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奇怪的女人

  床上的那个人翻了个身,听到有人进来的声音,睁开眼醒了。

绿漪道:“真不好意思,吵醒了你。”

女客并不回答,而是将身子斜靠在墙壁上,端起床头边一把椅子上的一只茶壶对着壶嘴喝了几口。待喝得解了渴,才坐起身子,捋捋头发向绿漪点点头。

绿漪把鞋子脱了,将脚放到床上,可她并不打算脱了衣服睡觉。床褥子上有股子霉味和人身上的油腻味。她把那被子拉到脚踝处,斜靠在床头躺着。

那女客见了道:“这天气不盖被子是要生病的。”

绿漪朝她点头笑笑,并未照她说的去做了。

那人又道:“看你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吧,怎么一个人跑出来,怪道是不习惯的。”

绿漪道:“大娘,我这样不碍事的。天不早了,我怕吵了您,您睡吧。”

那女人仿佛没听见似的,将身子坐得更加直了,然后从自己被子里抽出一支空心木铜窝青白玉烟嘴的旱烟袋来,打上火,抽了起来。那女人吸一口,头朝上喷一口烟,这样吞云吐雾,屋子里一会儿便漫起烟来。

绿漪想起从前看到的一句话来形容抽烟袋者,“天上人间两渺茫”这样看来,倒是贴切得很。

绿漪以前见过的有钱的女人抽烟,她们从来不抽烟袋。那些穿织锦段真丝旗袍的买办、老板们的太太学洋人抽香烟。她们手里夹着骆驼烟,嘴唇抹了桑子红的唇膏。那烟夹在手指间,一只手肘撑在那夹烟的手肘下,抽一口,便把那条纤臂甩下来,往旁边小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掸一下香屑。

这女人是乡下人的抽烟法。那烟袋一头坠着布囊,上面单绣了一朵荷花和一支带莲蓬的荷藕,也并不连在一起,样子有点怪。女人抽烟,往旁边那把椅子上磕磕烟头,道:“我这回子睡了一觉了,身子不乏,没事。”她说完又举起来抽了几口,等抽完了,才收了烟袋,又从床头一只布包里掏出点干粮来吃,边吃边道:“这么晚了,该是坐了火车吧。”

绿漪只觉得这女人邋遢,身上不干净,话又多,不怎么想理她。

女人自顾自地吃完了东西,拍拍手掸掸床上的屑子道:“姑娘家在外头要多长几个心眼,比不得我这上了年纪的老货。”绿漪道:“大娘是做什么的呢,怎么也一个人?”

那女人道:“我一个人跑单帮,买些茶叶。”

“十一月的天气还能买茶叶?”

——————————————————————————————————————

喜欢妞妞作品的读者,感谢你的收藏与推荐,记得别忘记啊,这是对妞妞写作最好的奖励和支持!谢谢!

如果喜欢类似文风的作品,请点击看《香尘缘》,妞妞早期的作品:http://novel.hongxiu.com/a/10341/

奇怪的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