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十七)

  第二天早上,车按时来接了,按照计划,没有人送行。出院手续是由他们办的。我们坐着汽车经过四个小时的路程,被送到一个部队大院的招待所里。安排在一个套间。之后护送的人告别,并给了我们两部手机,说有事用这个联系。

我巡视着房间的设施,简洁而豪华,这绝非一般的招待所,房间里应该是有摄像头装置的,我暗自想。不一会儿,有人敲门,来的是医护人员打扮的人,他们介绍说是这里的保健人员,而且认真的为刘晨检查了身体。他们走后,我对刘晨说,我的笔记本电脑带来就对了,刘晨说,没带也好,咱俩有更多的时间聊天。

食堂就在楼下对过的一个两层小楼的一层,二层是活动场所,有各种棋类活动室,还有乒乓球厅,出来进去的人全是便装,既然是部队招待所却看不见有穿军服的,我不该问的肯定不问,这里,电视是我们唯一掌握外界信息的渠道。手机自然没有必要使用,免得不必要的麻烦,我有些惦记着苏思淼,甚至对杨晓林也时而想起。

刘晨只要有时间就锻炼身体,他的下肢竟然有了知觉。一天,我推着他到院子里散步,当然真正散步的是我。他坐在轮椅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夕阳,我说:“天上有美女?”

他不搭理我。

我推了推他,他梦醒般的看着我。

“咳!我在跟你说话。”

“不说话更好。”

“什么意思?”

“我们总是这样该多好?”他感慨的说。

“又来了!我没有事情做了?活该推着你瞎逛?”

“你变了。”他说。

“或许吧。”

“我们老了不是吗?”他俯身从路边的花坛里摘了一朵白色的小花,放在鼻子边嗅着,眼睛看着我,有一点天真的神情。

“坐一会儿吧。”他指着花园长廊里的木椅子说。我坐在他的身边,但似乎找不出什么更热烈有趣的话题。这样的情形又何尝不是我们过去追求的效果呢?执子之手……可是,麻木的是我,我已经没有了激情,那个天真快乐的我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突然握住我的手,并不动作,只是握着,我懂得这是依赖。我静静的看着他,自问,这个男人我还爱他吗?

我去拿水,刚转过身,“砰!”的一声巨响,我赶紧跑了进去,只见刘晨躺在地上,满头大汗淋漓。

我赶紧蹲在他身边,急急的说:“你怎么了?”

“我想站起来。”他轻轻的说着。

我哇的一声哭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忽略了对刘晨的帮助。

紧紧地抱起他,紧紧地抱着,他也哭了。

“不许你自己这样了。”把他弄到轮椅上之后,我依旧带着哭腔说。

他点点头,拉了拉我的手,闭上了眼睛,我默默的擦着他眼角的泪水,同时啜泣着。

晚上手机里收到一个可怕的消息,是禁毒中心的同事发给我的,苏思淼失踪了。苏思淼的失踪,让我受到很大的刺激,我敏感的意识到,这件事情肯定跟我有关,换句话说,我的朋友是为了我而受到生命安全的威胁,我不可能这样轻松的隐居,甚至谈情说爱,我决定主动出击,既然选择了不惜代价,苟活是最残忍的自戕。只有我回到禁毒基地,才能换回苏思淼的安全,我冲动的想着。这一切我没有告诉刘晨,我突然对刘晨充满了抱怨,实际上这抱怨不如说是对自己的,这一切一切,都是因为他当年不珍惜感情,他自己应该承担这个代价,而我的代价也不能逃避。心的折磨比肉体的折磨更不人道,我宁愿死去,宁愿。

第二天早上,刘晨还没有醒来,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像孩子一样安睡着。我拉开窗帘,一丝阳光泻进屋里,下楼买好了早点放在桌上。我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我在做出最后决定的同时,刻意的让自己冷静着,我一个人来到花园里,不停的走着,外人看来是锻炼身体,而我这种机械的行走,掩饰的是自己内心的不安与烦乱。

苏思淼的失踪,我怀疑是那个女人干的,当她嗅到了自己被注意的味道之后,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刘晨,对她而言,刘晨是突然失踪的,对她是欺骗,更是背叛,不仅是感情上,而且是在立场。所以,最疯狂的是她。即使是公安内部的败类尚有外援,也不至于想到要如此残酷的打苏思淼的主意,她的目地是从苏思淼的嘴里挖出刘晨,嫉妒的女人最没有理智,我想,如果两个没有理智的女人在一起,也许会玩儿得更透彻一些,苏思淼是无辜的。或许,我的做法会导致扰乱所有的侦破计划,我最后的理智是反复思考要不要给专案组打个电话,说出自己的想法。大约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自己矛盾着。

上楼以后,刘晨已经醒了。

“去了哪里?”刘晨警觉的看着我。

“在散步。”

“你没有散步的习惯,是不是情绪不好,想乱来?”刘晨总是能看穿我。

我没有说话。

“你准备去找谁?”

“找你那个相好的,她弄走了我的朋友。”

“你保证能解决问题吗?没有这个把握等于去送死。”

“送死也比现在好受,跟他们去拼,死了也是痛快的,我憋死了,你以为你是谁?这些年你给我带来的苦恼已经早把我的温柔蚕食了,我的凶恶远远超过你的想象,是你无视善良开始的,用你的自私,我既然已经被你害了,我就不能再害朋友。所以,我要单枪匹马的对付那个女人,我想象着你们曾经愉悦的日子,那是我独自饮恨的日子,我的痛苦足以使我报复,我要看着她痛苦,而同时还给我朋友以自由。”

“天!这都哪跟哪?你这样冲动是会坏事的,我知道你恨我,恨我的花心,可是你知道吗?再花心的男人也懂得该选择什么,女人在男人的心目中谁都一样,只是愉悦,而真正让人看重的是善良。”

“放屁!这只是你的反思。你如果真的看重这些就不会有伤害,包括对你的妻子,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应该是她,而我受到的只是变相的侮辱,是你的不尊重。”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关心我?你可以选择放弃,如果你当初就轻松的放弃,你已经很幸福了。”

我卡壳了。他知道这是我的死穴。

“所以你没有必要选择报复,一个男人就是真的变了心,怎么挽救都是伤害,最终失败的还是女人,我是作为朋友这么说的。”他继续愤慨的叫道。

我开始弱化了,颓丧的坐在沙发上不想再争论。

第一章(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