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梦里终究落泪为有待情人归

  绿漪道:“大哥你说。”

卜恽翔道:“我得先回去看一下,我有个妹子,这几日怕要生孩子了。家中又没有人。她丈夫出门去了。我刚才回去拿车子时候见她有点不舒服,不知道她现在怎样。我……实在放心不下,想先绕回去瞧瞧。只一小会功夫,看了放心,我便送你回家。”

绿漪道:“大哥是个善人,我同你一起去吧,没有关系的。”

卜恽翔听她这么一说,便驾着车从那刚才出来的小路里进去。

这小路越来越窄,越往里走,两边树木草丛越发茂盛。马车行了一阵、转了五、六个弯,绿漪便见远处显出三、四间茅舍,有一间里亮着灯。

卜恽翔在那亮灯的房子前停下,便有人“吱呀”一声将门推开走出来。绿漪抬头看时,见门口站着一个大肚子女人,穿着青布短衫,二十岁年纪上下。此人便是卜凤铃了。

卜凤铃见是她哥哥回来,便道:“早听你赶车的声音了,就把灯给你点上,水给你烧上了。”

卜恽翔笑笑道:“还是妹子好。小心干活别闪了。”

卜凤铃道:“我又不是那财主家的小姐,哪有那么矫情。我从前听村里的老人们说,生孩子之前多动动,孩子倒生得痛快。”

卜凤铃说完话,见哥哥身后立着一个清秀的女人,便朝绿漪点点头,又问她哥哥可要带客人进来坐坐。

卜恽翔摇头道:“我只不放心你,海子这两天还没有回来,你又要生了。我央了这小姐一同过来看看你。啊!她就是我刚才同你说的那位好心小姐。”他说着又看看天空道:“天太晚了,我还要送这位小姐回家,我见你没什么事也就放心了。我这就走了!”

卜恽翔说完,又跳上马背,掉了车头驾车而去。

绿漪坐在这平板车上顺着刚来的路回去。夏夜的风微微从迎面吹来,暖融融的。路旁尽是一些不知名的野草和野花。两侧的草垛子里头不时传来阵阵虫鸣,头上虽有月光照着,但因为天上云多,不甚明朗。绿漪依稀能看见前方月光微照之下的泥肠小路。

卜恽翔只惦记着要赶紧将绿漪送回青云镇,便紧一阵慢一阵吆喝那马往前去,也未与绿漪说话。野地里空旷无人,夜晚的幽寂笼罩着这偏僻的小山村。

卜恽翔一路赶车,只见前面不远处正走来一个人,因为远,只能依稀见着后头背着个包袱。

卜恽翔把那车赶快点,跑到前面才看见了月光里头显出来的那张脸,喜道:“海子,你回来啦!”

绿漪朝卜恽翔呼喊的地方望去,这不望不打紧,一望却是腿一哆嗦心一紧,瘫软在车位上,再也动弹不了。绿漪望见的不是别人,正是黎向海——这个让她日日记挂,魂牵梦绕的人。

绿漪每时每刻都在盼望着见他,却不想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这样的黑夜里头见到了。她从前想好了见他时该说的话倏忽间全忘在了脑后,记不起来了。绿漪别过头去不看那两个男人别后相逢的样子,只用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怕哭出声来。

梦里终究落泪为有待情人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