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二八)女人的恻隐之心

  尽管晚上秉烛夜读,但第二天早上惠施仍然一如既往地起得很早,拿起他的青铜剑在后院晨练。“合同异,离坚白,言不言,可不可.....”惠施一边舞剑,一边念着庄周昔日对自己的评语,惠施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这个既是伟大的对手,又是伟大的朋友——庄周了。

“夫子,你又想起庄先生了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哲倩已经来到后院,原来大夫人张氏和哲倩已经准备好早饭了。

惠施耍了个落剑式,停了下来:“是啊,夫人,后来惠青打听到,逍遥学院的学子们本来知道师母去世后都想到庄周家拜祭,谁知道来到后去找不到他们的老师。”

哲倩:“是啊,距离我们上次的拜会都已经好几个月了,不知道现在庄先生在哪里,过得怎么样了。”

惠施仔细擦了擦粘青铜剑,然后才慢慢归鞘,若有所思地说到:“这把青铜剑已经跟了我几十年了,它在哪里出产的、铸了多长时间、是哪个匠师的手笔,我都一清二楚。而我这个五十多年的老朋友,我想也是时候要归鞘了。”

哲倩:“人家都说,天下人不可与庄子语,但唯夫子例外。夫子真的认为庄先生没什么事,很快就会回来是么?”

惠施:“我理解夫人的恻隐之心,担心庄先生,但以我对他几十年的了解,以及他上次为亡妻鼓盆而歌的推断。他这次可能是处理完关于亡妻的一些事情,很快就会回来的,不过夫人具有一颗恻隐之心令我好生感动。”

哲倩:“夫子过奖了,这是人之常情而已。”

惠施:“我在想,假如人人人都有一颗恻隐之心,像孟先生所说那样,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多么美好。”

哲倩:“夫子你刚才说我的是恻隐之心,但并非人人都有?但我觉得女人应该比较有同情心,也就是恻隐之心吧。”

惠施:“女人的确比较有同情心,但同情心并不一定是恻隐之心,甚至很多都只是妇人之仁而已。”

哲倩:“呵呵,何谓妇人之仁?又何谓恻隐之心呢?”

惠施:“关于恻隐之心与妇人之仁的区别,孟先生在上次问津学院的演讲会上讲得很好。他说,恻隐之心可以并非指向某一具体对象,好比一个小孩子掉到井下面就会想到马上去救他,并不是出于和这个小孩是什么关系。又或者掉到井下面的是一个恶人,同样也会去救,因为恻隐之心是我们本身所固有的,是超越于经验之上的,不是受制于外在的客观对象的,救的是作为人存在着的人,这个人是一个整体的概念,而不是某个人、某种人,他这种行为是超越具体感觉经验之上的。而一个妇孺对豺狼被棒杀不忍心,这可以是一种不忍心之表现,但这绝对不是我所说的那种恻隐之心。因为这种不忍是来源于具体生活经验,或者是具体的某一生活场景,她感同身受了,自己也好像感到了痛苦,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如果这个妇人家里的鸡前几日被豺狼吃了,那么这时候豺狼被棒杀,她就不一定会产生恻隐之心了,可以看出,这样的不忍之心是需要有一定条件的、是可变的。所以说,她只是妇人之仁,而不是恻隐之心。”

哲倩:“原来如此,上次问津讲演未能前往,实在可惜。只不过妾身以为当今天下莫说恻隐之心不多见,就连妇人之仁也不常有啊。”

惠施:“是啊,所以我们昨晚展望将来的天下由女人来主宰也不是全无意义的。因为女人较容易产生同情和怜悯之心,由妇人之仁加以适当的引导是较为容易转化为恻隐之心的,再把这伟大的恻隐之心唤起天下人的道德醒觉也并非没有可能。”

哲倩:“夫子还较真上来了,呵呵。我就不期望这么大了,只要女人少点压迫,得到应用的尊重我就心愿足矣。”

惠施:“男女虽有同异之别,其实也只是分工略有不同而已,从这点来看,这是小同异;但从泛爱万物,天地一体的观点看,万物毕同毕异,天地之性,人为贵,这便是大同异。”

哲倩:“这样来举例说明,这应该就是夫子和庄先生经常辩论的合同异吧,妾身似乎有点明白了,呵呵。”

惠施:“明白就好,我们还是先一起吃早饭吧,稍后再打听一下庄周的情况。”

(一二八)女人的恻隐之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