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寂寞的花匠

  那声音并不过来,仍然站在门口道:“大少爷吩咐,叫你明儿起早了到前院来。”

黎向海听出那人是梅府管家阿蔡,正把灯笼举过头来照院子里面。

黎向海道:“知道了——”管家听了便提灯笼走了。

池面上忽然起了一阵寒风,“扑棱棱”从池塘里掠过一片白影,向天上冲去。黎向海抬头望天,看清那是一只白鹭,估摸着是落了单,找不到亲人了,看见这个池子,躲在里头,等到夜深了再伺机飞走。

白影飞出来的地方,正是那座荒岛,立在池子中央,离岸很远,人过不去,草又长得高,躲在里面是看不见的。

黑夜中,黎向海看那小岛影影绰绰在水气迷雾里,像个梦幻异境,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夜色越发凝重,黑暗中又多了一种声音,如游丝般从荒岛周围的芦苇丛里穿梭而来。黎向海蹲下身子仔细听那声音,却又没了。他用手撩拨池水,月光里头,他瞧见自己的脸,笑着自言自语道:“没见过这样的!”说完了便站起来转过身子向园子另一头走去……

一夜秋雨,芙蓉苑里只有枯荷雨声,到第二日,秋池水涨,空园新雨,到处是润泽的芳草之气。黎向海早晨醒来,觉着这园子却是另一翻景象,园子美。

他走出自己住的木廊黑瓦顶的屋子来看这园子。园子中间是一座莲花池塘,沿莲花池塘岸边齐齐的一溜紫藤花架长廊。池塘西岸是一片桂树林,中有剪径冰花小路穿过,回旋入池岸边来。池塘一角靠墙处凿一条小河,河上有石刻小桥。桥边植几棵大垂柳,到春季,往池子里头落满满一池子柳絮,池面像铺了一层白纱。如今柳叶凋零垂丝入水中,如在河边洗发的少女般,娉婷婀娜,身姿绰约。河里养了几尾观景鲤鱼,因为不饲喂养,长得都不大,数目也不多,平日里只吃水里的浮虫水藻。可却是这份难得,倒成就了这园子的清雅幽寂。

美园少有人来,正像妙龄女子“养在深闺人未识”般不免可惜。这园子因里头一池水芙蓉之故取名“芙蓉苑”。云水镇梅家大院出名的就是这芙蓉苑里一池荷花,常有文人墨客来访,都被梅老爷谢绝了。

梅老爷是地道的商人,不爱和清流交往,专爱攀附权贵。也为了这个,那些文人雅士扼腕叹息:“只辜负了这一池的荷花,偏交于这样一个人!”

时值秋末冬初,芙蓉苑里的园艺剪裁嫁接之活渐少,到了腊月里,一场冬雪一下,整个芙蓉苑一片白茫茫地被雪笼着,园子里已经基本无事可做了。梅大少爷帛寒便常叫人来喊黎向海到前面院子里做事。

年关一过,梅家大院热闹起来,梅家要替二少爷昱寒娶亲,昱寒娶的是柳条巷白裁缝家的外甥女绿漪。

寂寞的花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