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正文(7)空棺,还是衣冠冢

  距离那个男人离开已经两天了,两天前带着他去看我的墓碑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秦莫离就像一具没有感觉的木偶般静静的站在墓碑前,高达伟岸的背影伴着夕阳略显颓废,从来没有见过他的这一面。我自始至终都想不到,他对我是有那么一丝感情的,在他心中我也有那么一席之地,可时过境迁,我们都回不去了。

“皇上,逝者已矣。”

秦莫离蓦地转身,扬手直指向我,厉声道:“你用什么身份告诉朕逝者已矣,朕告诉你,她想得到安息,不可能。她跨越千年来到这里,扰乱朕的心弦,害的朕对他情根深种,结果到头来,不负责任的走掉,你说,谁应该负这个责任。”

听着他的句句指控,我愤声道:“难道她离开皇上您,您就不应该想想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吗?害的她会离开您,他乡孤苦产子,导致难产身亡。”明明是你的逼我离开,为什么你还要理直气壮的指责我的不是,秦莫离你欺人太甚。

我不应该再次揭开这个男人心底的痛的,果然,秦莫离眼底的愤怒瞬间增长,往日谦谦贵公子的外表褪下,脸部线条更加冷硬无情,修长有力的右手迅速紧握成拳,发出咯咯的声音,咬牙切齿道:“颜一,掘墓,开棺。”

我大惊,跑向秦莫离,拽住他的衣袖,急道:“你疯了,你想让她死后也不得安宁吗?”

秦莫离用力甩开我拽他衣袖的手,冷声道:“你不是说朕有地方做的不对吗?那朕就当面好好问问她。”

“疯子。”看着颜一要带人掘墓,我急了,骂了一句,迅速跑到墓前,双手张开,阻止他们进一步行动。

我大吼道:“不许挖,全都走开。”一定不能让秦莫离知道坟墓里秘密,不能。

远处,秦莫离轻飘飘一句话,气得我想抓狂,“颜一,你的办事能力越来越差了。”

“知道了,爷。”然后我就被该死的颜一点了穴道,不能动,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掘坟,开棺。

为什么,这个男人要这样强逼我,一定要将我逼到角落吗?我脸上的泪水也缓缓滑落下来,这一刻我多么希望我真的死了,让这个男人死心。

我闭上眼睛,不想再看眼前的一切,开棺后,以秦莫离的聪明,定会猜到一切。

“爷,怎么会这样!”空气中响起颜一震惊的声音。

是的,棺材里什么都没有,因为事情紧急,我只来得及让鸢儿做出一个墓碑的假象,而地下的棺材里确是什么都没有的,尸体,女尸,死去一年前的女尸,哪有这么好找。我千算万算,算不到秦莫离你的刨根问底。

身体猛地被一阵外力拉扯,我吓得赶快睁开眼睛,发现拉扯我的人是秦莫离,而他目眦欲裂盯着地下,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竟然看到本该空无一物的棺材里,竟然盛放着——几件衣服,准确的说,是女子衣服。

这是个衣冠冢,我没有吩咐鸢儿这么做啊,究竟是谁做的呢?

“啊。”脖子瞬间被秦莫离握住,我恨恨瞪着秦莫离,因呼吸不顺,我的脸憋得通红,一字一顿道:“姓——秦——的,放——开。”

“说,她的尸身呢?她到底有没有死。”秦莫离的声音里夹杂着一抹紧张或许还有几丝欢喜。他在害怕,害怕我活着吗?还是他也不希望我死?

我用力拍打着秦莫离掐住我颈脖的手,不禁脱口而出:“阿离,我要死了。”

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秦莫离迅速放开我,我立刻拍打着胸口,喘着气。

天哪,我刚才说了什么,阿离,那是专属于我对他的称谓啊。一定是心底的恐惧占据了我的思绪,我情不自禁说出来的。

我低着头,不敢抬头看面前的男人,他的视线太锋利,直穿人心,我的一切掩饰在他的面前全都成了虚设。

我的下巴被一只修长美丽的手抬起,顿时秦莫离的面容映入我的视线,“你到底是谁?”

他的嗓音不复往日的低沉有力,反而带着一抹慌乱。

我深吸一口气,“皇上,她真的已经死了。”再接再厉道:“刚才是我故意喊出来的,主子生前最爱与我讲您与他的平日相处,我听得多了,便记住了,知道您对主子的情深,便想用这个名字救自己一命。”

下巴上的禁锢瞬间撤去,就好像前一刻的温热,只是我的幻想。

“啪”,一记狠厉的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被那重重的力道,打得眼冒金星,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接着,男人如地狱的恶魔般的嗓音响彻在我的耳边,“这个名字是给她唤得,你从哪来的资格唤出来,要不是你是她选中的人,我早就杀了你了。”

我冷笑出声,我是该庆幸你的情深呢,还是该痛恨你的狠辣无情呢!

“现在,告诉朕她的失身呢?”

我用力擦掉嘴角的血液,紧闭上眼,思谋一番,“她死前,求我将她火化,因为她怕埋在地底下被虫子咬。”

正文(7)空棺,还是衣冠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