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一)

  某些方面,男人更固执。但是,无论如何,在江明的问题上我不能接受那个女人与我共同分享他的感情,即使真假程度上我更趋近于赢家。我喜欢纯粹的东西。记得他说,他和她不会有结果的。我不相信。因为他所说的结果是法律意义的,而事实的结果是他会同她非法律意义的同居,他还说,这不会影响我们的交往,比如我能天天提着酒瓶子去他们家跟他喝酒,那女人要是阻拦,然后他就骂她。这他妈的也太不公平了。对女人。他缺保姆不必卖身,他缺爱情不必卖笑,我不明白他缺什么,我开始厌恶他。尽管,

回忆以前的交往我幸福过,但抵不过他这件事情的处理方式给我造成的反感,一旦我开始蔑视他,那也许是我不再爱他的前提,我选择离开。谜底不久的将来就会出现,我依旧亢奋于这个结果,甚至有些等不及了。我知道我这样的结果会失去最后一个怜惜我疼爱我的男人,更知道我这样的做法是非常客观的保护了自己。这是一种冷酷,面对虚伪的世界。我惊讶,我为什么能够如此理性,绝不因为情感的热衷而放弃原则。每一次的掐架之后我都能淡然如水的平静,也许我爱的不是这个人,而是自己的情绪。越来越淡了,我感到了自己的变化。

当我将一个决定在脑海里呼之欲出的时候,我感到我在惆怅的同时豁然开朗。我突然理解了一种情绪,这种情绪便是对心灵自由的渴慕,我不知道这种自由将预示着什么,我以一种逃避的心情将这种自由演绎成意念的舒展,自由可以诠释为无由的郁闷。郁闷正是一种狭隘,我深知。人往往最难得就是战胜自己,理论上的解释对一个成熟的人而言,如同教科书一样的乏味,成熟意味着冲破教条的藩篱,而恰恰这种冲破导致了更高意义上的迷离,因为无教条可言了,失去了理论意义上参照,会陷于思想上的矛盾难于自拔,所以,挣脱矛盾,远离苦恼,逃避是最好的方法。

跟他分手,虽说这很可能是形式意义的分手,但我知道很可能这意味着诀别。

复杂的社会,复杂的我们。考验我们心理素质以及情感深度的时候到了。我,异常的冷静,电话里我感到了自己语调的沉着,沉着的让他吃惊。他让我想一想再做决定,我意识到他的怀柔,甚至曲解我,但我淡定坦然,这一点他可能不了解我,当我的理性占了上风的时候我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女人。

在我们最热恋的时刻我同意“分手”,这已然是我最深层的谋略了,为了一个美丽的省略号,我喜欢残酷的自虐。爱是纯粹的,我始终这样认为,而正因为这样的一个观念我会由此睿智,我要的是结果,不在意过程。没有他的日子,我会将情感的触角封存,等待着他再行拥我入怀的一刻。即使,他一去不返,那过去的日子也足以让我恪守余生的快慰了,他爱我,尤其是今天。否则,你不会把决定权给我。爱人。去吧。

离开江明,推掉了租赁的房子,我长期在康复中心生活了,宿舍离办公室不是很远,倒是在衣食住行上方便了,我又恢复了往日的孤独,因为应我的要求,江明辞去了中心法律顾问一职,免得我们彼此的不便,江明无奈,也不再解释,一切按照我的想法办了。

杨慧当初的好意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但她知道我的脾气,也不再劝解。

第五章(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