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〇二)有非我族类的道德吗——道德的悖论

  孟子:“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很少,但只要大家都在正确的道路上追求,总是可以无限地靠近的。”

惠施:“刚才我们说了这么多都是关于道德与价值上的判断问题,但如果反映在社会上又如何呢。道德的理性如果真的具有终极、永恒性,那么他是否可以被全体社会成员所认同呢。”

公孙龙:“嗯,这就上升到社会道德的层面上了。惠先生这次来楚国提出联合六国的方略,其依据就是秦国破坏了天下的秩序与规则,故以道德的名义来讨伐之。如果六国能够联合起来,至少证明了道德理性是可以被广大中原地区诸侯国所认同的。”

孟子:“说的在理,之前齐国领导多国讨伐燕国,大家不就是形成了道德理性的共识,然后才会有兴兵讨伐的行动吗。”

惠施:“事实上的确如此,但这只是在某部区域而已,因为中原地区的诸侯国都是信奉着周朝的华夏文化,就算是这里的楚文化比较开放与不拘一格,但大致上与中原地区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异。那会不会有别的地方跟我们的道德又是完全不一样的呢,就是说道德真的是这样绝对的吗?如孟先生的说法,‘我们作为人是有道德的存在的,我有德,故我在’。如果其他国家的人们不以我们的道德为道德,他们有另一套的道德系统,难道他们就不是人了吗?”

孟子:“在本质上来讲,都不以我们的道德为道德,就是不以我们的文明为文明,那就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了。”

花蕊:“小女子虽然学识不多,但也知道在我们的周边还有一些其他小国与部落的,虽然他们的国家(部落)有些还非常原始,但他们也是人啊,怎么就非我族类呢。”

公孙龙:“我们之前不是已经确证了道德理性的普遍性与终极性了吗,也就是说道德就是一种绝对性的存在。”

惠施:“要验证一个命题是否正确,我们可以暂时抛开形而上的抽象思辨,只要举出一些反面的例子来证明,命题就会被驳倒。刚才花蕊姑娘提出事例就很有说服力,在秦西边的西戎部落和越国南边的南蛮部落,这些地方至今还保留着一些非常野蛮的习俗,象我朝早已经明文禁止的,用活人来作祭品的野蛮祭祀活动在他们那里还相当盛行。他们认为不用活人来祭祀就是不敬天,不道德的行为。另外在东夷的某些部落,至今还有这样的习俗,上了六十岁的老人就要被遗弃在荒山上。这些行为在我们看来不止是不道德,简直真的是禽兽不如,但他们却觉得是理所当然而道德的。请问,道德真的是如此绝对的吗!”

慎到:“或者如孟先生刚才所言,那些是还没有开化的地方,文明还没有真正地产生,应该不可以做准。”

惠施:“嗯,就算是周边地区不能作准,那么我们这个自诩为文明的大周天下应该可以作准了吧。在一些严重的饥荒时期,我们的百姓为了能够活下来,把自己的婴儿抛弃掉,而且这现象在那个时期是非常普遍的。请问大家,这行为究竟是道德还是不道德,道德还真的是这样绝对吗?”

慎到:“如果这样看来,那就不存在着绝对的道德价值,道德只能够在某个地方,某个正常的时期才有效用,道德的价值也就是相对存在而已。”

惠施:“假如道德真的只能是相对存在才能有他的价值,那么大家都用各自的道德标准,我们又有什么资格来指责秦国改变或者截断河道,令下游的国家的农业面临危险呢!”

庄子:“老惠,你又在兜圈子了,又想把大家兜回原来的地方了。我好像有点醉了,我不是喝酒多而醉的,是给你绕来绕去搞醉的。其实,道德与不道德本来就没有什么好说的,是人们故意强加上去而已。道德最高尚的人,不注重表面形式上的道德,因此他才真有道德;品德低下者,故意显示有道德,所以没有道德。”庄子拿着酒杯,故意走到孟子跟前,继续说到:“连我们的孔圣人也概叹,乡愿,德之贼也。”

惠施:“哈哈,我看庄兄是酒醉七分醒,还请听我道来。其实,这道不道德还真是让人头痛的事。道德只是相对的话,那么我们之前所讨论和所下的道德判断就完全没有意义。但如果是绝对而永恒的话,那些在我们看来是不道德的行为却无从解释。”

(一〇二)有非我族类的道德吗——道德的悖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