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八十一)孟子回应——妇人之仁不是恻隐之心

  在一片片的掌声中惠施走下讲台,这时候屈原接着走上讲台说道:“谢谢惠先生精彩的演说,从孟先生到每一个点评嘉宾,惠先生都一一作了细致入微的点评,从多个不同的视角来剖析每人之观点与当今天下之根本问题的内在联系,真是切中时弊,讲得非常好。现在到了最后的环节——现场交流,就是在场的朋友可以提问我们在坐的嘉宾,每人最多可以问两个问题。举手提问,在问之前要自报家门,好,现在开始。”

屈原话音刚落,台下之学子已经纷纷举起手来争着提问,屈原选了一位靠得挺后的一位蓝衫青年学子,只见他朗声说道:“主持人好,我是赵国邯郸人氏崔哲,我想请教一下孟先生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请孟先生回应一下刚才惠施先生假设落井之人是个恶人,旁人看到了是救还是不救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孟先生说,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和恻隐之心,这心是人性中本身固有的,只是在后天的过程中忘却而已。那就是说它是先天而存在的,是超越经验之上的。如果一个妇女看到豺狼被棒杀而不忍心,这是否也是一种恻隐之心,如果不是,那是什么呢?谢谢。”

孟子:“谢谢这位来自邯郸的学子,其实这两个问题可以合为一个问题来解读。刚刚惠先生说到,假如掉到井里的人是一个陌生人或者是恶人会怎样。刚才我已经说过,恻隐之心是我们本身所固有的,是超越于经验之上的,不是受制于外在的客观对象的,她也可以称为同理心、同情心。恶人、豺狼在本质上体现为恶,对恶我们当然要有另外一种态度与方法去处理,但这不是现在我们的讨的范围之内。君子在危急的时候是不会考虑这么多的,因为他救的是作为人存在着的人,这个人是一个整体的概念,而不是某个人、某种人,他这种行为是超越具体感觉经验之上的。而一个妇孺对豺狼被棒杀不忍心,这可以是一种不忍心之表现,但这绝对不是我所说的那种恻隐之心。因为妇孺的这种不忍是来源于具体生活经验的,或者是具体的某一生活场景,她感同身受,自己也好像感到了痛苦,同情之心油然而生。这种现象与理性的思考无关,与后天的教化也无关。如果这个妇人家里的鸡前几日被豺狼吃了,那么这时候豺狼被棒杀,她就不一定会产生恻隐之心了,可以看出,这样的不忍之心是需要有一定条件的,是可变的。所以说,她只是妇人之仁,而不是恻隐之心。

在这个变幻的时代里面,我们需要有伟大的恻隐之心,而不是妇人之仁。梁惠王说,河西有难就把人民迁往河东,河东有难就把人民迁到河西。遇上大的灾害,我们当然要施以援手,但不要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在这个角度而言,梁惠王所说之言是一种妇人之仁。真正令我叹息的是,众多的政客与君王看到整个天下秩序快陷于破败边缘而无动于衷;天下的有学之仕看着道德沦丧而不作出一点点挽救的想法与决心;有钱人怀抱着满屋的金银,看着街上的商铺日渐萧条而漫不经心。这究竟是什么的世道,什么的人间,他们的良心给狗吃了么,他们的恻隐之心在哪里。他们是麻木了吗,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希望他们能找回自己的恻隐之心,救的不只是这个天下与国家,而是与他们自己密切相关的,他们的自我“本心”,谢谢。”

很快就轮到第二个学子提问了,只见一个浅黄麻布衣服的青年学子站起来说到:“主持人好,我是楚人孟交,是问津学院的学子。我想问一下孟先生两个问题,齐王出兵燕国一事已经过去多年,从人性的角度来看,出兵是对还是不对呢?他是干涉别的国家内政还是属于一种为了天下的利益呢?”

孟子:“由一只鞋子引发的话题,看来大家还是很有兴趣啊,哈哈。其实刚才我在演说中已经提到过,要看你是以怎样的目的、身份来出兵。如果是以天吏,或者是众诸侯的代表来出兵讨伐,那是没有问题的。因为燕国处在变乱之中,燕王对国家已经失去了控制,一个没有权力机构管制的地方,虽然存在着恶法,但要比一个什么法都没有的丛林社会要好。所以,带这一颗拯救的心去出兵维持燕国地区的和平稳定是对的。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作为别国的有德君王不闻不问,那是有违圣君之德的。这不是什么干涉别的国家内政,而是出于一种更加高远的人道主义,这种人道主义就是来源于我们人类的恻隐之心啊。当然,后来齐国平息了变乱,看到了有利可图,就想把燕地占为己有,偏离了原来的理想目标,这就是他们的不对了。所以后来多国的军队一起来把齐军赶出了燕地,重新还燕国老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不知道我这样回答是否令你满意,谢谢。”

(八十一)孟子回应——妇人之仁不是恻隐之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