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十三)今日适越而昔来——绝对运动与相对时间的辩证统一

  黄缭:“曾经有人也用‘南方无穷’的命题来非议墨子,说,既然你(墨子)认为南方是无穷的,那么无穷的南方就必然存在着还没有发现的新的人类居住,那你又谈何说兼爱一切人呢?”

屈原:“哈哈,这个问题问得有意思,那他又是如何回答的呢?”

黄缭:“墨子说,虽然说南方无穷,但我还是可以继续兼爱下去啊,不构成任何的障碍。南方是有穷还是无穷,这都是一个未知数,同样南方到底有没有新的人类居住也是个未知数。但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现在知道南方的人类是有限的,你用未知的观点来质问我如何兼爱所有人是不合理的。”

屈原:“我觉得他这样回答看起来好像还可以,但对比起惠兄对‘南方无穷而有穷’的阐述——在空间的无限性与有限性有机统一,无疑就显得苍白很多了。”

黄缭:“是的,惠兄说南方的有穷是建立在空间无穷的基础之上,由此再演绎正反合的对立统一关系,实在是太深刻了。”

惠施:“两位过奖了,其实很多的命题与规律都是统合在‘小同异与大同异’的基本原则之上的。这样才能有正反合的对立统一,得到最终的答案。我现在试着建立一个新的命题——我今天从楚国出发去越国,昨天就到达了。”

屈原:“惠兄,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你今天才在大地的东边出发西行,昨天就已经到达了大地西边了,这怎么理解呢?”

黄缭:“如果说是,今天从楚国出发到越国,到了之后再说,我是昨天来的。这就很合理。但现在把时间一调换过来,你的新命题我们真的很难理解,麻烦还要你来解析一翻。”

惠施:“我们每天是看到太阳从东边升起,然后在西方落下,而东方越国的人民与西方楚国的人民由于观察的地点不同,所以看到的太阳落下的地方与高度不一样,这没错吧。”

黄缭:“嗯,当然是这样的。”

惠施:“那么就说明东方的越国比西方的楚国较早看到太阳的升起,所以就存在着东方与西方的今天、昨天起止时间是不同的。”

屈原:“惠兄的意思难道是说,不同的地方存在不同的时间差异和标度吗?”

惠施:“是的,例如从第一日的开始到第二日的这段时间,在东方的越国已经开始了新的一日,但在西方的楚国来说还处在昨昔。对楚来说是今,但随着太阳位置的转移,东方的越国可能已经是更新的一天了。我就假设有一个人在越国日出的时候,在楚越边境上出发向东的楚国走,当他到达楚国的时候,楚还很有可能未进入新的一日。如果以楚国新的一日为今日的话,就可以说是‘今天从楚国出发去越国,昨天就到达了’。”

屈原:“我有点明白惠兄的意思了,“今日到越国去”之“今日”是出发时以楚地时间为标准的,“昨天就到”之“昨日”是到达时以楚国的“今日”相对越国的“今日”而为昨日的。是这样么,惠兄?”

惠施:“嗯,说得没错,是这样的。今日的定义是来源于无数个昔日,无数个今日又递进成无数个明日,时空在不断的交替中延伸。日运行处北极,北方日中,南方夜半;日在东极,东方日中,西方夜半;日在南极,南方日中,北方夜半;日在西极,西方日中,东方夜半。同一事情的发生的时间,对于在不同环境和空间的人们来说会具有不同的意义。”

(六十三)今日适越而昔来——绝对运动与相对时间的辩证统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