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意外

  每次我提起他,大家都一反常态,很不耐烦的样子。尤其是穆莎,说他像头猪,于是我们干脆用“猪”来代替他。穆莎的话总是很有说服力,我们好像不同世界的两个人。事实上,自己也觉得我们的距离似乎太远了。我不敢行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受不了别人的闲言闲语。18班有个全校出了名的大嘴巴,如果我主动去认识他,结果失败了,不到半天,估计就会被口水淹死。我又跟以琳发起了牢骚,以琳说:“你只是这样想有什么用,不行动能有什么收获,为什么不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呢,要么就干脆别想。”在以琳的刺激之下,我总算鼓起勇气向虎山行了,去找以前中队的同学打听他的名字。

我飞快的上楼,心里开始打鼓,不过既然来了,就试一次吧,总不能没点收获,岂不是让以琳瞧不起。

找到了中队的同学,对于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我很是惊讶。

“我想知道你们班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叫什么名字。”声音有些颤抖,很不自然,描述也笼统的很。不过还好,神经大条的她根本没察觉什么。只是更郁闷了,因为她根本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也觉得这样说有些抽象。

“是个走读生!”我补充道。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里,我想象不到如果她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我会有什么反映,也想象不到她会怎么想,更想象不到全校的同学会在背地里怎样对我说三道四。

“我们班没有这样的人啊。”

“哦,没有就算了。”

终于解脱了,没有结果就是最好的结果。其实我明明看到他在后排睡觉,既然同学没有想到,我也没有再提示。怎么说这个举动在我看来太唐突了。

谢过同学之后,我一股脑跑回自己教室,把经过完整的向以琳叙述。起初以琳还有些不相信,她不相信我会有这么大的勇气。我告诉她我放弃了提供重要的线索的机会后,她便深信不疑站在她面前的的确是我了。

天气开始热起来了,西瓜也成了食堂的宠儿。我们总是趁着查夜结束后一起分享盛夏的果实。天气很热,我刚想打开收音机,就听楼下有人喊:“506,谁在那里?”是班主任的声音。接着听见506有几个人跑了出来,之后就没了动静。周南跟以琳加入了女工部,尽职尽责的旅行着查夜的职责。我放下收音机,有人上来了,

“刚才谁在506。”

“不知道啊,没看见。我们刚才在东大厅,刚过来,什么都没看见。”是班主任在跟周南她俩说话。

回来后她俩说,是508的人从楼上扔了个西瓜皮,正好砸在了班主任的头上。夜黑风高,又碍于同班,她俩只得守口如瓶,真凶也就无从查找了。听的出,班主任很郁闷,不过没办法,我们很开心。

于鱼每天早上都会到阳台上对着空气一阵全打脚踢,那是她自创的广播体操,据说从初中开始一直坚持到现在。不知道现在每日忙着穿梭于城市之间的她,还有没有在坚持。说实话,她那套所谓的广播体操实在惨不忍睹,没有任何观赏性,好在她不这么认为,用她的话说,她的编的这套体操很科学,全身各个部位都能运动到,很难得。

天很热,于鱼郁闷的回到宿舍,问她怎么了,她说把韩小雨的暖瓶弄丢了。学校的食堂跟打水的地方是分开的,我们打好水后习惯放在食堂门口,从没想过会丢。于鱼真是倒霉透了,自己的暖瓶坏了,踢坏了以琳的,现在又丢了小雨的,十足的暖瓶杀手。她临时决定中午加练抽筋的广播体操,大概是想借着运动,抖落一身的霉运。我心血来潮的陪她,一边心不在焉的伸胳膊踢腿,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聊天,还不忘有限的视野里搜寻他的影子。

我告诉于鱼去找同学的事,她没有太大的反映,平淡的问我结果怎样,我如实回答。后来我跟她说决定要放弃,去打听他的名字实在太冲动,太不矜持了。我根本没有足够的勇气去争取,害怕别人的流言蜚语。既然是个梦,就赶快醒来。注定是两条平行线,只这样看着,好累。于鱼只是迎合我的想法,大概她不想听到猪的任何事。

“莫然。”

是小雨在叫我,她平常很少回宿舍,一般都跟以前中队的朋友在一起,回宿舍也就是整整内务,每天都是熄灯前才回来。她在我们宿舍排行老五,我们都亲切的叫她小五,她也对于鱼的班长有所倾慕,我们就干脆把小五的名号过渡给于鱼的班长。这天她回来的很早,我猜测着她叫我到底有什么事。

“于鱼,我先回去了,小雨在叫我。”

一回到宿舍,就迫不及待的追问她找我有什么事。

“我知道那个他叫什么了。”

我这时候倒糊涂了,哪个他啊?

“就是那个猪啊,他叫陆峰。跟我一个朋友是一个中队的,是个走读生。”

“陆峰?这么奇怪的名字。”

几乎在场的每个人都是这么反映的,要放弃的念头又一次消失了。我很开心,竟然无心插柳的知道了他的名字,对小雨,我简直感激的说不出话来,要不是跟她有距离,就差抱紧她亲两口了。朋友们的态度也有些不同了,既然有人认识他,我就不用整天做白日梦了。以琳更是替我高兴,一个劲的鼓励我要争取。我跟他的距离好象一下子拉近了不少,似乎现在才感觉到他跟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同一个校园里。我开始相信,我们并不是两条平行线,只是离的比较远,总会有相交的一天。

于鱼总算结束了抽筋的体操回来,我立刻向她同胞知道了猪的名字的好消息。她仍然没有反应,太奇怪了。没等我把话说完,她就急着跟小雨说话,告诉她暖瓶弄丢了,小雨像丢的不是自己东西似的跟她说没事儿。她才回过神来问起我刚才的事。其实有时候于鱼真的有些过于随便,我跟以琳也毫不避讳的当面提过意见,或许她跟我们好的不分彼此,我们又不在乎她的做法,她也就更加不在乎了。于鱼仍然很郁闷,我们也为她抱不平,偷暖瓶的真是太缺德了。不知为什么,我们竟然迎合于鱼的想法,别人可以偷你的,你也可以偷别人的,于是决定下午吃饭的时候顺手牵羊拿一个。道理我们都明白,偷别人暖瓶固然不对,既然世界是现实的,现实又是残酷的,我们也只有面对现实。等到丢了暖瓶的破口大骂,我们也装做听不到,我们的确听不到,谁叫我们先丢了暖瓶呢。

说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还要趁人不备,万一被抓包就惨了。我们买好饭,到了食堂门口。于鱼站在一堆绿色的暖瓶前犹犹豫豫的下不了手,即使话说的最坚定的是她,她也还是动摇了。我们在一旁催着,说实话,我心里也有些打鼓。于鱼不知所措,虽然面无表情,站在她身后,我能强烈的感觉到她此时内心的挣扎。最后她做了个深呼吸,顺利的拿走了暖瓶。至于它以前的主人是谁我们无从知晓,它以后的主人就是小雨了。

一连几天天气都很热,或许是心情的原因吧,夏天也是很有魅力的。他每天下午都会留下来打篮球,虽然技术很烂,我总是他最忠实的崇拜者。意外真的很多,原来篮球也是一种很有魅力的运动。我的生活好象一下子晴朗了,也变的缤纷了。

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