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八)

  刘域名的日记,如果在社会上公布,我相信迎来的只是鄙视的目光,不会有谁会主动伸出援助的双手给与他劝导和安慰,因为人们鄙视精神疾病的人比鄙视艾滋病还要强烈,尽管艾滋病人的病因往往是吸毒和滥性。甚至同样的抑郁症患者都不会同情他,因为他所说出的感受恰恰是自己不想说出的,即便是真实的。

所谓的人文关怀不过是高高在上的怜悯,而这怜悯实际上有时是伴随着嘲笑的。

如果医疗只是单纯的药物施与,没有真正的心理救治,再好的药也无法根除这种病根,谁都知道,抑郁症的复发率是非常高的。有人对抑郁症患者追踪10年的研究发现:有75%~80%的患者多次复发。同时研究发现重性抑郁症第一次抑郁发作后复发的概率(5年复发率)为50%,第二次为75%,第三次发作后复发的概率将近100%,所以抑郁症患者在症状完全消失后继续进行服药治疗是必需的。非精神科医师对躯体疾病患者的精神心理卫生重视不够,严重影响了对躯体疾病的治疗效果。因此,对于非精神专科医师来说,提高对患者精神卫生的重视程度,了解和掌握精神障碍,尤其是常见的抑郁症和焦虑症的临床处置十分必要。

我不是医生,自然无法干预治疗的方式,作为病人,我的体会是真实的。

社会上的目光真的是冷漠的,刘域名的日记虽然有些夸张了自己的感受,但不是没有基础,我不知道我能够做到什么,我陷入了深深的悲哀之中。

我看到了社会阴暗的一面,许多人没有同情心,但功利、狭隘、无知。本来对此我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是由于敏感,还是受到了一些刺激,我明显的意识到了自己心理的变化。

其实,对于一些人来说,当他(她)感到痛苦、郁闷的时候,他们的要求是相当卑微的,或许仅仅是一句话,一个眼神。抑郁病患者的心灵无异是最脆弱的,否则也不会患病,所谓的人文关怀对正常人而言,或许微不足道,而于他们,也许就是救命之恩。单纯的大道理是没有意义的,关怀也未必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也许仅仅是举手之劳。

这里边有一个重要的观念,理解。

也许理解别人恰恰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但是人与人,其实并没有什么质的区别,既然知道对方的心理承受力没有达到一定的境界,为什么要刺激他们,为了一时的心理之快吗?可能给对方带来的就是终生的痛苦,所谓的爱心,爱人之心,也是慈悲之心,应该是点点滴滴的。当然,我突然意识到,抑郁症患者本身更应该知道这个道理,不是为了别人,首先是为了自己。

也许正是理解的要求是最困难的,那么只能忽略。

我的那些抑郁症的朋友,我真的想马上告诉他们忽略的意义,不管是否能够做到,但这两个字应该是经典。

北京之行还是顺利的,抑郁症文学的选题正是社会关注的重点,唯一需要让大家明白的是,诗歌不是宣泄黑暗,而是歌颂光明。仅仅的心里释放只是手段,治疗同样不能忽视,我意识到,康宏是有道理的,这次回去,我准备好好的跟他谈谈,心的调整,就在一念之间

第五章(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