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年秋天的记忆

  绿漪有些不相信,这样的分配着实让人怀疑。

昱寒笑笑道:“大家当然都是这么想的。到那时,我才看清了我哥哥的为人。‘从来无情帝王家’,即使我们这样的大户人家也逃脱不了这样的情形。父亲先逝,骨肉兄弟就为着家产反目。我们家,虽则外表看来光鲜,实则是败絮其中了。就只当年,他们要把翠翠卖了,我也是无能为力。我如今这副样子怎么和他争执?那遗嘱虽然蹊跷,可是,当日当着族人的面,验证了那手印,的确是我父亲的。我……能说什么呢。许是我真的就是个闲散游荡之人,我父亲早已不放心我,所以要做这样的安排,现在想来,多少有点寒心了。”他说着长长叹了口气,接着又道:“不过绿漪,我想即使我得了那一半的产业,我如今又怎么能料理呢,想想这些,我倒觉得住在这里自在些。”

绿漪听他说着这些宽慰自己的话,想到这世上之人多是趋炎附势,昱寒如今倒下竟无一人来相看,只有一个良心尚好的仆人跟着,心中顿觉世态炎凉,又是一阵难过。

绿漪道:“你生了这么多时日的病,你哥哥嫂嫂,还有婷茜,他们也都没有过来看你?”

昱寒缓道:“婷茜从小就跟我生疏,又嫁得远了,自然是过来不方便,或许就没有那个心呢。帛寒……那就更不必说什么了。”他说着把头转过来看绿漪道:“不过,这些人对我来说都不重要了。绿漪,你回来了,就比什么都好!比什么都好呀!”他边说边拉了绿漪的手看她。

绿漪也默默地看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床榻上的自己的丈夫。他曾经是那么一个有精神有精力的人,说倒就倒了。她又想想自己,也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跑了来。可是,如果不回来,也许等昱寒去世了,她会留下一辈子的遗憾。不管将来如何,昱寒是否能挨过这个冬季,她都会尽了自己的责任去照顾他。如果他病好了,她是一定还会离开;如果他不好,她就送他最后一程,不为他在生前留下遗憾。她与他,或许是前世的孽缘,到了今生都还牵扯不断,要用泪来还。

绿漪又和他说了一回子话,想给他倒杯水喝,却被昱寒一把拉了坐下。昱寒从自己身体下翻出一张纸头,上面用钢笔写着这样的一行诗歌:“那年秋天,荷花塘前,落英缤纷;秋水池畔,倦鸟独宿。你长长的秀发飘舞,是我梦里的青影缠绕。”绿漪看到此处,不禁黯然神伤,思绪一下就飞到了三、四年前的梅家花苑。那些陈年往事,那些前尘纷扰一晃就又在了眼前,油然是做了梦一场。

绿漪看着那字与字间暗藏的相思之情,想着他躺在床榻上这些日子竟然就写就了这样的诗歌,他很少会去写些东西的,而且写得这样刻骨铭心,不禁就真的感动了。

那年秋天的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