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八)

  在刘小伟的帮助下,书名最后定为禁毒风云的系列丛书很快书号就批下来了,正准备排印期间,刘小伟出问题了。刘小伟终于没有听从我的劝告,他做的13本稿件全部由香港某公司重新策划包装后被冠以外国人的名字出版了,这就是近年来“活跃”在我国图书市场“伪书”行为。所谓的“伪书”,一般表现形式有三类:第一类,对(外国没有的图书)伪造外国作者及虚假评论,如伪造所谓哈佛等外国著名学府的教授或外国畅销书作家,伪造国际知名媒体、人物的评论,伪造国外图书畅销信息。第二类,盗用国外已有影响或畅销的图书书名及相关信息,包括原外文名字及所获得的荣誉等,而中文图书内容则完全由自己编写。上述两类图书的内容主要集中在经营管理、励志及心理自助类等方面。第三类,假冒中国著名作者。这是一种商业诈骗。伪书在出版界早就是个公开的秘密,但长时期内出版流通各环节对此都心照不宣大发不义之财。我不知道刘小伟的参与在什么程度上,是联手操作还是被别人利用,但是这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是我,这就是当年罗思雨与他合作的后遗症,当然也是我同意的。公司的股东结构一直没有改,但法律不会因此而放弃对法人代表的追查,,“伪书”是一种侵权行为,也是一种不正当竞争,对读者则是玩弄欺骗。首先,其违反《民法通则》中关于名誉权的规定,构成对被假冒的个人或单位的名誉的侵害。其次,违反《著作权法》的规定,侵害他人的著作权。第三,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形成不正当竞争。当然作者的维权诉讼,第一被告是出版社,而我们公司则承担的连带责任。刘小伟一下子就紧张了,这意味着作者的高额索赔将导致这两年他创下的基业彻底毁掉,在出版图书的商业信誉也将彻底摧毁,在这个行业将臭不可闻。

接到起诉书的当天晚上,他匆匆的来到我的家里,面容憔悴的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江明递过一杯茶水,劝慰的说:“不要着急,当心身体。”对刘小伟而言,这种劝慰如隔靴搔痒,刘小伟痛苦的遥遥头,仿佛自言自语的说:“会有其他的事情吗?”

“不会的,这是是民事案子,充其量是经济损失。”我说。

“可是我们输不起了,年龄。”刘小伟的心情我理解。

“既然事情出了,只有正常面对,没有其他的办法。”我继续平和的说。

“我可能面临着人身安全的危险,许多作者感到受了欺骗,稿子是我组织的,我如何解释是个问题。”

“我来出面解释吧,我作为你的法律代理人帮助你解释。”一旁的江明一边修理着电视遥控器一边依旧平静的说。

刘小伟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低低的说:“这怎么行,你这么大年纪,事情你也并没有插过手。”

“不说了,谁没有难处,毕竟始做蛹者不是你,香港公司负主要责任,经济上你可能不会太过损失,主要还是声誉上。不然发个声明,主动将问题公布出来,并忠告出版界同行引以为戒。”

“是个主意。”刘小伟连连说着。

送走刘小伟,我犹为感慨,人间正道是沧桑,对于他们,这是个教训。但是江明今天的态度出乎意料,我问江明:“你为什么这么做?”

“闲着也是闲着。他不是你的朋友吗?”江明淡淡的回答。江明老了,依旧没有改变他当初的热心,晨的案子就是一个例证。

想到晨,我说:“那次说去扫墓,晨的墓地在哪里我还不知道。”

“我已经去过了,跟杨晓林一起去的,没有告诉你,这是杨晓林的意思,说是不想触动你的心境,下次我陪你去吧。”我深深的看了江明一眼,心想,都是有城府的人,这帮东西。我怎么认识了他们?!

第七章(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