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生日舞会

  情侣们在一起,无非是逛街,看电影,聊天和游玩,今年大家也开始流行用手机发发短消息,传达爱意。于是家境还算殷实的我俩就为了能体验最新鲜奇特的“拇指传情”而首次共同携手买了情侣手机。父母亲没有过分宠溺我,但是在学习不能落下的前提下还是同意我的请款。他父母则早就认为他是个独立的人,早就给他独立管理自己的资产,包括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用,学习费用等。手机很快到手,他是草绿色的,我的是天蓝色的,都是淡色。款式嘛,还行,功能还挺多,忍足很快就研究透了,也将其告知于我,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虽然和明子脖颈上的那个坠子项链价值上无法比拟,但是我们却觉得算是我们学生的最高消费水准了。

有了手机,我们很方便联系,无论是决定出去约会还是对班主任老师的评论,都是一分钟内搞定。直到睡觉前一刻,我们还有可能对当天的节目进行议论,那情况是相当兴奋。有时我们也会在学园祭,烟火大会等各种节日庆典礼用手机记录下我们的一言一行。总之,在平时里或者假日里,只要觉得好玩的,有趣的,我们都会用文字或者影像记录下来及时和对方分享。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原来这就是恋爱的感觉吗?呵呵,我只要开心就好。

今天是我们暑假期间的第十五次约会。

虽然我们已经在装有空调的海洋馆里逛了半天,但是实在抵受不了夏日炙热的空气,干脆躲到冷饮店里一边吃着美味可口的冰淇淋,一边聊天。

“丽香,再过一个月就要开学了,也快到我生日了,你想要什么礼物?”

正在冰冻水果冰淇淋里寻找喜欢吃的草莓的我不禁瞪了他一眼,怎么这人突然说些颠三倒四的话来。。

“什么啊?你生日还要送我礼物?是不是弄错了?”

“也不算是。因为开学啊,新学期新气象。我们也算是情侣了,买些礼物作为纪念不是挺好?”

这说得我脸上微微发热。

虽说我们开始交往有那么三四个月了,但是我还从没说给他买什么礼物做纪念。反倒是他,每次出门约会,都会让我捎点纪念品回家。虽然都是小玩意,小挂件等之类的,但是也算是我们去过许多地方的见证。

“那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心里带有一丝要好好补偿的想法问道。

“KISS!”他轻声地和我说道。

“什么?”我没听清他想要的什么。

“一个吻,属于情人的吻。”他清澈的目光里饱含着对爱的热情。

“行。”我思考了大约十秒钟后说。

“那就这样一言为定。”

话虽这样说,我心里还是忐忑不安的。一边盼望着日子不要那么快过去,我还未做好准备。一边却又对此有所期待。

在忍足生日的前几天是迹部景吾的生日。这样向来对自己对别人从不吝啬的人自然依照每年惯例给自己举办一场浩大的生日宴会。从来不奢望在上流社会的宴会中出现的我和明子却一同受邀参加。明子是他女朋友无可厚非。我却想不明白自己为何能得到请帖。忍足给我了看来很容易明白的答案。他和迹部是兄弟,自然爱屋及乌一并邀请。再者说,我是青学网球社的经理,迹部对青学网球社的看重,自然也会想到我。最重要的一点他最后才告诉我,因为我是明子在东京的唯一的知心朋友,能在明子寂寞无聊的时候结伴聊天什么的。毕竟,迹部是寿星,当天的宴会自然忙得招待客人,他怕冷落了自己的女朋友。

那天很热闹。我和明子刚到的时候,迹部宅已经灯火辉煌,人声鼎沸。悠扬的琴声不断从会客厅传来。

进门时是忍足来接我们。如同刘姥姥逛大观园一般,我和明子坐在开往接待客人的主屋方向的小车上东张西望。到了接待厅后我们更加两眼放光。因为那里放置了很多估计我这辈子连做梦都不敢梦见的稀罕的珍宝。

然而,还未等到我和明子一起欣赏完,忍足就拉着我的手要走。

“丽香,带你去个地方。”

“喂,去哪?我可不能就这样把明子单独留在这里。”我瞥了一眼已经沉醉在墙壁字画的明子。

明子中学时各科成绩都很好,尤其是历史,不仅是本国历史,亚洲历史乃至世界历史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的。她也因此成为我们班的历史课代表,深受老师们喜欢。

墙上挂的那些东西,说来也算是历史中的沉淀下来的东西。她还真的沉入其中了。

“迹部马上就回来招待她啦。你看她也很专心在欣赏这些东西,就让她静静呆在这里啦。不会有问题的。”

“啊,呃,好吧。”

我走去明子身边,和她说忍足想带我去个地方,很快就回来。

她倒很爽快地点点头。

我们很快就离开那里。

经过左拐右拐,走的地方越来越僻静,刚才还看得见很多屋子里的辉煌灯光,现在却只有间隔约两米的路灯在招呼我们。

我已经快要头晕目眩了,呼吸也变得有些不顺畅。我死活走不动了,停下不肯走。

“喂,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我有点走累了。”

“马上就到。还有两百米。”他也停下脚步,回头说道,“你看那边那个人字形屋顶的小礼堂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

那看到不远处有一盏明亮路灯在门口的小屋,我身上总算有些力气。

“我们去那边做什么?那里像是私人隐秘的地方啊,今天迹部生日宴会不是在客厅吗?”

“对了,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啊?经常来他家玩?”

“算是吧。我和冰帝的几个正选经常来迹部这里聚会。有时候也在这边打打球,看看电影什么的。逛多了,就熟了,我都快把这当我家了。我带你去的就是我们经常聚会的小地方。”

怪不得他这么轻车熟路,原来都把这当自己家了。

推开古色古香的大门,稍长的木桌,整齐的高背椅映入眼帘。而几名穿着西装领带的家伙这在边上,或坐或站,或趴在椅背上。看到我们来了,一名酒红色头发的家伙哈一口气一个前空翻到我们面前抱怨地说道:“侑士,你可真慢啊。再不来,我们都要走了。”

“啊,这不就来了吗?大家都稍安勿燥,这就给你们介绍介绍,我的女朋友,藤原丽香,青学网球社经理。你们应该见过。”

什么,什么,见过?不可能吧。我打量眼前这些家伙,个个行为审视优雅,一看就像是贵族,怎么可能和我这平民百姓见过面。

“幸会,我是穴户亮。”另外一位将头发梳的贴紧头皮的家伙对我说道。我开始张大嘴巴。

“我是芥川慈郎。”……

待他们一一自我介绍后,我耳朵已经轰鸣不已,因为每一个人的名字都非常响亮,如雷贯耳,至少在青学网球社内部,他们就是我们内定的强劲的对手。有时候手冢部长还会依据他所知道的冰帝对手的情报给社员特别是正选们做特训呢。

原来这些看似大人物般的家伙都是冰帝的正选。我晕倒,看来以后可要好好练习练习眼力。

“你们好,我是藤原丽香。”虽然他们都是冰帝的正选,但是我也不会丢了我们青学的风度。稍微鞠躬一下也算是礼节到位吧。

“行了,总算见过了。我们现在赶紧去主宴会厅吧。免得迹部着急地要召见我们哩。”刚刚站起来地日吉若瞄瞄手中的手机说道。看样子,他已经是等得不耐烦了。

“好,大家出发。”忍足的手振臂一挥,大家陆续鱼贯而出走出小礼堂,往我们来的方向走去。

“侑士,干嘛要在这边和他们约见啊。在那边我们不是一样可以见面,也可以相互介绍认识啊。”我拖着疲惫的腿,真的有些郁闷,他们怎么在这里碰面。

“原本是打算在那边才介绍的。可是迹部和大家下了指令,今天他是寿星,怕招待不周,特地找了我们几个也打个帮手。毕竟这些客人很多都是冰帝的学生,或者别的学校的网球队员。只有我们对他们还熟一点而已。一到那边,我们可就各自分散做各自事情去了。”

“哦。”心中再有什么不甘,那也不能和迹部对着干啊。毕竟,他是他们的头头。

返回宴会厅,果然人声鼎沸,很多客人,或者说是学生都来了。大家穿着很正式的服装,男生大多笔挺西装,女生已是晚礼服居多或者相当于晚礼服的长裙。反观我自己的随意搭配的长衣短裙,以及连身袜和及膝靴,还真显得格格不入。明子穿着比我还更合宴会不搭配的长大衣和长裤。不知道她会不会和我一样觉得有些尴尬啊。

只是这人海茫茫,我也真没地方寻她。之前招待客人的大厅已经关闭,大家都转移阵地到主宴会厅了,或许找到迹部就找到她了。

因为此次宴会的主角迹部的强调,今年的生日宴会不同以往,几乎看不见长辈的身影,留下我们这群以高中网球球员为主体的客人。尽管我们再过几年才能举行成人式,加入成人的行列,但是现场的气氛,大家个个几乎都以成人自居。

和忍足坐在有些熟悉的人中间,听着他们在以大人般的口吻说话聊天。我甚少插嘴,因为认识的人还有那么几个,但是能谈心的人却寥寥无几。反倒看忍足,和他们倒是津津有味地说着网球,人生什么的。

实在不想参与到那些自以为是的谈话中,我走出大门透透气。

抬头望天,竟然发现虽然不是月圆之夜,那抹淡蓝色的晕辉竟如此明亮,仿佛照彻我的内心。

曾经想追随着太阳,但是太阳离我而去,难道我从此要追随这清辉明月不成?

我轻轻摇头,否认自己这怪异的想法。太阳永远是太阳,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代。明月此时的光辉也只是反射了太阳的光辉而已。他本身不具备发光的能力。离开了月亮,我想地球上的生物都不会受到多大的影响,但是如果离开了太阳,动植物会死,人也会死,我自然也会死去。

我闭上眼睛,静静感受月光照在脸上,他射来的只是散发着冰冷的光,毫无温度,不能同日出时的晨光相提并论。心里产生一些莫名的厌恶。

屋内开始传来非常有节奏的舞曲音乐,以及不时出现的口哨声及时让我从有些闷闷的情绪中摆脱出来。

“丽香,现在是跳舞时间了,你能陪我跳第一支舞吗?”忍足出来叫住我。

“当然。你是我男友啊。我不陪你跳能陪谁跳啊。”我知道在很多跳舞的场合,第一支舞往往是情侣们的专利,况且,我本人对这些并不厌倦,从小也接触一些舞蹈培训,也算是一位舞林高手——学习花样滑冰时老师要求大家都要学会的,包括各种国际标准舞。

只是不知道忍足能否跟得上我这个高手的节奏。

当我们进入舞池的时候,里面早已是人影绰绰,我看不清谁是谁。宴会厅的灯光已经全部灭了徒留下在舞池上方的旋转打闪灯。

一首慢三曲目下来,我们觉得很不带劲。

突然,主持人像是给我们惊喜一般,拿着麦克风宣布把灯光全部打开,然后清空舞场,并决定接下来将是国标舞专场。

前面的慢三是给那些不会跳国标舞的客人们伸伸懒腰的机会,也算是给各位热身,从现在开始就是真正的舞会开始了。

我很早就听说冰帝的迹部国标舞跳得极好,今天又是寿星,必定会携同明子先来个开场舞吧。我们都眺目以待。

然而,和迹部携手出现的却不是我熟悉的明子,而是另外一位女生。

明子呢?明子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找明子一起跳?我心中甚为疑惑,也渐渐觉得不安。

看着眼前的女子,清秀的脸庞,画着浓淡相宜的面妆,穿着高贵的红色晚礼服,挽着清雅端庄的发髻,和穿着笔挺的黑色燕尾服的迹部站在一起,不管是身高,长相,男才女貌,甚为般配。如果不是知道迹部的女朋友是明子的话,我大概也会这样想的。

但是,但是……我却不知道明子去哪里了,为什么不出现,为什么不和迹部跳昭示两人关系的开场舞。难不成,那些明子和我说的都是故事?难不成……

带着疑惑和深深不安,我想跑去问问迹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要过去。”忍足伸手拦住我。

“不行,这可是对明子来说很重要的事情。”我坚决推开他。

但是身材高大的他挡在我面前,我只能如蜉蝣撼大树般,毫无办法。两个人就这样僵硬地站着。

“丽香,你现在还不能过去。等开场舞结束再去也不迟。”他稍稍低头对我说。

“我等不了。我可不能眼睁睁看着迹部背……叛……”后面的话在忍足稍微冰冷的注视下没能说出来。

“迹部不存在背叛,也不会背叛。他是我兄弟,我非常了解。”他在我面前信誓旦旦地保证。

“明子也存在背叛,也不会背叛。她是我的好姐妹,我也非常了解。不行……”手上使不了劲,嘴里我可不落于他。

然而,开场舞的乐曲奏响了,悦耳的钢琴声响彻每一个角落,包括我焦急的内心。因为我看到那两人已经如行云流水般走进舞池翩翩起舞。

迹部明显是背叛了明子的感情,这会儿正逍遥自在地和美人跳舞呢。我心中甚是为明子打抱不平。于是在和忍足的僵持中我开始使出手段逃出他的掌控。

“丽香……”他双手掐着我的双手,一拉,我就失去重心般落入他的怀中。

一个轻柔的带着异常清香的呼吸靠近我的脸,就这样轻轻印在我的唇上。

我不由得全身一颤,脑海里一片空白。

那阵清香就在我怔住来不及反应的时候,更加深入我的口腔。唇与唇的碰撞,舌与齿的交流,我甚至感觉到两人的唾液就这样相互交融,相互溶解在彼此间温热的唇间,嘴里。

我的脑海里已经是翻江倒海,失去思考能力。这,这,这就是吻?奇异的感觉就这样从我的嘴里,传到我的大脑,传到我的身体各处,传到我的四肢,导致他们差点失去所有的力量。

他的手已经环上我的腰,紧紧地抱住我,让我不会因此而摔倒。

两人气喘吁吁地分开时,我的大脑这时才恢复正常的思维能力。

“丽香,你曾听说过吧,如果一个男人要成功阻止一个女人……”他在旁边断断续续地和我说着这样的话,如同嘲笑女人一般的口气。

“啪”一声清脆,我刮了他一巴掌。

不仅是因为他此刻像开玩笑般的话让我觉得自己是傻瓜笨蛋一样受人愚弄,而且这个,这个可是我珍藏的宝贵的初吻,初吻!

脑海里一下子如醍醐灌顶般清醒来。这是我本来想将它献给那个遥远的他的,但是还没有得到机会。但是现在他却夺走我的初吻,剥夺了他的权利。

那个人清风拂面般在我脑海里闪过,心里渐渐伤心起来。感觉到眼眶渐渐湿润了,眼角已经有清凉的泪水滑下面庞。

这人就在刚刚夺去了我追求太阳的希望,还有他在阻止我为好姐妹明子讨回公道的行为,这些让我心里渐生怒意,全身渐渐发抖起来。

“啪”又一声清脆,我在他目瞪口呆中又抬手刮了另外一边脸。

“你……”他摸了一下发热的脸颊,怒视我。然后带着委屈和怨恨一般,众目睽睽下,拽着我跑到一个远离会场旁边的安静的房间里。

第十六章 生日舞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