我眼前的确是一双怀有恶毒目的的手和一个可怕的黑镜头。

不,不要啊……我想挣开双手的束缚,可是手仍被牢牢紧绑固定着。手机虽然已经滑到我的下巴,但是我看不到上面的键盘,也不能打电话求救啊。

咔嚓,咔嚓,我仿佛听见他拿剪刀正在剪我的心血管,心痛的不得了。

咣当一声,手机顺着枕头掉到床底下。这把他吓了一跳。

“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你的手机。怪不得,在你的包里没找到手机,我还担心呢,原来在裙子的口袋里。这款式还真是俗气,和衣服,和人一样俗气。”他转了转摄像头上的按钮,把镜头缩了回去。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么简单。

“对了,我忘记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前几天还和几个哥们打赌,赌你是不是处的。我赌你是,他们却说你不是。不知道谁对谁错呢。虽说现在大学里女生是处的算是稀有动物来着,不过,看你那老实土里土气的样子,八成还没有吧。嘿嘿。为了这个,我可压上十万元啊,你可千万要争气,别让我失望啊,现在我也顺便取证比较好啊。哈哈,机会难得啊。”他一脸狞笑。

疯了,疯了,你们都是疯子,都是变态。

“唔……”我剧烈挣扎,手腕和胳膊上已经是火辣辣的了,还有腿,也配合正猛烈晃动。

那金属三角架又开始挪动了。我虽然看不到它挪向哪里,但是我能猜得到它想要拍到的内容。

“喂,我说你不要乱动好不好,我还没开始呢。”

啊,好痛,我的右腿上传来如灼烧般的疼痛,那里一定红肿了。

然后听见镜头缩放的声音,还有咔嚓的照相声。

“嗯,这恐怕还不够呢。喂,你配合点啊,我可要做详细取证,你可不要妨碍我的工作哦。”

什么东西抹上身来,

“唔……”我挣扎扬起头,看见一只手正缓缓往那羞涩的地方靠近。

爸爸,妈妈,救我……救我……啊,不要啊,救命啊,谁快来救救我啊。羞愤难当,我知道脸上已经火热起来。

黎明前的黑暗把我深深地埋在远离人间的地狱深处,无法动弹,无法呼救。我祈祷谁能把我从这噩梦中解脱。上帝啊,天照大神啊,佛祖啊,如来啊,请你们听见我的祈祷吧,请救救我吧,让我免于受难。

想到接下来要受到的对待,脑海里立马涌起模糊白闪一片,脑袋重重地砸到枕头后,我昏了过去。

第二十二章 安慰奖(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