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十二)

  秋日的下午,阳光顺着婆娑的树叶泻进明亮的病房,刘晨的脸也斑斑驳驳的,我已经在这里守护他十五天了,刘晨的身体在一天天的恢复体力,但是下身还是没有知觉,医生让我帮助加强按摩,我每天都要轻触着他的皮肤,帮他恢复肌肉的感觉。他很安详,仿佛是很自然的事情,并不说你辛苦了之类的客套话,似乎我这样做是应该的。

也许该是时机了,但我不知道话题该怎么开始,我了解刘晨的敏感,同时也知道他了解我。

终于我发现了一个机会,刘晨的左腿上有了一道疤痕,这道疤痕像是刀伤,以前没有。我在按摩的时候不经意的说:“这伤是什么时候有的?”

“以前。”他轻微的简略回答,好像并不想提起。

“像是刀伤?”

他点点头。

“怎么留下的?”

“打架。”他的回答谨慎而简洁。

“刘晨,听说你一直不肯说事情的经过,为什么要这样?”

“你怎么知道?”刘晨警觉的看着我。

我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解释说,外边的警察说的,他们说你是神秘人。刘晨不再有表情,仿佛沉思中。

“刘晨,能告诉我一些情况吗?我会帮助你的”我深情的看着他,他的手动了动,我握上去,他也在尽力用力的握我,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似乎在说他信任我。

“你真是贩毒?”我问。

刘晨摇摇头。

“你是卧底?”

刘晨看了一眼门外说:“不是。”

“我觉得你应该跟警察说明一些什么。”

刘晨还是摇头。

“你要不要告诉我一些真实的情况?”

刘晨点点头。

“要不要你直接跟杨晓林说?”

刘晨摇摇头。

我似乎莫明其妙,又好像有所领会,刘晨还是有所忌讳,我不能深问下去了,于是改说其他,今天总算开了口子,但窃听器里反应不出任何东西。

为了让刘晨进一步信任我,我不再追问刘晨的事情了,刘晨的神秘,让我首先明白了一个道理,当初他对我的做法,不仅是受限于环境,还受限于身份,他到底什么身份?离开我也许并不完全出于感情的选择,所谓的移情别恋而对我发狠,唯此我可以原谅他。

然而一旦我知道他真的堕落了,我不会帮助他,这是最起码的善良本性,贩毒,是令人不耻的,尽管我依旧相信他不会成为恶魔。

亲情,是对过去的留恋,立场,是做人的职责。在我对刘晨温柔如故的照顾中我设定了心灵的底线。事实上他变了,变得非常成熟了,再不是过去那个纯情中世故,圆滑中真挚的天真男孩了,我一直就觉得他是男孩,与年龄无关。

他的眼神有些闪烁,我一直希望看到他过去那纯净的目光,现在我看到的是忧郁,是愤懑,是欲言又止的悲凉,我不能确定这源于什么,但是我已经充分地相信,这一年他与死神共舞,与毒魔贴近。

第一章(十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