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几度梦伊,终归来—3

  “爸,你们等会有戏?”芜芜看着他们三人的打扮,很自然就问到。也只有这三个人这么喜欢演戏了,并且还很乐意穿着戏服到处逛。

秦满江和瓜叔很得意的点了点头,坐在副驾上的瓜叔还特意转头过来,准备发表长篇大论。

“你们三个主角?”芜芜一语道中,让刚想开口说话的瓜叔‘哼哼’两声转头不说话了。

正在开车的黄叔回过头说,“小芜啊,你不知道,今天我们演的是水果总动员,你那个陈妈妈又把我们三个安排做小配角,待会你去可得给我们说说她。”

“可不是,今天是去给那个SC分公司开幕表演,还会上电视呢,怎么的我们三的身份都不小啊,安排个第二主角也是情理之中的,她偏生不睬我们,说我们瞎热闹,这死老太婆,越来越没有家法了”瓜叔随即也跟着愤愤不平起来。

这个陈妈其实就是瓜叔的夫人,当年和芜芜母亲在同一个剧团,后在文工团任主任。如今提前早退在家闲着,也就经常组织热爱文艺表演的人聚集在一块唱唱跳跳,也时常参加一些商业表演。偏生这三个完全没有文艺功底的大老爷们,都以惹上癌症为由,要积极投身到文艺建设中去,硬生生的挤进了文艺团,四处赖着人家文工团去表演。

一路上众人说说笑笑就来到了剧团,其实就是芜芜母校的两个废弃乒乓球室改造的,虽然小,倒也挺宽敞。

陈妈正领着头带领着团员们排练舞蹈、戏剧,“来,一二三、扭起来!左三下、右三下!好!非常好!保持。。。。”

“姨妈!”陈凤姣长芜芜母亲白静怡四岁,刚好白静怡无姐妹,所以让芜芜自小就认她作姨妈,两人感情也是极好。

“哎唷,我的宝贝芜芜可回来啰~”陈凤姣听到叫唤赶紧面带笑容的回过头去,“芜芜啊,这还给姨妈带了个洋女婿回来?”

这也难怪人陈妈会误会,这英国男人就是习惯性的表现绅士风度,他们在国外出游时总是辛蒂帮着芜芜拎包,这回到中国还是没能改掉,在国人眼里这自然是亲昵的举动了。

“姨妈!看你说的,怎么和瓜叔越来越像了,净说不正经的话”瓜叔他们的调侃倒不会让芜芜害臊,到时总是一本正经的姨妈这样说了,难免会让芜芜觉得不好意思。“他只是我的一个外国友人!”

“姨妈,我是芜芜的朋友,您可真是风华绝代吖,若不是之前秦说了您的年龄,我还真把你当她姐姐了”辛蒂在三个老家伙那边吃瘪了,自然要想办法多扳回一城了,他听说人际关系在中国是非常重要的。

“这小伙嘴真甜,你们去那边歇歇吧,我们还要再排练几遍。。。等会跟我们一块去表演”陈凤姣满意的拍了拍这个懂礼貌的洋人,捏了一把芜芜的脸就继续去排练了。

说起捏脸的习惯可是芜芜所有长辈的习惯了,小时候芜芜长得是个肥嘟嘟的婴儿肥,而且时常撒娇嘟嘴,模样是非常讨喜的,见过她的人总是忍不住上去捏一把,这习惯就是长大了也还一直延续着。

芜芜和辛蒂在旁边笑看那三个老家伙被陈妈呼来喊去,并排坐在长凳上,吃着水果聊着天,宛如一对小情侣。

下午三点时,两人已各占一张长凳,打起了呼噜。一旁的陈妈对着秦满江说,“老秦啊,这个是你的洋女婿么?我刚刚问了丫头,她都没有承认。。”

“瞎说!我女儿身上留着革命烈士的鲜血,才不会崇洋媚外!”秦满江急忙打断,他心里属意的可是另有其人。

陈妈一言不发,嘴角却挂着微笑,心想,就是你自己老古板吧,现在都是地球村年代了,还分什么国内外!

“小芜啊,醒醒!”陈妈走过去捏了一把芜芜的小脸,轻声叫她。

“走了啊?”芜芜睡眼惺忪,柔声问,尽管很小声了,旁边的辛蒂还是在听到她的声音后跟着转醒。

“芜芜,过来帮忙搬东西了。”瓜叔看两人醒了,就扯开嗓门叫嚷,陈妈之前让他搬两大包服装,正愁没人帮忙。

“别去!这老头子,能有多金贵,这点小东西还要人帮忙!活该有骨癌,整天指使人,自己不运动!”陈妈在一旁心疼芜芜,拉着不让她去。

“哎~你这死老太婆!就是喜欢折磨我是吧!”瓜叔一脸不高兴,芜芜一下子被这两个老人的对话弄得哭笑不得,正欲捞起袖子上前帮忙。

“秦,你就等会吧,我去帮忙”辛蒂也被两个老人拌嘴给逗乐了,卷起袖子就去帮忙装物品上车了。

“这小伙可心疼你哟,是不是处对象啊?”陈妈一看辛蒂的架势,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哎唷,姨妈,你说我有个红色干部古董老爸,我怎么可能会找个外国男朋友啦!~~”芜芜顿时觉得头上冒汗,这辛蒂的绅士风度也表现的太不看场合了。

“真不是的话,我就收做我儿子啦!”陈妈继续揶揄芜芜,这秦家祖祖辈辈都是听孔子思想长大的,各个骨子里都带点顽固。

“你年纪不小了,看着合适就赶紧谈个对象,女孩子过了25就不好卖啰!今天的赞助商就有个年轻人不错,还是董事长呢,单着的,到时你也去瞧瞧,能相中也不定呢”陈妈突的就想起前段时间送老秦上医院的那个年轻人来。

“姨妈!你还想把我当成猪崽子来卖哦,我可是极品好酒哦,越久越醇香,要这辈子都不结婚啊,我指不定能成个国宝也挺好。”芜芜赶紧撒娇转移话题,这个结婚的话题在她上大学的时候这些个长辈们就在谋划了,每次都会很长篇大论,芜芜通常只是莞尔一笑,以前是不好意思做深入探讨,现在是不敢想,大公司的董事长么?心机怕也和付永一般深吧,算了。

“你这小丫头,回头见着你妈你也把这个说她听听,指不定能被你气醒!”陈妈溺爱的捏了捏芜芜的鼻子,感慨的说。

“要真能被气醒倒也好,能被气醒就好了”芜芜喃喃的说着。

几度梦伊,终归来—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