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品骷髅

  武飞鹰骂道:“果然是不知羞耻的妖孽,死到临头还在虚张声势”。三生道人说道:“有一线生机我当然就要试试,为了活命打个诳语也叫无耻?你们不无耻就别以多为胜,咱们单打独斗我也未必胜不了你”。武飞鹰说道:“怎么这么多废话,受死吧!”说着手捏法决背后的天幕‘铮’的一声脱鞘而出,武飞鹰手握蓝光爆盛的天幕猛力向三生道人头顶劈去。三生道人不敢怠慢,手中拂尘千丝暴涨夹杂着黑气正面迎击。‘叮当、叮当......’一阵先后错落的叮当声响起,拂尘卷住了天幕,黑气里的蓝芒由隐约可见,到完全暴露。拂尘被一缕缕的斩断跌落在脚下的岩石上。三生道人惊愕万分,万万不曾想到自己苦苦修炼的墨天蚕竟是如此不堪一击。天幕又一次呼啸而下,三生道人急忙扔下手中破烂的墨天蚕拂尘,口中念念有词,双手虚抱胸前继而向前推出,只见一个三尺大小的黑色圆形图案出现在三生道人正前方,图案中央有三颗成品字壮排列的血色骷髅,骷髅周围淡紫的细小闪电在相互撕裂纠缠着,在漆黑的图案轮廓里显得异常诡异。‘轰’一声巨大的声音响彻整个山洞,脚下在颤动,碎石从洞顶纷纷坠落,山洞好像在顷刻间就要坍塌。黑色图案消于无形,天幕散发出的蓝芒看上去很虚弱,武飞鹰一个踉跄差点站立不住,一丝鲜血从嘴角流了下来。“七弟”。许元让跑了过来扶住了武飞鹰。许元让皱着眉头问道:“七弟,你感觉怎么样?”武飞鹰擦了下嘴角的血苦笑道:“没事三哥,没想到这妖道法力竟然这么厉害”。三生道人也是元气大伤,他抹了一下嘴角的血喘息道:李淳风老儿调教的徒儿也不过如此,看来那‘一剑惊鸿九天雷’的称号也是徒有虚名的了,哈...哈哈哈”。许元让怒喝:“住口!你作恶多端辱我家师,本该立刻将你一剑斩了,但念你修行不易,只要你答应今后改过从善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只是刚才听你说要将这些孩子送去一个名叫盘云山的地方,你须得告诉我们那是什么地方,你掳劫孩子又是为了什么?”三生道人冷笑道:“哼!放我一条生路!好稀罕么?我才只不过修炼到三品骷髅,今日纵然无幸,也只怨我道行不精,他日自有人为我报仇,想要从我嘴里知道什么却是休想!”说着又化出骷髅图案向许元让扑去,许元让眉头微皱,背后玄玉闪烁着青芒猛然出鞘向三生道人斩去。又是‘轰’的一声,骷髅图案顿时消失无形。三生道人远远的飞了出去,身体撞在洞壁上又跌落在地。许元让走过去,借着玄玉淡淡的青光看了眼躺在地上已然死去的三生道人,胸口深深地塌陷进去,嘴角的血还在流淌。“三哥,长卿和少陵他们呢?”武飞鹰问道。“长卿在里面照料着那群孩子,我们叫上他们出去吧”。说着许元让伸脚轻轻一挑,三生道人的尸体飞到了甬道的另一边。

秋日当头

周村城郊外

一座新坟,两根竖起的招魂幡,无数黄纸在萧瑟的秋风里飘散。

许元让师兄弟三人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跪在坟前哭泣的秦少陵。“少陵,起来吧,咱们回家了”。武飞鹰走上前半跪下来轻轻拢住秦少陵的肩头温言道。秦少陵一头扎进武飞鹰的怀里哭道:“武叔叔,我没有家了,娘没了。以后我就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了,再也没人疼我了,呜呜呜呜......”武飞鹰眼眶湿润紧紧地搂住少陵,低头在少陵的头顶深情的一吻,然后说道:“谁说少陵没有家了?以后武叔叔的家就是少陵的家”。“呜呜呜呜......”

周村城城主府

武守诚听完事情的经过说道:“真没想到掳劫孩子的竟然是个道人,出家人本该慈悲为怀的,谁料到竟会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来。幸亏你们及时把孩子们救了出来,只是你们说那道人临死时说会有人替他报仇,那以后会不会......”。武飞鹰说道:“爹,那妖道使我们杀的,就算他的其他妖孽给他报仇也是来找我们,您就不用担心了”。武守诚问道:“那你们打算怎么办?”许元让说道:“既然妖孽再生,我们自然要全力铲除。伯父,我们打算明日启程回山向师父禀明事情经过,请他老人家定夺”。武守诚道:“明天就要启程啊,现下事情已了你们何不多玩几日”。许元让微笑道:“伯父,正事要紧,以后还怕没机会再来玩么?”武守诚道:“也好!鹰儿你的伤势怎样?也和你三哥一同回去么?”武飞鹰笑道:“爹,你看我像有事的么?再说路上有三哥在您就放心好了”。

三品骷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