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一二)不论饥饱,不忘天下——名家两大巨匠的聚首

  尹文身为名家学派的名人,早年曾经和其老师宋研一起周游列国来推广名正法顺的和平治国理念,但苦于时势所不容而屡遭受挫,但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改变自己初衷。在传播自己理念的同时还开始传课授业,公孙龙就是尹文其中一个最出色的学生。

这时惠施与公孙龙径直地进了尹府,公孙龙安排惠施在客厅就坐,自己就快步走向书房找他的老师。

只见一个头戴方帽,身披蓝色麻布长衫的中年男子正聚精会神地在竹简上写书,此人正是名家的另一学者——尹文。原来尹文今天没有去授课,而是在家写关于治国与律法的刑名论。

“老师,你看谁来了,你的老同学——惠施来了啊!”公孙龙兴奋地对尹文说到。

得知公孙龙请来了自己的老同学——惠施,尹文高兴得马上放下手中的竹简,稍微整理了一下衣冠,尤其是那顶自己亲手制作的上下均平的帽子,就三步拼作两步就来到客厅了。

“惠兄,想不到多年后我们还可以重逢,别来无恙吧。”尹文见到惠施后情不自禁地握住他的双手兴奋地说到。

惠施:“我还好啊,哈哈,看到尹兄头顶上的这顶五十年不变的帽子,就想起当年那个提出人人生活平等,禁攻寝兵;愿天下安宁,以活民命;不论饥饱,不忘天下的那个英俊青年。”

尹文:“哈哈,当年的英俊不英俊就不知道了,但如果现在还是那么英俊的话,那是不是叫做老来俊呢。”

惠施:“哈哈,好个老来俊,‘俊’是个名,尹兄的风采才是实,以‘英俊’之名配尹兄风采之实,早就卓卓有余了。不知道我这‘名实’观是否正确呢,哈哈。”

尹文:“盛名之下,其实难符啊,哈哈。来,请上座!”两人分宾主坐下,公孙龙作为学生就坐在尹文的下首,尹文命人沏上令人消除疲劳、清热润喉的上等绿茶。

很快茶就沏好了,惠施与公孙龙一路上舟车劳顿也的确是有点累和口渴了,两人轻尝几口便觉口中生津留香,如果是好茶。

惠施:“世人多泛酒,唯尹兄助茶香,看来老同学还是当年那样的品格,喝的茶也比别人的要清俊一些。”

尹文:“哈哈,惠兄休再笑话老同学了。还是说说你吧,之前得知老同学从魏国返乡著书立说,和庄周一起传道解惑,但后来江湖传闻你又再度出山了,不知确有此事?”

惠施:“哦,事情是这样的,我本打算在老家专心于著书立说的,但后来在梁惠王多次请求之下,就答应了他帮最后的这个忙——出使楚国以达成某些共识。这次出使任务已经完成,就顺道去参加问津书院的这个研讨会,也特来探望一下老同学啊。是啊,怎么这次研讨会你不来参加呢?”

尹文:“唉!我这段时间身体没有这么好,可能是前几年周游列国时候留下来的病根没有去除吧。目前还在调理阶段,不大适宜舟车劳顿等出行,所以知道问津书院有如此盛大的研讨会也不能够来参与,实在是有些遗憾。好在我叫了公孙龙来旁听学习,不然就请不到你这位老同学了。”

惠施:“那还是养好身子才是重要啊,要知道你在前些年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主张喋喋不休灌输给国君们,说多了他们也烦,我认为点到即止就行了,可以留着有限的精力做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例如是以著书、授课等等,何苦为难自己的呢。”

尹文:“惠兄的意思我明白,但有些道理非得要讲通讲透才行,人们才有名与实的正确认识,才能指导他们日常行为。说起讲道理,令我想起一个人,就是这次的主讲人——孟轲先生。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讲他的仁义学说吧。”

惠施:“是啊,尹兄真是足不出户便知天下事了,孟轲讲的主题——论人性的根本与文化精神,就是围绕着人的性善与仁义来展开的,看来尹兄也是很留意孟子的啊。”

尹文:“说不上很留意,只是记得前些年时候有一次曾经在石丘上见过他,并且与他探讨过如何令天下安宁,以活民命的问题。”

惠施:“哈哈,正巧去年时候孟子也来找过我,并且与庄周等人一起游了一趟嵩山,这次在楚国问津又再次相遇。不过我倒想听听尹兄当年是如何与他探讨、论辩的。”

(一一二)不论饥饱,不忘天下——名家两大巨匠的聚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