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二六)女子与小人难养吗

  自从庄夫人过身后,惠施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踏足庄子的家门了。虽然惠施与庄周都是看破生死,行为不拘小节的名士,但出于一份对朋友的尊重,惠施还是没有上门打扰,数月来只是在家钻研学问,潜心写作。虽然没有青梅煮酒迎宾客的热闹,但有美人红袖添香伴读书也是人生之乐事。

这晚,惠施的书房浸满碧水般的月光,惠施又拿起书简来研读。每每读到心领神会之处,都不由拍手称快,先贤的足迹和自己的生命轨迹在此时此刻融汇在一起了.....灯火已慢慢转暗,这时候哲倩适时地提着灯油进来了。

“夫子,已经快二更了,还不歇息么?”哲倩一边整理着灯油,一边说到。

“喔,快了,有劳夫人了。”惠施说到。

哲倩看了一下惠施手中的书简,只见上面刻着“南子之于卫灵公......”。

哲倩:“夫子,卫灵公不就是你之前出使过的卫国诸侯么。”

惠施:“是的,当年卫灵公时候还是一个诸侯国,但后来卫国的几代国君为了百姓免受战争之苦,不惜自贬为‘爵’、‘君’,做一个中立的周朝小封主,对天下苍生而言是一件莫大的功德。”

哲倩:“夫子周游列国,真是见闻广阔,不过我对书中所言的美人‘南子’更感兴趣一点。”

惠施:“哈哈,南子的确是个美人,虽然名声有点不大好,但在卫国的政坛上还是有一定作为的。”

哲倩:“夫子曾说,孔子在卫国一待就是十四年,一直都不舍得离开,这难道和这个美女有关么。”

惠施:“呵呵,书中正好有一段关于孔子见南子的记载,夫人请看。”

惠施把书简翻转了一下,徐徐地展开到第十章,只见上面写到‘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夫人在絺帷中。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

哲倩:“呵呵,这样看来,孔子和南子之间的确是有一点牵扯的关系。”

惠施:“孔子可能给子贡逼急了,才说出如此之狠的的誓言。他不但面见了南子,而且两人也有一段单独相处的时间,搞得风铃叮当作响,真是给后人无尽的遐想,难怪子贡要一再质问他的老师。”

哲倩:“难道夫子也相信他俩之间真的会发生点什么拉扯不清的关系?”

惠施:“非也,其实问题不在于大家是否相信是否发生了一些暧昧的事,而在于本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但后人把这事情无限放大来看了。”

哲倩:“何以见得呢?”

惠施:“南子在卫国朝廷上的地位,就是相当于一个文化和外交上的接待大使角色而已,她以卫国的外交大员身份接见孔子,而孔子断无不见的理由吧,只不过由于南子的名声不大好而累及孔子而已。”

哲倩:“其实我有点同情南子了,想想以一个弱女子能够屹立于庙堂之上多么不容易啊,她活跃于政坛,和各国名人交往,这有何不妥,难道只是她身为女子,以至招人话柄?我觉得这对女人来说太不公平了。”

惠施:“呵呵,以夫人之意,怎样才算公平呢。”

哲倩:“我觉得……我觉得女人不应该只是呆在家里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女人应该获得和男人同等的权利和地位,起码要有获得的机会吧。没有什么东西生下来就规定是这样的吧,当一个人做某事被允许,而另一个人做同样的事情则被禁止,这一定要有个充足的理由。”

惠施:“其实这个理由孔子早已经给我们了。”

哲倩:“什么理由,快说来听听。”

惠施:“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呵呵。”

哲倩:“既然是这么难养,那么我就不为难夫子了,夫子抱着这些竹简睡觉吧,我自己去就寝了。”哲倩说完就想转身走了。

惠施连忙拉住哲倩:“夫人莫急,这是孔夫子所言而已,请夫人容我说嘛。”

惠施把哲倩抱在怀里说到:“夫人,你刚才有没有发现当你说‘女人’的时候是直接称呼‘女人’,而不是说‘我们女人’或‘我们’,就象男人称呼女人时那样,这就是一种自我的意识还没有确立,当女人发现要直接称呼自己为‘我们’的时候,那就是到了女人的自我意识要确立的时候了。”

(一二六)女子与小人难养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