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一)性自命出,命自天降——告子点评孟子

  屈原走上讲台,向大家说道:“非常感谢孟轲先生精彩纷呈的演讲,何为人性?何为善?我们的善心在哪里?人性是善的还是恶的?经过孟先生富有感染力的、独到而系统的分析演说,相信大家在心里都会有一定的看法与思考,等一下大家可以来跟孟先生与诸位嘉宾一起来交流、探讨。现在有请我们第一位评论嘉宾——告不害先生,请大家热烈欢迎。”(掌声)

只见一个六十岁左右,头戴褐色方巾,双面炯炯有神的一个老者,徐徐走上讲台,说道:

首先非常感谢主办人——屈原大夫举办了这样的一个文化学术研讨会,邀请了这么有分量的名士与学者,令今天有了这么一个美好的交流,在这里要再次感谢屈原大夫。本人有幸作为今天第一个嘉宾点评,本来是有点诚惶诚恐的感觉。想想看,演讲人——孟先生已经是举世皆知了,紧跟着后面的点评嘉宾——慎到、庄周、惠施,个个都是鼎鼎大名的名士与学者,我姑且猜测,主持人可能是想把我作为冲在最前面卒子,好抛砖引玉地引出后面的大人物。(笑声)一想到这里,我就马上释怀了很多,压力是在他们那边,而不是我这个小人物,哈哈。(笑声)

现在天下的形势是诸侯争霸、礼崩乐坏,过去所谓的君权思想开始不再牢靠。人应该作为怎样的一种存在,才有益于国家与天下,所以人性的问题马上凸显起来。孔子率先提出“性”与“人性”的概念,说出“性相近,习相远也”的重大命题,但可惜说得未尽详细,包括他的学生子贡也只能慨叹“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故此这一重大问题留给我们无穷的想象空间。好在今天孟先生作为孔子学说的重要传人给我们再次展开了这一问题的思辨,提出“人有善端,人性本善”欲行仁政以治天下的伟大构想。不难看出,孟先生的初衷是非常好的,他整个理论的体系建立在性善论的基础之上,由人的善端再推出为何一定要实行仁政的原因和形而上的思考。但我不得不说,这样的理论架构的基础并不十分的牢靠,具体原因有以下方面:

“生之谓性”,人天生具有对外界事物的感知能力,所谓“性自命出,命自天降”是也。性无善和无不善,善与恶都不是性,而是后天教育培养性的改变,由于教育和环境的不同而使性或变为善、或变为恶。性是受到外界刺激而产生的行为,就好像孟先生举的例子那样,见孺子将入井,则起恻隐之心,之所以有这个心,是由于见到这事情的发生而引起的,而并不是其本身所固有。又如,见食色也会引起贪得之心,这个贪得之心也不是其本身固有的。这种感知能力本身无所谓善不善,只有当它受到外界刺激而发作时,它才会表现出善与不善。所以,性本身无所谓善不善,既可以为善,也可以为不善,有性善有性不善。即所谓“所善所不善,势也”。就好比急流中的水,从东边开了口就向东流,从西边开了口就向西流。人没有善与恶的定性,正和水没有东流与西流的定向一样。如果一定要分出善与恶的话,那也是受外界的影响而产生变异,象在文王与武王这样的圣君出现,社会得到治理的时候,人们就往往容易向善。但当纣王、幽王统治国家,社会变得混乱的时候,人们就会变得凶残。

人人都有虽然都有性情,但心无定志,等到外界事物的刺激才有产生具体行为的念头,当主体对这种刺激感到愉悦之时,其心性就才会自然流露。久而久之,当这种刺激习以为常时,其心性流露就会成为一种习惯,一种条件反射,这才是心性的正常活动。所以说,性就是指生而具有无须学习的本能,而不是先天有一种所谓的善端存在着,主宰着心智,继而产生善与仁的行为。

其次,人的本性好比杞柳,杞柳本身的属性就是枝条柔韧,把它弯折而成才可以编制箱筐等器物。同理,使人性变得仁义,就像把杞柳做成杯盘,一定要经过矫揉造作才可以造成。

告子的观点引自“孟子”以及古籍:楚墓竹简——“性自命出”

(七十一)性自命出,命自天降——告子点评孟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