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十四)类推、类比的逻辑根据——惠施点评

  庄子:“说到这里我又想起了在几年前我和孟轲、惠施等人那次的嵩山之行,也讨论过关于快乐是否可以共享与传递的问题,大家都发表了不同的看法,结果谁也说服不了谁,哈哈。我觉得这是大家都根据不同的角度与立场来分析的,都有自己的立论基础,例如孟先生主张从人性善方面来看,追求与民同乐才是实施仁政的最高形式;而我与惠先生则认为共乐的所带来的隐患是无穷的,尤其是在精神上,在追求共乐的过程中往往会牺牲掉大数人的快乐。如果强求一致,则会造成思想上的专制,在这点上,我们是赞成‘众乐乐不如独乐乐’的啊。一以贯之,这就是角度的不同会有完全不同的看法,具体的我就不再这里展开了。如果大家有兴趣的话,改日可以来宋国的蒙城再与我们一起来探讨,哈哈。”

惠施:“哈哈,经你这么一说,我担心你的逍遥学院要扩建好几倍才行,不然这么多的学子与士人过来,一堆人扎在一间小房子里面,我担心到那时候无论是‘独乐乐’还是‘众乐乐’都乐不起来啊。”

庄子:“哈哈,惠先生太过奖了,我们还是回到正题上面吧。”

惠施:“回到类推的这个正题,使我想起了一个关于孔子与两个小孩子的故事。说在孔子的时候,有两个小孩子在争论,小孩甲说,早晨的太阳离我们近一点。理由是:如果物体离我们近一点,那麽看起来就大一点。太阳是物体,在早晨看起来大一点。所以,早晨的太阳离我们近一点。小孩乙说,早晨太阳离我们远一点。理由是:发热的物体离我们远一点,我们就会感到凉快一点。太阳是发热的物体,在早晨时,我们会感到凉快一点。所以,早晨的太阳离我们远一点。

两个孩子在说明其观点的时候都用了类推,看起来好像都讲得很清楚,都具有说服力,因此谁也没有被对方说服,连孔子也无法判断谁是谁非。其实这里面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个人在某个时刻的观察和具体感受,是否可以作为一个真实的验证客观标准的问题。我自己认为,象这些天文与自然的客观知识,并不能靠自己某一个时候的观察与感受得来,一定靠长期而持续的观察与综合分析才有可能得到较为准确的答案。象前几日的那场狮子座流星雨,根据这三十多年的不断观察与记录,就可以知道,大型的狮子座流星雨是三十年为一个周期,也就是他每个三十年就会来到我们的大地上滑行一次。类推其他星座的流星雨也是按照一定的周期来滑行,那我们历法官员就可以按照其周期变化引起相应的天文、水文等现象及时告知百姓,好安排农作。

这是一种经验式的类比,另外我们还要用具体的数字分析来加以对比,两者合一,才能得到准确的规律。不然的话,经验就往往成为了教条,牵陷于强附会之中。当然,太阳离我们有多远的问题在现阶段还是没有办法解决,我们现在只能够是存而不论。但这个故事说明了类推一定要找准类比点,不管是自然现象的类比,还是其他的类比等,都要找出类比事物和所要证明道理之间的共性。谢谢。”

屈原:“现在还有一刻钟时间,大家要抓紧时间提问啊。好,请后面站着的那位穿黑色长袍的学子提问,请大声一点点。”

黑色长袍者道:“大家好,我姓陈名阳,韩国宜阳人,是问津学院的学子。我想请教一下慎到先生与告不害先生,外在的律法对贤人与不贤之人的约束是否一样,如果是一样的话,为何还有如此之多不贤之人作恶呢?除了道德之外,如何能够约束暴君的恶呢?谢谢。”

慎道:“我来先说吧,这位陈先生提的问题非常好,首先,律法对人人都是一样的,都有约束与保护作用。至于为何还有如此之多不贤之人作恶,那就是律法的建构与执行问题了。简单点讲,这归根到一个‘势’的问题。我也来个类比说明一下,哈哈。当飞龙在天的时候,尚且依靠云雾来飞行,一旦云开雾散,飞龙就掉下来,和地上的虫一样了。贤人屈从于不肖之人,是权轻官职低下;而不肖之人服从于,是由于位高权重的原因。

当尧是一个平民百姓的时候,他可能连三个人都不能治理;但当纣当天子的时候,天下都给他搞乱了。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了不肖之人服从于贤人并不在于贤人在道德修养方面的优胜,而在于贤人拥有手中强制的权力这个根本原因。贤人没有权力,那他只能管好他自己,不肖之人是不会服从的。相反,如果不肖之人拥有了权力,那么尧、舜、禹之圣人也要屈服。这就是突出了‘势’的重要性了,让贤人(明君)拥有‘势’,就可以天下大治了,谢谢。”

告子这时候站起了说到:“讲到势,其实他是具有两面性的,既可以造福天下苍生,也可以荼毒黎民百姓,要看是什么人来用他。要想实现前者的目标,这就要强调这‘势位’必需是一个正义的势,所以必需要保证让贤人居其位,让贤人发挥其自律精神来实现天下的大治。”

慎到:“其实我们纵观历史来看,真正的明君与暴君,产生的机会是很低的,一般都是处在明君与暴君之间的中人而已。中人又怎能具有自律的水平呢,所以,想解决‘势位’的正当性问题,不如从外在的法律来规范他、约束他。使中人也可以在正当的范围之内行使权力,从而达到天下大治,造福苍生。其实这个所谓的天子,他的位置本来就是为了天下苍生而设的,并不是让天下的百姓为了这个天子而奴役的。立国君以为国,非立国以为国君。(全场掌声)

惠施:“非常赞同慎到慎到先生的这句话,而告先生也说得很对,两人都强调‘势’与‘法’的对君王的约束作用。仔细听两位先生的叙述,不难发现,其实‘势’与‘法’,两者之间是一中互相依靠,齐头并进的辩证关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势’,‘法’就是一句孤立存在的空话;没有‘法’,‘势’就是添上翅膀、飞进城邑、任意吃人的老虎。如何限制君主的权力,如何让他在规范之下行使权力,这是我们需要深思的。”

参考文献——《韩非子·难势第四十》、《慎子》

(八十四)类推、类比的逻辑根据——惠施点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