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九十九)人生交叉点——为挽救大多数就必然要牺牲极少数吗

  惠施:“自身的生命情感,这句话说得实在,孟先生曾经讲过,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他也不会去做,我相信孟先生真的是这样一个把为天下苍生谋福利视为己任的人。但现在我们讨论的问题是‘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救天下,可为否?’,表面上差不多,在实质上又有很大的不同,因为他牵涉到最根本的道德原则与价值取向问题。但无论情况怎么变化,人的生命尊严也必需得到尊重。”

公孙龙:“嗯,是的。我完全明白惠先生所指,如果做的目的是为了救人,却用杀人或者牺牲某少数人的方法来实现(不论数量的多少),更简单点来说就是为了大多数而牺牲极少数。这明显是自相矛盾的行为,而且抵触了人性中固有的生命尊严不容侵犯的根本原则。”

惠施:“经过公孙小弟的归纳,就是现在的多数与少数,为了保存多数而牺牲少数的问题了。经过刚才的讨论,大家都已经对人的生命尊严不容侵犯达成共识了,但是不是再任何情况下都是如此呢,如果一定要在多数与少数之间选择来牺牲呢?”

告子:“我想到了一点,在战场上这个原则就行不通,奋勇杀敌是每个军人的职责所在。还有就是有时候为了掩护大部队的作战或撤退计划,就必需要有牺牲小部队队伍的可能。”

慎到:“我也想到一点,就是犯了死罪之人要被明正典刑的时候,其生命的尊严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惠施:“嗯,在战场、刑法上的确是这样的,这是战争与刑法的本质和特殊性所决定的,所以这是特例。但除此以外呢?”

屈原:“我觉得两位先生的补充都很好,应该再没有其他的情况了吧。”

惠施:“我想讲一个故事给大家听听,有七八个小孩子,平时不听父母话,喜欢在官道上玩耍。而另一个小孩子听父母话,只在官道旁边的草地上玩。当某天的时候,一辆马车在官道上的拐角处飞快地奔驰过来,突然看到前面在官道上玩耍的七八个小孩,而旁边的草地有一个小孩正在草地上干坐着,在自娱自乐。由于马车距离太近了,要勒住马缰绳已经不可能,唯一能够做的只能是改变方向。但改变方向的话,马车就会马上撞向草地中的那个小孩;不改方向的话,马车就会冲下官道中那七八个小孩。请问,如果各位是当时的那个车夫的话,你会怎么办?”

庄子:“老惠,这样的事情都让你想得出来,真是服了你。”

惠施:“哈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会说,你可以用功夫让马车腾空而起,又或者是你一跃而起,冲在前面把马车勒住。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提这个问题出来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现在只有两种选择,要么继续冲向官道,要么冲向草地。”

庄子吐了一下舌头,说道:“那我不说了,老惠的问题总是埋伏着圈套,请在座的高人说吧,哈哈。”

孟子笑道:“那就让我来试一下这圈套吧,哈哈。我觉得马车应该拐向草地,虽然在会有一个小孩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但毕竟避免了更大多数的伤亡。而且马车要避开一个目标比要避开多个目标要容易得多。无论是从实际上看(两害相衡取其轻),还是从尊重大多数人的生命情感上看都要如此。”

告子:“虽然我和孟先生经常唱反调,但这次我是坚决站在孟先生这边,我附议!”

黄缭:“我也附议。”

花蕊:“惠先生这问题真是让人左右为难啊,如果要我来选择的话我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不过听刚才孟先生所言也有一定的道理,两害相衡取其轻,为了更多的生命能够得到保存,我也附议。”

惠施:“哦,庄周弃权,其如的都赞成马车冲向草地吧。”

“不,我反对!”公孙龙站起来说到。

(九十九)人生交叉点——为挽救大多数就必然要牺牲极少数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