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香琪

  林老先生也来看过两回,只说不了几句话就走了。绿漪渐渐喜欢上了这家人,喜欢上了这里。她真是舍不得离开啊。

晌午的时候,香琪趴在窗户玻璃外,手里举着一大簇新摘的野花低声道:“小韩阿姨,这是给你的,你瞧漂亮不?”

绿漪朝她笑笑,鼻子贴着玻璃道:“等我病好了,陪你玩儿,好么?”

香琪听了,喜道:“好啊!”说完,把花放在窗台上,像一只小雀似的跑到前院玩去了。

绿漪身子渐渐好起来,常在后庭院里晒晒太阳,香琪见她好了些,便常来找她玩。绿漪给她折小纸花、纸仙鹤、捏小泥人、剪窗花……香琪很少玩得到这些,故觉得新鲜,粘绿漪的时间就更长了。

绿漪等病全好了,也不再好意思留下来,悄悄在屋子里收拾包裹,要与林老先生辞别。

哪知这一日林函民倒先把她叫到前厅,对她道:“韩小姐这几日在这里可住得惯?”

绿漪道:“很好的,还要谢谢您的关照。要不是您收留,我这病可好不了这么快。”

林函民摆手道:“不用这么客气。”说着,他又坐回到椅子上,端茶喝一口道:“韩小姐要是住得习惯,我还想请你多待些日子。不知道……你肯不肯?”

绿漪觉得诧异,却又听他道:“这几日我要出去,是学校里头的事务。一则采办些教学方面的东西,二则呢在杭州有个年会,我这一头刚接了镇上的通知,我得去一次。我这几日也看出来了些,香琪这孩子和你有缘,她喜欢你。常妈虽在生活上能料理的妥帖,可是,更深一层的教化是不行的。香琪这孩子天资不差,只是命不好,父母去世得早,后来就全托养在我这里了。我虽然也是搞教育的,可往往只把精力耗在校务上而忽视了她的成长,这……也是我这做爷爷的没有做好的地方。”

林函民说着又看看绿漪便道:“韩小姐是受过教育的人,我早看出来了。”

绿漪笑道:“只是上过几年学堂,却也因故半途辍学了。”

林函民问道:“韩小姐学过些什么?”

“算术、国文、绘画、英文、音乐尔尔,并不以为精的。”

林函民道:“这也就可以了。现如今,min国的女子能有知识的还不多,韩小姐学的这些可是领先了。”

绿漪听他这样夸奖,更不好意思,只低下头不说什么了。

三日后,林函民动身去了杭州,绿漪便如先前约定好的留下来照顾香琪的学习。时值六、七月份,香琪虽然到了该上学的年龄,但各校都在放假,要等到九月才开学。因此,绿漪便提前教她些国文和算术,几日下来,竟然也学会了不少。

绿漪也常带香琪到附近城郊旁的农田菜地里,小河溪水畔教她一些自然知识,绿漪将常见的植物花卉、鱼虫鸟虾一一点名了教她识记,香琪很是喜欢,几天工夫便又长了不少见识。

香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