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惊变

  整个朝堂上在魏岑的粉饰之下本来已经呈现出一幅“祥和”的景象,但是一声断喝如同一记惊雷般在人群中炸响使整个大殿为之一震。

李璟也被这一声吓了一跳,抬眼看时就见一人手捧着牙板昂然出列,此人正是天威军的都虞侯王健封,眼下他刚因平定了建州功冠诸将又被加封了个刺史衔。

“王卿,那你来和朕说说这魏卿的话谬在何处?”

“启禀圣上!保大四年的那场打仗臣也身在其中……是时大军主帅为神武统军王崇文王大人;而臣下忝为王大人陪将,——而督军却正是这位魏大人!”王建封说完这句还不忘拿眼睛狠狠的一剜魏岑。

“臣曾亲眼目睹了围困福州的全过程……”王建封说到这里后微微将挺身抬手一掠长须,对着李璟娓娓道来,“圣上,臣下们到了那福州城后,这魏督军便定下了强攻的计策,可谁都知道,这福州城本是筹划修筑了很久的,所以坚固异常!又加上守城的士卒都是本乡本土之人,所以在防守的过程中异常刁顽,所以这福州城足足打了月余却还是攻不下来!……”

等王建封说到这里时朝堂又开始响起了一阵低低的议论,这一议论倒把原先站在王建封前面的王崇文急了个七荤八素!

要知道那次战役的失利,说到底这当今圣上李璟可是有责任的!正是因为他低估了福州守军的抵抗,这才强令王崇文不惜一切代价强攻福州城,可结果倒好了,这一个多月的战况下来,十成兵力倒去了三成,连那最有希望攻破的西门最后也没能拿下来,万不得已之下这才放手由王崇文临时改变作战计划。可这都是秘辛啊!因为谁敢站出来指摘李璟的错处?所以整个过程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人知道外根本没有敢往外传!而这些朝中的大臣们呢更是不知到了,因为他们的眼睛只是盯着成败,至于这战场上的伤亡数字似乎并不关他们的事情,但此刻听到十成军力一战便少了三成,还是让这些大老爷们忍不住窸窸窣窣的议论了起来。这样一来这件被王崇文他们费心掩饰了很久的秘密,在今天就被王建封这样竹筒倒豆儿一般的全抖露了出来,身为直接负责人的王崇文听了心里怎么能够不急!

可是这都是不能外穿的秘辛,这殿前站着的王建封自然不会知道了,毕竟当时他只是个陪将的身份,他之所以现在要这个时候提起这茬,就是因为他也是带兵打过仗的所以深知临阵用兵之道,当时就对魏岑提出过疑问,但是根本没被打理,几天下来看着官兵一个个的被抬回来,他的眼睛都差点绿了!因此才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老想着要扳倒魏岑,所以今天一听这姓魏的大言炎炎的当面蒙蔽皇帝,当即就跳了出来!

而此时那一旁站立的魏岑却本身就是那少数几个知道实情的官员,所以当然知道这里面哪些该说哪些不该说,适才被王建封打断说话之后,本来还担心这老小子会给自己是什么绊子呢,结果听这话一出来后便当下心中大定,再偷眼瞧身旁的站着的冯延巳,见他也是嘴角微翘双目微闭一派气定神闲的样子后更是在心里偷着乐了,任凭身旁的王建封侃侃而谈。

果不其然听到王建封这几句话后,李璟的脸色已经慢慢的沉了下来,只是碍于群臣的面所以并没有出言打断。可王建封那里有那么多察言观色的本事,只道是圣上没有打断自己的话,那就是一种默许,所以更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将魏岑驳倒!

“……后来进入了冬十月的光景,王大帅见将士们伤亡过重后这才改变了原有的计划,将福州城团团围住。本想着等他城内物资都耗光了再说时,却不曾想那吴越贼人在次年三月初就自水路发兵来救,最后是我等福州之役功亏一篑……但是——”王建封猛地一提声调,“就在此战之中,臣下也与这吴越国官军有过数次交锋!以臣下看来,这吴越之士作战勇猛不畏生死,且风格泼辣善于喜欢贴身肉搏。更何况这吴越国与契丹借着海路的便利,颇有些交往,所以这马匹在数量上也不在少数,虽不似象他信中所写的‘三军威壮,铁马汹汹’,但是也绝不象魏大人口中所说的‘披发铣足,状如野人’,光靠着两只脚丫子来拼杀!所以臣下认为魏大人此番说话不但是粉饰太平蒙蔽圣听,而且实在是犯了欺君之罪!臣下伏请陛下明察!”王建封说完这话后便将手中笏板一垂大礼参拜了下去。

群臣听完王建封的这番话后都停下了口中的议论,各自捧着自己的笏板人五人六的眼观鼻鼻观心站立在了自己的位置上那一动也不动了,只有个别几个职衔不高的武将犹自在口中低声嚷嚷着抒发着自己的不平。

李璟此时依旧是端坐在龙椅上,面如秋水一言不发。

其实那福州之战的来龙去脉在他的心里是再清楚不过的了,哪里还用王建封来复述?当初不就是他为逞一时之气下定决心非要从吴越手中夺回福州的嘛!只是在战争开始前,他过高估了自己军队的实力,同时又低估了福州守军的能力,这才引起了一连串的反应。高估自己军队的能力,是因为他认为他的军队完全可以借着一举平了建、汀、漳三州的高昂士气轻易地拿下福州;而低估了的是他实在没有想到在经历了三场争夺战之后,这福州的军民反倒被激出了脾气,依据坚固的城墙展开了顽强的抵抗!所以这战事刚开了月余后,他便发觉不妙,自己军中士卒常年在外征战,虽前几次都是一鼓作气拿了那闽国三个州,但是眼下早已是强弩之末了!再加上福州军民的顽强抵抗和福州城坚固的工事,所以一直久久不能攻下!而这样一来这本来就走下坡路的士气和军心便一落千丈。不得自已才放手密旨王崇文临阵指挥定下了围城之计,想要将那福州困成死城后再聚而歼之;当然与此同时李璟还在与吴越国的边境上埋伏下重兵,本打算等吴越救福州时杀他个措手不及,可谁料想那吴越国却从海上绕道水路增援了福州,结果就连围困福州大军都溃败而逃了!

这样一来不光福州没有夺回,还反赔上了国中数万精卒这让李璟的脸上如何还挂的住?所以李璟当下便对王建封摇了摇手想结束了这次问话:“今日朝堂议事说的只是些见闻杂录,朕也说了:言者无罪嘛!我看王卿不必过于认真,——你们都下去吧……。”

“臣,谢恩……”魏岑如蒙大赦赶忙叩礼谢恩站起身回到了朝班中,可他这一走,倒把那王建封孤零零的晾在了那里!这时后面的低声议论的几个武将也悄悄的收声,稳住身形自觉的重新站好。

王建封此时觉得从内心深处涌起了一股莫名的耻辱感!而这种感觉霎时就冲昏了他的头脑,愚蠢的为自己放下了最终压垮自己的那根稻草。

“——圣上,圣上!魏岑谎报军情蒙蔽圣听,前番置我数十万将士性命似玩物啊,此番又有意将吴越虎狼之师视为刍狗一般博圣上一笑,——此实乃大奸大恶之人!此獠不除只怕我大唐危在旦夕啊!……臣,臣下不耻与此等奸佞小人为伍,今日为我皇诛此恶贼!”。

王建封是行伍出身本来就是个粗人,是个一直信奉用拳头说话的人,今日在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哪里忍得下这口气?所以刚喊完这一声后整个人就跳了起来举着拳头直奔魏岑而去,顿时间朝班间打的、跑的、劝的、骂的一片散乱,简直是人声鼎沸!

可就在乱成一锅粥的时候,群臣只听见“当啷”的一声巨响,只见一只花瓶从李璟的御案上飞了出来,接着茶碗、茶杯、镇纸……一个接一个的被已经气红了脸的李璟统统丢了下来!

这一连串的声响终于使得朝堂上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呆立在了当场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大殿的玉阶之上,当今的大唐皇帝李璟已经站起身来,正用左手扶着御座,而右手则一指着殿下群臣颤抖着。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杂着金属撞击声从殿门外传了进来,一队衣甲鲜明的羽林卫瞬时间便站在了殿前将李璟与众朝臣分隔了开来。

“将王建封拿下!”玉阶上李璟一声令下后边上的禁军都领手一挥带了几个士卒便冲上来来将王建封双手架起拖到李璟面下跪倒。

李璟看样子这一次气的不轻!只见他用右手指着那王建封半响说不出话来。立在他身旁的张念祖刚想上前扶住,谁料却被那李璟一撩手甩到了一边!

不过就在刚才群臣骚动时,有一个人却一直身形未动。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站在文臣班列第一位的冯延巳!此时他见李璟形容癫狂气的不轻,于是心中一动抢上前来跪倒:

“——圣上!臣请圣上息怒!万不可再伤龙体啊!”喊完这一句后冯延巳便咚的一声磕在了地上!

听到冯延巳这一声喊后,李璟微微稳了稳心神重新坐到了龙椅上,就在羽林军拱卫之下与那群臣对峙着,好一会后才用沙哑的声音对那押跪着王建封出声说道:

“王建封!今日之事朕早已说过:言者无罪!你耳朵长毛了吗?没有听到吗!?——你把朕的话当成了什么?你又把这朝堂当成了什么?!!……王建封,你身为武将手握着重兵,现在又要在朕的朝堂上喊打喊杀吗?你自己摸摸自己的胸口,今时今日你将朕置于何地?!如此狂悖!何等猖狂!你有什么资格站立在这朝堂之上又!又凭什么侍奉在朕的身边!?——来人!……”

说完这几句后已然气急的李璟向殿下羽林伸手一挥,“把这目无君上咆哮朝堂的大奸大恶之人给朕绑了,朕要问他一个欺君之罪!”

此话一出后朝堂上一片哗然!要知道这欺君可是大罪,是要诛灭九族的!所以一听李璟说出此话后,一旁的常梦锡和孙晟等几位重臣便赶紧兜头跪倒禀告道:

“圣上!王建封出身行伍,将军在外,素来豪侠任勇不懂朝堂礼节,但此人实乃我大唐的可多得的将才!眼下时危世乱,正是圣上用人之际,臣等恳请圣上且息雷霆之怒放过此人吧!”

“臣等同请!”一见几位重臣都表了态,其余的大臣也都纷纷跪倒同声说道。

毕竟都是同朝为官的,今日的情形谁也不敢说将来自己会不会摊上,所以这些大臣们此刻倒是团结一心了。魏岑本来不愿意去凑这个热闹,但是见到与自己相近的这些个大臣全部都跪了下去,就连那冯延巳都在为王建封求情后,就只剩下自己突兀的杵在那了,于是只得无奈的跟着跪了下去。

“王建封,”李璟并没有理会朝臣的意见,还是紧紧的盯着王建封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时的王建封自从刚才听了李璟的那番话后,便如同痴傻了一般呆呆的跪在那一言不发,直到听见李璟发问后仿佛才回过神来。

“圣上,臣有话说!……圣上,罪臣不怕死,但臣怕冤!罪臣戎马一生曾历大小上下百余战!但罪臣从未退后过一步!……圣上,您说我是个粗人,罪臣认了;您说我是个罪人,罪臣也认了!但独独这‘大奸大恶’四个字罪臣认不得啊!那可是我王家几代祖宗的脸啊!……说到这时王建封已是潸然泪下,

“圣上!罪臣无能!罪臣上不能保国家安泰,下不能为国锄奸。今日又在这朝堂上犯了干天之罪!罪臣无话可说,只求的皇上看在微臣多年苦战的份上给罪臣留下一脉骨血,也算是全了罪臣多年的为臣之心啊!……圣上!”王建封已经伏身嚎啕起来!

听到王建封的这一番肺腑之言后,李璟的心也软了下来。毕竟王建封一直以来都是他最得力的战将之一,从来都是骁勇刚直屡立战功!对这样的忠勇之臣冷静下来的李璟当然是下不了手的!更何况凭心而论,今日朝堂之上虽然王建封所讲的那一番话触碰到了他的痛处,但也确实是带兵之将所说的肺腑之言!李璟这个皇帝并不昏庸,他分的清孰是孰非。之所以如此大的怒火无非是气他过于咄咄逼人,尽管李璟知道他是无心,也最终不打算和他计较了,但他大闹朝堂的这一举动却是他无法容忍的!因而这真正的脑羞成怒,治了他欺君之罪!不过此时此刻,虽然李璟存了饶他不死的心思但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如果不按照刚才所说的对他施以惩罚,那么皇权和国统又该如何维护呢?

于是在金殿上,面对一班朝臣李璟不由得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惊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