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一)

  杨慧计划实施一套全新的戒毒措施,药物治疗加心理治疗全部上一个台阶,心理治疗上,推出了尝试开放戒毒法,毒瘾易戒心瘾难除,吸毒人员经过药物脱毒后,生理上对毒品的依赖已经解除,但是心理上对毒品仍然存在着一种强烈的依赖感。所以一改过去全封闭式的方法,尝试模拟外界环境,甚至尝试在暗中监控的情况下让戒毒人员接触真“白粉”,以不断强化戒毒者抵制外界环境诱惑的心理能力。

一般的医院康复医院采用的是“昏迷疗法”、“美沙酮递减法”等,生理理论上讲已能摆脱毒品。稽延性戒断反应对于戒毒者是比生理戒毒更难也更痛苦的阶段。在此段时间里,戒毒者长期仍会有许多生理遗留症状存在,如全身疼痛、顽固性失眠、焦虑、无食欲、骨痛等等,造成戒毒者难以度日,极易复吸。许多自戒的案主由于忍不住身体的疼痛,在刚出自戒所回家的路上就重返吸毒之路。

吸毒人员也是一群毒品的受害者,他们不仅在生理上饱受毒品的摧残,心理上也受到毒品的折磨。所以对他们,“家庭、政府、社会都应该营造一种好的氛围,这样准备戒毒或是刚刚戒毒的人员才有可能真正融入社会。实际上,这样的例子有很多。吸毒者不相信不吸毒的人,不吸毒的人也不相信吸毒者,这种矛盾便会造成刚刚戒毒或者想要戒毒的人不愿融入,也根本无法融入社会群体之中。我们不仅要杜绝毒品,更要将遭受毒品危害的吸毒者从毒品中拉回来,让他们重塑健康的人生,共享生活的美好。

为此,我们推出了黄丝带工程,黄丝带工程重要的的是人性救助的心理光辉,许多吸毒者之后,与其说他们抗争的是毒魔,更不如是他们抗争的命运,是灵魂的茫然无措中的苦恼,就像我以前感情的痛苦,都是找不到方向。我们在共同的找着放向,找回自己应该的寄托。这是大爱。

杨慧说我也变了,说我成熟了。我觉得自己是深刻了。对于那些没有方向和追求的人们而言,即使没有接触物质上的毒品,仅仅是精神上的堕落又与吸毒有什么区别呢?在黄丝带工程一期试点结束的表彰会上,记者就学员复吸率为零的业绩进行采访的时候,作为执行人之一的我,说出了我自己的感受。当时记者提问:“你对黄丝带的理解是怎么的。”

我说:“黄丝带是爱的象征,在我看来,我们每个人都在找爱,只是大爱与小爱有时会有区别,黄丝带作为一种意义的象征,首先感动的是我自己,才会有我工作中的爱心。”

“你怎么看到吸毒的人。”

“我也在吸毒,某种意义上我自己不觉得,我吸的毒品的名字叫怨恨,它同样摧残着我的生命,怨恨也许无由,但却是对自己的怀疑和放弃而造成了,否则我们都很了不起,都有应该自信的价值,所以,对于吸毒的朋友,我只有一个信念就够了,大家一起朝前走,谁也不许掉队。我这样鼓励他们,也振奋了自己。我先是感动自己,然后使他们感动。我会说,朋友,我们都很优秀。”

“黄丝带工程中你最感动的是什么?”

“感谢吸毒的朋友,他们的痛苦让我感到了狭隘的痛苦的渺小,于是我先‘脱毒’了。所以我感动。”

黄丝带工程不能流于形式,我早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凡是经历过痛苦的心路过程的人,包括那些吸毒的人们,病的根源不是单纯的解决外在的条件,内在的治疗是一个大问题,完全可以认为他们是精神残疾的人了,与精神病人相似。对于许多国内着名的医学心理专家,得出一个结论,西医治疗只是解决了脱毒问题,社会关爱克服了复吸的外部环境,还有一种人体精神代谢整合的解决办法,采用中医。

专家的的观点大致是这样认为的:

一、吸毒者最终病位为骨髓,而不是血液,这一点可以通过毒瘾发作时骨髓里面发冷来证实,更可以用扁鹊见蔡桓公之久病入骨髓来说明。只要骨髓里面的毒能排出来,那么戒毒有望。

二、生理性毒瘾和心理性毒瘾源出一辙。也主是说,根本无所谓生理性和心理性毒瘾之分。毒瘾发作时主要表现为其发作的周期性和规律性(即定时出现全身发冷彻骨,疼痛,蚁行感,乏力,流鼻嚏,眼泪等)。

三、关于复吸,真正意义上的复吸应该建立在彻底戒毒之基础上(即毒彻底排出来)没有彻底戒毒,根本谈不上复吸。,因此现在几乎所有的人都不是复吸,而只能称为继续吸毒。“戒毒容易,复吸难”是行话,人们只是一味地抱怨吸毒者“复吸”而不知其毒根本就没有戒。毒品进入人体之后如果未被排出,在体内形成内邪,强制戒毒或通过目前的其它手段戒毒之后,毒品仍未被排出,尤其是深入脏器和骨髓之毒,当再次遇到他人吸毒时,此时他人的毒品成为外邪,从而外邪引发内邪,内外合邪,故而“复吸”。这就是目前大家所通常说的复吸产生的道理。真正的复吸是在彻底清除体内之毒(内邪)后,再次吸毒,其再次成瘾仍需与每一次一样的过程,不可能一次就能成瘾,再次复吸是时同样会产生恶心、呕吐等,且不会出现欣快感。真正戒了毒之人是极少数复吸的。

目前的方法很多,主要有:

a、开颅手术此法大数人不愿意做,费用昂贵,且99%留有后遗症,做了此手术的人没有快感了,形同废人

b、换血疗法虽多次换血不能排队深入脏器和骨髓之毒,且费用昂贵,有患传染病的风险

c、口服药物费用昂贵,且几乎全是骗人的,无效或收效甚微,且会有不同程度的药物副作用。

d、强制戒毒太痛苦,需时长,且容易受到外界毒品而诱发,攻亏一溃而中医的戒毒之治疗,非“攻”字莫治(攻邪法)通过攻邪,使正邪之间产生斗争而发热(确切地说是骨热,产生骨热才能说明已作用到病变部位,此时病人会感到很舒服,因为毒瘾发作时骨寒特明显,即使夏天也想晒太阳,此时自己就能感觉到自己的病治好了)出现汗、吐、下等症状,此为排邪,汗出热退身凉脉静而愈。就像盐溶于水再析出的道理。盐要析出,整体加热是关键,没有整体热,盐根本不可能析出,同理,没有邪正之间的斗争而产生发热,毒根本不可能排出。

西医忽略了人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而重视局部思想,甚至细微到细胞分子等,头痛治头,脚痛治脚思想非常严重,而这在戒毒来说是在忌。中医强调整体观念,辩证论治,强调上病下治,下病上治,内病外治,外病内治,同病异治,异病同治。

第四章(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