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 陈旧印记

  那是我读小学的时候。依照我记忆中的年限来算,应该是我上小学二年级的事情。

因为那时候在大阪,想我家这样的家庭很少。我的妈妈是大阪一家国内著名化妆品公司的销售经理。我的爸爸是一名建筑设计师。两个人经常出差,也经常碰不上面。而我就变成两人之间的唯一的宝贝。但凡市场上刚刚上市的款式新颖的玩具或者是好玩的木偶,两人从不吝啬地买给我。

那年,市面上刚刚流行可以养在书包挂件里的小金鱼。妈妈当时就给我买了两个。书包的左右各自挂一个。

新鲜的事物总能带来一股风潮。那时候班上的小女生可羡慕我了,天天围着我转,都想趁机会看看我养的小金鱼。那时候书包挂件是一个塑料制成的圆球。里面灌上多半的清水,放入一尾金黄色的闪闪发亮的小金鱼,然后拧紧带有挂钩的也有气孔的口盖就好了。

每天下课铃一响,我都要把自己的小金鱼拿出来放在课桌上让大家看看我的小金鱼。然后以一种洋洋自得的表情看着旁边的同学。

“藤原,你借给我玩玩吧。这小金鱼好漂亮啊。”坐在我前排的一女生问我。

“藤原,你这金鱼哪里买的?告诉我吧,我也去买让我隔壁那个胖子羡慕死。他老是说我很土,赶不上时髦。”一位我讨厌的男生说道。

说句实在话,我也讨厌他,他的确很土,不管是穿着还是说话,都有种令我作呕的感觉。而他口中的那个胖子我更不喜欢。不仅是因为那个胖子长得像圆滚的红薯,而且几乎每次我新带来的好玩的东西,他第二天也会带来玩。而这次我带的金鱼他倒是没跟风。

所以这几天碰面时我都对他无视或者哼一声表示自己和他还是不同的。

当然自我得意的时候往往要避开那么几天。就是每次全班或者全年纪测试的时候他都是名列前茅,让我妒忌到死。死胖子虽然长得像猪怎么脑子不像猪啊。

约摸这样过了两礼拜,班里渐渐出现一些和我一样的小金鱼书包挂件。但是他们一看都是那种仿冒品,只要往地上一磕就有裂缝,水流干净金鱼就死了。所以我仍旧顶着下巴看着他们出笑话。

那天老师通知班里要派出代表参加学校一年一度的击石比赛。

对于这个击石比赛,也算是一个有趣的比赛。参加比赛的选手要拿着一块石头击打地上三米远的另外一块石头,击中了就回跑二十米,绕过一根木杆,跑回,然后再击打一次。在规定的时间内谁击打的次数最多谁就是冠军。

我们班女生里我是一个好手。男生那边嘛,是我们班长。那时候如果能在年级里有男生获得比赛冠军,我们女生都会对其刮目相看,自然心里也是佩服和尊敬的。班长在我们眼里一直是个很强大的人,这样的比赛冠军都是手到擒来。

那天班会上老师又说因为班里还多有一个名额,让大家踊跃报名。

不过因为冠军在我们班,班里的男生都不敢报名。如果输给班长了,在班上就会被别人耻笑自不量力。正当大家你推我,我推你,不想报名的时候,有一位站起来做了自我推荐。就是那个胖子,讨厌的胖子。

这一下全班都哄的一下笑开了,什么自不量力,想出风头,想把出丑当出彩等等之类的话都在我们同学之间小声传着。那胖子也是脸红到耳根。

老师自然是知道他的底的,就问:“你为什么要参加这个击石比赛?”

“老师,因为我太胖了。”他红着脸说,“我爸爸从开学的时候就叫我开始减肥,还要参加学校举行的各种活动,尤其是体育活动,如果不参加……如果不参加……”

“如果不参加的话会怎么样?”老师问他。

“如果不参加,以后就不带我看网球比赛了。”

呵呵,不就是网球比赛吗?有什么好看的。我严重鄙视。

然而,我却曾听说那家伙和他爸爸一样从小就喜欢看网球比赛,每逢在大阪举行什么网球大赛,他爸爸有空就抱他去现场看呢。

嗯,这小子真够可以的。好像不看网球比赛比坐在班里被别人耻笑还更加要命一样。

这回老师却帮他打圆场。

“小子,你真该好好锻炼锻炼,把身上多余的地方减去,说不定还能成为一名网球选手呢。”

“真的,老师?我能打网球吗?”

“当然,事在人为。你只要朝着一个目标不停地努力,迟早有一天会成功的。好,如果大家没有意见的话,就让这位同学代表我们班参加击石比赛了。”

那时候的老师真的很和蔼可亲,学生也很老实,自然听从老师安排。

在离击石比赛还有一个月的日子里听说那死胖子天天在学校操场上跑步,绕了一圈又一圈。

切,真笨。这击石比赛比的是速度和灵巧以及扔石头的准头,他这么天天跑来跑去的,没什么意思,肯定会输的。

我提前为他默哀,对他即将得到全班的嘲讽表示同情。

谁料这家伙是真下苦功夫了,和他的学习成绩一样,令我们大吃一惊。

比赛的那天他表现异常出色,不但赢过班长,拿到了全年级的第一名,而且也破了我们学校的记录。不仅如此,他肥胖的身躯似乎也变结实了很多,身材不在像猪一样了,反到像根大树桩。

住家比较近,我和另外一名同学结伴走路回家。其实每次都有学校老师带领我们走回家,但是因为对附近非常熟悉,所以我们经常拖尾,然后偷偷绕道从附近的小广场回家。害得老师经常担心地打电话给家长查问。经过多次了解后,老师一般看到我们走进小广场后她也放心了。

“哈哈,笑死了。你看真澄那个表情,好像看到鬼一样。我敢打赌,他一定尿裤子了。”同伴说的是班上一名比较胆小的男生。

今天上午的时候,我们上自然课,老师把磷从瓶子里拿出来后就突然着火了,吓得坐在前排的真澄一下子哭了,嚎啕大哭,那形象,真的,惨不忍睹。

“男生还那么胆小,真是丢脸死了。”我突然想起下午的学校击石比赛。

那小胖子今天跑得很快。估计连我也比不过。

“好啊,再来一次。”

我们头上方突然传来几位男生的鼓掌声。

“好啊,你们看好了。”是那位胖子的声音。

我和同伴相互看了一眼,就赶紧跑上去看看热闹。

在梯子的另一头,胖子正站在一个用白色粉笔画的歪歪扭扭的线一边。离他七八米远,地上放着一个拳头大小的石头。

呀,真远啊。我想自己肯定扔不中。

转而又想原来他是在向他的朋友们秀击石技巧,心里却有一股不服气。

“哼,真是爱现。”同伴也看不惯这家伙的行为呢。谁叫他以前就一直不讨我们喜欢。就算他今天得了第一名,下次,班长一定会超过他的。我们俩这样坚信。

我们俩回身下楼梯回家。

只听见啪,啪,啪三声,我就发现我背包侧边的小金鱼罐子破了,淌出许多水来,金黄的小金鱼也掉出来摔在地上,挣扎几下,就死了。

“啊,我的小金鱼!”我生气地回头。

因为我知道我的小金鱼罐子被一颗小石子击破了,而且是那胖子击打到的石头。

“喂,死胖子,你……”我正说着,完全没注意到因为和自己站得很近,我的同伴被我的转身撞了个不稳,幸亏她抓住了栏杆这才没摔倒。

我又受到她的反撞,站不稳就这样从楼梯上滚下去了。

“啊……”她吓傻了,一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然后就哇哇大哭。

喂,摔倒的又不是你,哭什么。我大力呼吸一口,想起来安慰她。

然而,左手手腕处却传来阵阵疼痛。不仅疼痛,而且还沾到了不知从哪里来的番茄酱。就是肯德基麦当劳里和鸡块搭配在一起的番茄酱,只是它不是一团的,而是像水一样流向我的胳膊,袖子。

好奇地看着它流下来,这时我感觉到手腕处不仅有些痛还有些痒痒。于是拿手去挠痒痒。这一挠不打紧,还看到许多小片片扎在上面,就像玫瑰花上的刺一样。

我以前因为淘气被未曾修剪过的玫瑰花刺过,那时候妈妈说如果被刺扎到了,把它挑出来就好了。

于是,我忍着疼痛和痒痒,把眼前的刺刺拔出来。

“喂,不要拔出来。”那个胖子一边跑下来一边说。

我才不会听他的。那时候妈妈帮我把刺拿出来之后,我的手也不疼了。所以我更想快点把它们拔出来。

当他抓住我的手时,我已经拔出来一块了。伴随着更加的疼痛,我发现这个刺好像是我的小金鱼罐开口那里的一块。

那死胖子却不知道为何突然跑了。

“哇……”我当场就哭了。因为不远处我的小金鱼已经死了。而且手上又痛又痒,而且番茄酱从我的手腕那里一直留下来,把我的漂亮的小外套弄脏了。

越哭越大声,越大声哭,手越痛。

于是,在这天的下午,我和我的同伴在这嚎啕大哭。哭到后面,我越觉得手很痛,很痒,全身也渐渐发冷。只记得最后自己在冰冷的水泥板上昏倒了。

“那时你肯定很痛很痛,也很痛恨那个胖子吧。”忍足在身边,抓着我的手说道。手有些微微发抖但很温暖。

“那当然啦。那时候,我一看见那死胖子跑了,哭得更惨了。因为自己很难受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啊。从那时起,我恨死那胖子了。如果哪天让我碰到他,我定要他不得好看。”我悻悻地说。

“那后来呢?”

“后来啊……”

后来,当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是在一家医院里躺着了。妈妈就在我旁边。

我的手上缠了很多纱布,就像电视里的木乃伊那样,看不出那是一只手,尽管它连接在我的臂膀上。

疼痛难忍加上动弹不得,我看到妈妈后就哇哇大哭。

我妈也很伤心地哭了。当场就打电话给我爸爸。因为很生气,她还一下子把病床旁边的床头桌狠狠地砸倒了。

吓得医生护士们赶紧跑进来,生怕出现什么意外呢。

到最后,我妈就把我弄到德国的爸爸身边,连我回学校向同学告别的机会都没给。

“原来你曾经在德国留过学啊。”

“是啊,一直到我小学毕业。中学的时候才回到东京的。”

“你可记得小学的那些同学?”

“怎么可能?那时候还小,而且只和同学相处了两年,还有连一张全班合影都没有。可以说我在大阪读小学的记忆只留下这个而已。”我伸出左手。上面已经从新戴上护腕了。

“呵呵……也是。”

“你初中时也是网球社的吗?”他问。

“啊?那个,你可猜错了。”

“哦,那时你参加什么社团啊?难道没有参加什么社团吗?”

“有啊。你想知道?你猜吧。”我故作神秘让他猜。

结果什么图书社,插花社,游泳社,等等一些中学热门的社团都猜个遍却始终没猜到花样滑冰社团。

“那你为什么不去花滑社呢?怎么跑到网球社呢?”知道我曾经待在花滑社后又问。

“喂,你怎么这么多话啊?”

“哦,我知道了。呵呵……”他故作神秘不告诉我他猜到什么。

不过只一个交流的眼神,我已经知道他的想法。

“那是一个原因。其实我当时也因为这个手腕不能再受到冰冻的伤害,只好忍痛离开花滑社了。”

想起以前和同学们一起在冰场潇洒飞舞的样子,我怀念地做了一个简单的燕式平衡动作。

“动作蛮标准的啊。”他带着赞赏的口吻说着。

“当然,我是专业级别的。”

开玩笑,这是我苦练多年的本事,自然是我最得意的。

伴着暖暖的阳光走在林荫小道上,和朋友说着过往的得意之事。心里感觉甚是舒服。

他一边陪着我走,一边说着,脸上或者带些纠结,或者带些微笑,真的让我觉得他是我多年的朋友。

如果是他,如果是他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话那该多好啊。

站在旁边的我悄悄瞧了一下他,这才发觉,他和他真像,那眉,那眼,那架着眼镜的好看的鼻梁,真的好像。

“看什么?我脸上有什么不对吗?还是我长得很帅,让你看呆了?”他发觉了我的视线,于是侧脸问我。

“嗯,你长得很帅。真的!帅呆了。”不论他的长相,单单就他昨天给我的莫大帮助,我至少都要说几句好话。款且,他还是一个大帅哥,超级大帅哥。

“既然那么帅的话,当你的护花使者应该很撑门面吧?”他调侃道。

“那当然,有你这帅哥在身边,会让别的女生妒忌到死。”我开玩笑地答着。就算我多想,这么帅的人,定然已经名草有主了吧,怎么可轮到我呢。

“你说真的?那当我的女朋友应该很乐意吧。我知道你现在只是一个人。”他镇定的说着让我觉得是在梦中的话来。

“你这么帅,应该有女朋友吧?!至少有很对女生追求吧?!”

“我说没有呢?你会答应吗?”他双手搭在我的肩上,认真地字正腔圆地对我说。

“你……”我心里真不敢相信。

“沉默就表示同意了哦。”他突然拉起我的手往前快走。

“干嘛?去哪走这么快?”

差点跟不上他的脚步。

“当然是和我的女朋友去吃美味的早点然后送她回家好好休息。”

说得我心里暖洋洋的,点点头也就随他去了。

于是我和忍足侑士开始了真正的交往。

我们不在一所学校,但是没有什么预警,没有什么前兆,我们就这样走在一起了。

事后我都觉得有些莫名奇妙。不过缘分就是这样奇怪的事情,任谁遇上了估计也逃不了吧。但是我那时并不知道他还给我隐瞒了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当我知道后他对我说世事都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因为我的伤,他才有机会和我走得更近啊。世事皆有前因后果,所以才造就了缘分啊。

原来我们都相信缘分。这也算是我们的共同点之一。

第十五章 陈旧印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