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皇帝驾到

  好难受啊,快呼吸不过来了,嘴唇上好像有软软的东西压迫着,什么啊,不过感觉好熟悉啊,是炎吗,如果是梦就不要让醒我过来。

炎,如果只有在梦里和你相遇,那我就永远不要醒过来。慢慢的我伸出双手环上了炎的脖子,紧紧的抱着,不愿再放开,舌头也悄悄深入炎的口中索要着他的清香,慢慢地呻吟划出我的口,喃喃道:“炎啊,我好想你啊,好想。”

在我还沉浸我的春梦里时,突然被人大力地扯开,紧紧的捏着我的肩膀,接着听到面前男子的怒吼声:“混帐,顾相依,谁是炎。”

周边的冷气无不昭示着男人已怒极,吓得我立刻睁开眼睛,看到一张风华绝代的脸,在这世界上真的再难以找到比他好看的人了,一双凤眸闪烁着毁灭的光芒,鼻子英挺,一双薄唇紧抿着,肌肤像瓷器般光滑,比女子的还要细腻,真帅,鉴定完毕。

“说话,朕问你话呢,谁是炎?”在我还盯着他犯花痴时,身旁男子似乎忍受不了我的无视,继续怒吼道。

“啊。朕,你说你是朕,那刚才我是和你,呸呸,你干嘛亲我,你这臭流氓。”反应过来的我,大力向他一推,可能没料到我会推他,竟然掉下了床。

“哈哈,笨死了。”见他如此滑稽,我大笑起来,越笑越大声。

“顾相依,你想死吗?”说罢皇帝从地下站起,靠近我,捂住我的嘴,怒瞪着我,好像如果我再笑,他就会将我掐死,为民除害。

“怎么了,谁规定不可以笑了。”大声冲他吼道。嘴上虽这样说,身子还是几不可见得颤抖了一下,脑子也才转过弯来,这里不是21世纪,是以王权为上的紫宸,他是皇上,是我在宫里最大的主,弄死我比弄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竟然去招惹他,活腻外了吧,想到这我颤得更厉害了。

我的颤抖没有逃过他的眼,声音低沉道:“怎么,现在知道怕了,想求饶了。”

求饶,怎么求,说皇上都是我的错,要不是你亲我,我怎会被吓到推你一下,再者你被推的好笑,惹我发笑,算了把球扔给他。

“敢问皇上,臣妾怎样求饶?”说毕,还偷瞟了他一下,似在沉思该怎么回答我。

本来就是他占我便宜,我是受害者,我还没责怪他呢?还好意思说我,得了便宜卖乖。不过,我怎么这么糊涂,糊糊涂涂被人吃豆腐,当时我怎么会对他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很多年前就相识一样。

“顾相依,你不会落了次水,变傻了,以为将这问题扔给朕,就算了事吧,朕随便给你安个冒犯圣上的罪名,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你懂吗?”更可恶的是他还抬起他修长有力的右手摩砂着我的唇瓣。

而我就这么傻瞪着他,忘了反抗,忘了去拒绝他的抚摸,竟然心甘情愿被他摆弄,该死,被他蛊惑了。

我的沉默似乎又成功惹怒了他,只见他微皱下眉,将我从床上抱起,放在他的膝上,抬起我的头,对着我的嘴唇准确的吻上去,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般。

他的俊脸在我眼前放大,让我惊醒过来,他不是炎,他不是。抬起双手,用力推拒着他,用行为告诉他我的不愿意,用眼睛告诉他我的愤怒。

然而,我的动作更加惹怒了他,唇更加用力的吮吻着,手紧紧搂着我的腰肢,另一只手更是放肆的探进我的衣衫,握上我的柔美,重重的揉搓。

在他的眼里我看到占有的意味,他是皇上,我的天,更是个男人,尤其对一个不受驯服的女人,更加要占有。

他眼中疯狂的眼神使我恐惧,泪水也簌簌流下,贝齿更是咬紧,不让他的舌进入,做着顽强的抵抗。

我的泪水弄花了我的妆容,本以为他会放开我,反而搂得更紧,用力压倒在他的怀里。

“顾相依,记住朕是你的男人,这是你该做的。”无情的话语喷吐在我的唇上。

我怒极,我恨极,只有紧闭牙关,不让他火烫的舌窜入我的口。仅在我唇上撕磨捻转,已经让他很不能忍受这个简单乏味的动作,更想深入我的口中占有我的一切。

他声音中带着狂躁,低吼道:“张嘴,朕命令你张开,朕的耐性有限,不要让朕说第二遍,否则你就看着顾家灭门吧!”

一道惊雷使我清醒,只能张口道“我求求你,不要,不要伤害顾家,我不反抗了,我做你的女人。”我拼命的摇头,试图阻止他对顾家迁怒,忍受屈辱做他的女人。

不是怕死,是怕他会将顾家灭门,那个只待了几天的家,虽然短暂,但让我体会到我前生未曾体会到的亲情,是我曾想要紧紧抓住的东西,如今我拥有了,便不想再失去。

前生不曾拥有,不知亲情滋味,今生既然让我得到,我便不要再放手。

猛地推开我,朝我怒吼,“朕才不屑于,用如此手段得到你,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说毕,转身下床,快步走出我的栖梧殿。只留下燃烧着的大红喜烛,与满面泪痕的我。

徒地想起,今晚是我的洞房花烛夜,而我的丈夫竟是他,那个强迫我服从,差点毁了我的男人。

皇帝驾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