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十二)

  无言,我快死了。只能写,写这或许永远发不出的文字,写给我自己。

相信他也同样体会到,有一种苦闷不是烦恼,不是伤心,不是痛苦,更不是仇恨。说不出。却,比爱情更烦恼,比失恋更伤心,比伤害更痛苦,比欺骗更仇恨。

几天来,郁郁寡欢中的恍惚,神不守舍,食不甘味,无精打彩,就因为我们还彼此爱着,才有了这番折磨。不是分开的不舍,而是远离的不能。这是不是爱情?我已经无法判断,事实上我坚持不再爱了,但却放不下,放不下的,还有他。

我突然体会到,这就是苦闷。苦闷是一种独特的感受,这感受原来是如此的难捱。

明明清楚彼此的思念,却不能表达,因为要守住一份约定。这约定就像一套枷锁,我的心已经被窒息的透不过气来了。

多么希望我们彼此放弃,多么希望我们彼此仇恨,多么希望我们彼此忘却,多么希望我们彼此彻底离开,然而,怎么竟如此的艰难?

于是我只有写,写到他把我忘记,写到我将他无视,写到爱情的结束,写到我们真的彼此分开而不再伤怀的日子,我不知道这会有多久,我渴望我不再有写的****,写到我不再因他而苦闷的那一天。

那一天,快来吧!!

我们通了电话,故作淡然,说些别的事情,绝对不会涉及感情,但是,我却分明的感到,我们的心都在默默的询问对方“你好吗?”,我们都不好,就这样,苦闷着。什么时候,我们能像一个彼此淡漠了爱情的老朋友一样一起喝酒,沧桑的玩味着过去的天真而时过境迁般的洒脱?心底无私天地宽的豪情依旧,关怀已成亲情。那份自然,才是我渴盼已久的,因为我憎恨现在这种折磨,爱情并不美好,美好的是怀念,我想他一定也是这样想吧?可是,为什么我们不能?世界上没有永恒的爱情,我们如何又是这样难分难舍?多想我们真的彼此伤害,让感情不再无法自拔,我恨你--为什么不能痛快的放弃我,而我的放弃也将因此而绝决。我们多么可恶--优柔寡断的我们。什么叫不能伤害,这比这样不肯放弃的伤害更残忍吗?

此时,我只有一个愿望,让我这心情日记般的情书早日结束吧,苍天啊!帮帮我,了断。

决定离开他不是因为不爱他,正如他决定离开我不是因为不爱我。

于是商定,唯有分手这条路可以拯救我们自己,拯救我们犹如吸毒般不能控制的情感与折磨。

尽管,此前我们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努力,比如,减少交往;比如,增加伤害,再比如,各自移情别恋的强行选择,全部以失败告终。感情就像毒品,脱毒是需要时间的。

问题是,我们还在相爱着,问题是我们的相爱已构成危险,问题是我们不是无法控制自己,而是无法控制对方。我们约定的种种理性的原则,往往会因为一个电话,一次见面而毁于一旦,导致前功尽弃,耗费的却是我们许多天的隐忍和克制,感情的折磨已经使我们失魂落魄着,精神上接近崩溃。

我们太相象了,在性格上,属于那种无理性的极端主义分子,可悲的是极端于那种理想主义的爱情,而我们的爱情,并不合理合法。

必须承认,所有的感情如果不涉及婚姻,只有两种选择,或淡然疏远,或积怨成愁。这仿佛成为了定式,所谓不结果的花总有一天会枯萎。

我们曾经梦想过的白发知己,我们曾经呓语过的恋恋红尘,我们以为我们是脱俗的,我们可以让爱情逃过世俗的劫难,我们欣慰着。

爱情就是毒品,当有一天我们吸毒成瘾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不是爱情的主宰,爱情是一场人人都抵得过但人人不可避免的瘟疫,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经过了心平气和的交流,我们决定让爱情转化为亲情或者友情,我们开始了第一步的试验:不谈感情。事实上,伴随而来的是不必要的猜测,这猜测中慢慢蕴含着一种幽怨,以至对自己的当初的选择发生的怀疑,甚至懊悔,若知现在,何必当初?然而,却又不能否认曾经发生的爱情的轰轰烈烈,和爱情中那刻骨铭心的记忆。思绪变得惆怅而迷离,一种不由自主的恍惚,终于,我们双方都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

他,出现了悒郁症状,而我长期的失眠,脑子里全是对方的影子,挥之不去。不是思念,是魔影。

遗憾的是,谁也没有彻底离开对方的最后决心,可悲的是,谁也不愿意伤害依旧爱着的对方。实质的伤害也在慢慢的培育着――不得不让对方意识到自己的去意,以便让怀念最后求证对感情的质疑。欲速而不达。对于我们,放弃一段爱情比接受一段爱情要隆重了许多,不是苦恼,不是郁闷,而是苦闷。一种窒息。那是一段比爱情本身更加不能忘怀的经历,面对对方的时候努力做出的豁达与开怀,心在流血。我们能够感觉出彼此的痛苦,却又要装出浑然不知,甚至有意伤害,以残忍释放自己的心情,明明对对方充满了怜惜。

没有误会,因为相知,彼此怨恨,因为爱着。

我们美好的愿望是经过这场爱的苦役之后做一对冰释怨恨的好朋友,不再重蹈覆辙,也不再激情燃烧,只有温情和温情下的理解。这可能吗?

第二章(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