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一)惠施梦庄——庄子化蝶来相劝

  惠施和屈原一起步入大门,此时已到掌灯时分,屈原的府上已经已经点上各式各样的宫灯。华丽的灯火点缀着别致的曲径回廊,一直延伸到大宅中各个房间,象天上的银河散落在九天之外,令人觉得此时此刻不知道究竟是在天上还是在人间。这使惠施有种心飞楚地深处,美在天上人间的感觉。

惠施:“人间之美景莫过于此啊,干脆施就在这里常住,每天帮屈大夫写写公文以作房资算了。”

屈原:“惠公的大篆体名满天下,谁人不知呢,可是一字值千金啊,怕先生写不了几天就可以把我的宅子买下来了。先生是我最重要的宾客之一,先生能够在这里住下来那就是我屈原莫大的容光啊,还哪里敢再奢求得到先生的墨宝呢。”

惠施:“哈哈,蒙地闲人(蒙地——惠施的出生地)怎敢讨饶屈大夫,说笑而已。”

屈原:“我可是当真的,先生想住多久就住多久,现在请先生先到听涛别院先休息一下,等一下我们湖心亭把酒赏月。”

屈原说完后,管家就带着惠施绕过一个开满荷花的湖泊,只见在月光的映照之下闪着点点银光。湖心有一个凉亭,连接着两边的九曲桥,惠施猜想这应该就是刚才屈原说的湖心亭吧。穿过湖泊就来到了听涛别院,惠青帮惠施简单梳洗了一下,换上了一套便服,心想这时候屈原应该还没有这么快来到湖心亭,就一个人走出房门,感受一下屈府的湖光山色。

惠施沿着湖边漫步,展开双臂深呼吸了一下,带着阵阵荷花香的凉风从湖面上吹来,令人觉得心旷神怡。可能是由于经过多日舟车劳顿的缘故,惠施走着走着就感觉到有点困乏,刚好前面有一张大石凳矗立在一片海棠花丛中,惠施就走上前去坐了下来。打了哈欠后,惠施就不知不觉地在凳上睡着了......

在朦胧之中,惠施感觉到有人拉了一下他的衣袖,一下子惊醒了。

只见一个身穿素色长袍,中等身材的中年男人映入眼帘,他那为数不多的几缕头发勉强用发簪捆上,嘴上留着几乎和头发等量的胡须在风中飘扬。在同样稀疏的眉毛下却有着一双泛着智慧光芒的小眼睛,此人正是惠施的老朋友——庄子。但令惠施觉得奇怪的是庄子背后居然长了一张巨大无比的、五颜六色的翅膀,有点象蝴蝶的样子。

惠施:“老庄,你不是好好地呆在逍遥书院教书的么,怎么有空来到这里了啊,而且还搞得这么怪模怪样、神神秘秘的样子?”

庄子:“哈哈,我想念你这个老朋友啊,不知道你现在过得如何。所以我吃过晚饭后打了一个盹,就变成了一只蝴蝶就飞过来了,也是刚刚到而已啊。噢,你看不惯而已,等我把它卸下来。”说完,庄子就把他背后的翅膀解了下来。

惠施:“啊?!居然你梦想成真了,真是可喜可贺啊。等我来看看这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可以把人带上天空的。”惠施把庄子卸下来的东西仔细的把玩起来,摸上去是小小的、软绵绵的样子,展开起来却是巨大无比。

庄子:“哈哈,这就是生死齐一,达到物我两忘的坐忘境界了。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这不是象你老惠那样经常研究这研究那可以研究出来的。”

惠施:“只是不见一段时间而已,想不庄兄已经达到如此之境界了,令我好生佩服啊,看来回去后还要向你多多学习啊。”

庄子:“不是我说你,本来不是说好你在老家好好研究学问,教书育人、传播思想的么,而且还答应我来学院做客席老师的么。但为何这次又要淌这浑水呢,你放不下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天下之人已经整体堕落,很多都不是你努力就可以改变的。”

惠施:“哈哈,多谢你的关心与提醒,我还记得上次不知道是你说的还是我说的那句话,‘还是顺乎自然吧,一切以大道而行,为身上的功名所累而去劳神伤骨,都是不可取的’,这好像是你说的。”

惠施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冠,迎着湖边的凉风继续说道:“天下变成如今纷乱的样子,谁也不忍看到人民流离失所、生灵涂炭啊。虽然我一个人的能力有限,但我毕竟是为了理想的实现而努力地付出过,成也好、败也好,也算是一种顺其自然而为之吧。”

庄子:“没有用的,你所有的努力就好像人们做了更为密实的柜子,本来是为了防盗,可是大盗一来,把这些柜子搬走时,也唯恐它们不结实。你想方设法想到的防盗措施,其实不正是为大盗的行窃提供了方便吗?”

惠施:“唉!是的,你刚才所说的是个问题。现在的当政者都是把人民当做玩偶,玩弄于鼓掌之中,只是把爱民的仁政作为手段而不是目的。对这些问题屈原有他的一些看法,等一下屈原过来我们三人一起来喝酒赏月,交流交流,如何?”

庄子:“屈原何人也,一个大夫而已,于我有何言哉,我这次特来邀你一起飞回去的啊。我们一起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逍遥于广阔无边的太空,找一个适合于我们的地方来安顿我们的心灵。”

庄子说完就把惠施一下拉了过来,惠施冷不防地从石凳上闪了一下身,马上就醒过来了,原来刚才只是南柯一梦。

(五十一)惠施梦庄——庄子化蝶来相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