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十五)

  第19天的上午开始启封、查体,慈善款过数,送换洗的衣物和水,老李六点就醒了,精神抖擞,新娘子要出嫁一样的兴奋。不到九点就开始喊人,一会儿说大夫来了,一会说记者来了,问组委会的人怎么还不到,其实大家在等律师,清点物品。他又躁了。要是我肯定是气定神闲的样子等着外边的安排,自己一通瞎喊只能降低自己的身价,大师都不会当。我安排完事情依旧没有过去,而是通过屏幕观看,就见他一会起来一会坐下,眼睛不离窗外。我在办公室悠哉游哉的喝茶。所有的人在现场完成程序,我等着汇报结果。

通过视频虽然观察不到现场的整体情况,看是可以看到老李正在帮助运水的场面,他一手提着一桶水往里屋搬运,完全是大力神的造型,估计现场的记者一定拍下了这个场面。查体一个小时结束,一切正常。我让老李的表妹随工作人员一起去医院取检查结果,这是非常关键的,一旦有什么问题,可以明晰责任。

慈善箱的数字是本次2850元,清空之后在接着接受,这个数字需要在网上公布一下结果。事实证明保安没有偷盗之嫌,他说的百元大票不见了,这次数过之后是七张。据说老李大摇其头,嫌捐款的人少,而且跟慈善协会的人发了一通脾气,抱怨捐款箱太小,不够漂亮。

虽然医院的检查数据还没有完全出来,从外在看老李红光满面的,许多人在现场称奇。而我等待着脂肪肝的数据,我要科学的结论。

化验结果终于出来了,一切正常,没进去前他的血压有些偏高,而现在居然正常了。肠蠕动的情况减慢,说明他的代谢仍然存在,显然饥饿感减少了。他自己也觉得毫无问题。展示继续。

我们继续跟医疗部门重申,一旦医学上有不良反应,立刻停止活动。医院认为可以继续。

下次查体要再等十天,1月13号,那时就是一个月了。总之结果虽好但不能掉以轻心。这种事情谁也没有经历过,人命不是玩儿的。

天津卫视的记者给我打电话要求采访,我没有拒绝。同时陈述自己欢迎打假的观点,随时随刻都可以检查。既然我们是慈善,我们不会弄虚作假欺骗人民,心态是光明磊落的。

他们强调,我们可能同时采访司马南等,我说随便,但我不介入人体科学探讨,我只谈活动的意义和效果。还是那句话,老李的辟谷原理,我不懂,从而也不相信,唯一倾同的是医学上是否有特例,比如脂肪肝的问题。

记者问我,是否回避争论,我说不回避。

他对我的配合态度表示欣慰。

老李显然有些烦躁,不断的问什么时间给他送加湿器,如果不是电视台的打假要求,我们不会因为一个加湿器而随意开门,没必要给一些人制造不必要的口实,目前社会上的质疑越来越多,为此打假的活动是必要的,澄清事实,以防一些人的从中捣乱。但愿打假活动掀起一个高*潮,让更多的人参与这个活动,加大宣传力度。而我们,心底无私天地宽。

第八章(十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