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见官

  女人一听傻了眼,但又马上镇定道:“我家闺女虽然有些痴傻,可囫囵一个身子,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哪有什么斑斑点点?”

女人这么一说,青年又转过头来看绿漪,绿漪笑道:“你一个做娘的,竟这么说,倒不如我这个外人知道的多了。你倒确定?”

那女人以为绿漪诓她,便冷笑道:“我自己肚子里头掉下来的肉,我还能不清楚。你也别诓我,你要说错了,记得我把你押官!”

“好啊!你要是说错了,我也把你押官!”绿漪这么一说,那女人倒真有些慌乱,便听绿漪要说什么。

绿漪道:“各位大婶、大伯,我可说了。这姑娘当日和我坐的一条船,那天船翻了,她翻到河里去,后来上了岸。我们遇到的时候,我见她娘给她褪袜子,她右脚底心上长着一颗痦子,上面还有一根毛。”

女人见绿漪说出了子丑寅牟,立时慌了,众人喊叫着让褪鞋袜,那女人忙拦道:“这怎么成,我闺女还没有出阁,这可怎么当着大伙的面光脚给人看!”

这时,站在一边的那个男子道:“麻烦哪位大婶、大娘带这孩子到街角落里褪鞋验一下。”

人堆里马上就有三、四个上了年纪的女人站出来,扶了金小姐去验脚。

不一会,那几个人验好了出来,其中一个道:“这位姑娘说的对,这孩子脚下是有一个痦子,还连着一根毛。”

那女人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众人里头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打这拐子,拐了人家孩子出来,不得好死!打!打!”接着,众人都围堆这女人,一阵拳打脚踢,继而扭着她一路浩浩荡荡去见县官。

女拐子自然就被拘捕起来。绿漪带着金小姐从县衙出来,却见刚才那后生从一个拐角的地方闪出来,绿漪见了忙道:“多谢这位大哥,只是刚才你怎么没有一起进去啊?”

那男人笑道:“我一向不愿意见官,再说有那么多人围着,我想出不了什么事。我只是看不惯她拿簪子戳你。说实话,她要不是出手那么狠辣,我倒还真信了她说的话了。可是,她这样一做,倒又让我怀疑起来了。歹人心狠手辣往往流露于无形之中,细心观察就能有蛛丝马迹。”

“大哥是个细心人!”绿漪道。

那人叹口气道:“哎呀,如今这世道,做人做事都得心细胆大,不然就得吃亏啊。姑娘说是吗?”

绿漪点点头,又道:“大哥说的对。今天要不是大哥帮我,我真要被这女贼给冤枉了。对了,大哥叫什么名字,将来有缘也好相互扶助一下。”

那男子脱下头上戴的礼帽,按在胸口道:“我叫卜恽翔。”

绿漪点点头,忙报了自己的名字。卜恽翔因为只在黎向海处听得他的身世,并未听说过绿漪的名字,两人便这样又错过了。

见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