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六十一)天地一体,遍为万物说

  黄缭继续说道:“我虽然和两位一样相信天是不会塌下来,但刚才只是说流星不足以摧毁我们居住的这个世界,但并不代表着其他的天体不会象流星那样来‘袭击’我们啊,可不可以让我们信的程度再大点呢。”

惠施:“看来黄兄还是多少有点担忧的,那我就姑且再谈一谈,其实我们通过肉眼的天文观察,不难发现太阳、我们居住的大地、月亮都是按照一定的轨道来运行,而且她们不是各行其道,而是互为关联的。”

黄缭:“哪是怎样互为关联呢,惠兄又是从哪方面观察得到呢?”

惠施:“首先我们要知道我们现在脚踏着的这个大地她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形体,当我们来到海边会发现广阔的海面与天连成一线,归航的船只逐渐显现在海平线上,请问最先让我们看到的是哪部分呢。”

屈原:“我曾经和楚王出使过齐国,也曾经看到过归航的渔船,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映入眼帘的首先是船的桅杆,跟着到船帆,然后再到船头。但这只是一种惯常的现象而已,不能说明什么啊。”

惠施:“没错,在平常人看来这只是一种日常的生活现象而已,但规律与法则往往都是平常的现象中展现,就看你有没有去发现而已。”

惠施拿起果盘中的一个苹果,在苹果上插了一根细小的牙签,然后把插了牙签的那一面背对着屈原与黄缭,问到:“现在你们可以看苹果上的牙签么?”

两人同时答道:“这肯定看不到。”

惠施再慢慢转动苹果,把牙签的那面转向两人,说道:“现在应该可以看到了吧。”

两人也同时答道:“那肯定看得到。”

黄缭:“惠兄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脚踏的这块地方是个球体的存在物,而并非象之前所描绘的无限大的方地么?”

惠施:“是的,通过刚才观察苹果上的牙签和我们平时海平面的观察,我们知道大地与海面并不是平的,而是附着在一个球状物之上。所以我们看远处的东西通常都是最先看到顶,才慢慢到下边,再到全部。”

屈原:“哈哈,我是想到天象一个大的锅盖那样,用八根巨大的柱子撑起来,再把四方的大地严密地盖起来的,所以我们才不会受到其他星体的冲击。”

惠施:“前人的经典著作也提到天圆地方的概念,写到天象一个锅盖那样,地就象一块方地,天地就象锅盖合起来的样子。意思就是,天是圆的,代表着处于运动的状态,而地是方的,代表着一种平稳的状态,所以人要顺应天时。如果只是从文化方面来解读天人合一的动与静的关系,那不成问题,但如果说是一种天文的实际现象,就显得有点荒诞与偏颇了。现在我用模型来演示一下,稍微加以逻辑分析,就会发现里面很有问题。”

屈原:“噢!那问题出在哪里呢?”

“两位请看我演示”惠施拿起青铜小刀,把一个圆形的西瓜切开,将其中的一半刨空,做成一个圆盖子,然后把这个‘盖子’盖在一个等大的方碟之上。“请问这个盖子能够完全盖得住这张碟子吗?”惠施问道。

屈原:“完全盖得住是不能的,会露出碟的四个角。”

惠施:“同理,象锅盖的天如果与方形大地的四个角相接,那么天就跑到大地外面去了。如果它是与大地的四个边相接,那么地的四个角就跑到天外了。这无论在现象中,还是在逻辑的推理演绎中都是无法自圆其说的。”

黄缭:“是啊,圆形的天与方形大地根本就无法衔接。”

惠施:“所以,过往的这些说法都是站不住脚的。所以根据我的观察与推算,我们脚踏的这个地方应该是一个巨大无比的球体,而且是一个不断地在转动的大球。这样就可以解释海平面中的船只由上到下的显现状态,太阳又为何上上落落,月亮时隐时现,日与夜的产生,以及一年四季的周而复始了。”

黄缭:“嗯,这样虽说把现象解析得通,但这样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在大球正上端的人站立与行走当然不存在问题,但在侧端、甚至下端之人怎么站立呢。”

惠施:“这问题我也想过,我的假设就是在大球中存在着一种类似磁石的巨大物体,她可以产生一种恰到好处的吸引的力量,把万物吸附在上面。就象司南那样,为何它总是指向南北,就是因为南北方有巨大的吸引力的存在。所以就算大球的转动,人也可以在大球的任何地方来去自如,而不会往下掉,又不会飘出天空。”

黄缭:“噢,那天上的星星也和我们的大地一样吗?”

惠施:“我认为是宇宙中的世界,都是泛爱万物,天地一体的。星星上也可能存在着我们一样的天空与大地,只不过她距离我们太过遥远了,有的星星可能早已经不存在了,我们看到的有可能只是她们消逝之前的样子而已。”

黄缭:“哈哈,看到的实际上可能已经不存在,存在着的也有可能是我们还来不及看到,真有趣啊。”

惠施:“所以我们要不断去探索与发现,努力活在当下,尽我们的视野去观察研究。我们每一年观察到星座的位置都处在有规律的变化当中,象北斗星在夏季与冬季就有很大的不同,这同时也证明了大球自身的转动和向前有规律地绕着太阳转动,所以我们在大地上看到星座与星星的位置也会不同。

(六十一)天地一体,遍为万物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