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一八)名正则法顺——尹文的正名学说

  尹文:“以名检虚实,以法定治乱。用社会等级名分来审视众人是否各安其分,各尽其职责,而法的作用就使人们得到明确的行为规范准则。名正法顺,国家就可以得到治理了。”

公孙龙:“那怎样才是每人应得的‘分’呢?”

尹文:“例如天子的分就是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他的职责就是把天下管理好;诸侯分就是拥有一个国家,把一国的百姓善加对待。再以此类推,到大夫、士人、国人等等,每人都有其分来对应。”

公孙龙:“前天听庄子之语——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令我感触良多。可见当今武力与权力之世,名分早已散乱,人民已经手足无措了。”

惠施:“我的这位老朋友的确是已经冷眼看穿了世道,想当年楚王派人去恳请他来做相国,他也是一笑置之而已。但话说回来,正是当今名实散乱之时势才需要我们名家来‘正名’,这正好体现我们的价值所在嘛,用孟子的话说‘欲平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呢,每当想到这里,我就浑身都充满了干劲,哈哈。”

公孙龙:“龙看到的是现实的残酷,但先生却看到了残酷的另一面所带来的希望,先生真是龙的学习楷模。”

尹文:“哈哈,惠老弟虽是官宦沉浮,但仍然满怀希望,真是志向不减当年啊。”

大家品尝过尹文的第二轮上等的生煎山茶后,不觉已饥肠辘辘,这时尹文已经命仆人奉上数款精致点心。虽然比不上屈原府上的点心那样琳琅满目,但很多蔬果都是尹文自己一手载种,吃起来又是另一种田园风味。

大家用膳完毕后又继续刚才未完的话题,尹文:“现在每人都把各自的那一‘分’吃完了吧,大家都只是吃各自的‘分’,而不会吃别人的,这就是名分的体现了。说到底,人的欲望总是有的,但人们不会把利益占为己有,并不是说人们没有私欲,而是由于‘分’明确后人们就不会去竞争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了。”

公孙龙:“可见每个名所对应的分真是太重要了,明确与否是关系到整个国家的正常运作。”

尹文:“田硑曾说,想天下的男人都想游历各国,这是受到私欲——利的诱惑,但他们虽然立志成为大夫,却无人敢妄想成为君主,这就是受到名分的制约;彭蒙也讲过,野兔在田间,人人都可以去追逐它,把它占为己有,这是因为它名分未定;相反,街上的鸡鸭比田间的野兔还多,却没有人去想占为己有,因为它们的名分早定。”

公孙龙:“这说明了物质越是丰富,名分又未定的,即使是正人君子也会去争夺;而事物的名分一旦定下来,则小人也不会去竞争,是这样么?”

尹文:“是的,正是如此,定此名分,万事不乱。”

惠施:“我不大同意这样的说法,想当年季氏架空鲁侯,孔子也无可奈何;而田氏取齐,更是彻底颠覆了君王与大夫的名分关系;三家分晋就更不用说了。发生这弑君夺位的时候,不也是君君臣臣,各有各的份吗,但还不是照样发生恶性的竞争、强取豪夺吗。在他们看来,名分是虚的,手中的权力才是硬道理。”

尹文:“惠老弟所言也不无道理,但我之前也已经提到,以名检虚实,以法定治乱。你提到这些乱象正是源于缺乏了‘法’的约束,没有法律力量的限制,发生这样的乱象就不足为怪了。”

公孙龙:“可否这样来理解,名是对客观事物的反映,而分则是强调属于我的那部分,这就变为了一种主观态度。例如我爱白而厌黑,喜欢商音而厌恶徽调,喜君子而厌恶小人。其中‘黑白、商音、徽调、君子、小人’都是名,而喜欢、好恶都是我的‘分’。这就是说,要使名分的正式确立,必须要定一个客观的标准作为规范。”

尹文:“是这样的,这个标准就是法律,万事归于一,百度皆准于法。先有正名,然后再去法正,两者相互相承,缺一不可。”

(一一八)名正则法顺——尹文的正名学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