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六)举座皆惊——一个比邻秦国的巨大危险

  惠施:“噢,原来景大夫觉得贵国的防线固若金汤,有充分的自信,作为一个普通的楚国人民,这是非常好的。但我想问的是,左大夫,你觉得扁鹊先生的医术如何呢。”

景泰:“这还用问么,扁鹊乃当世神医也,他的医术肯定是最高明的了。”

惠施:“哈哈,此言差矣,医术最高明的是扁鹊的大哥,其次是扁鹊的二哥,再其次才到扁鹊而已。”

惠施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在当时,世人只知有扁鹊,哪知道还有比他更厉害的神医呢。

惠施不慌不忙地接着说道:“有一次,我国惠王得了一个怪病,很多医生都束手无策,后来扁鹊一到,马上就药到病除了。惠王除了重金酬谢扁鹊外,还打算颁给他一个金漆的牌匾“当世神医”,但这马上给他拒绝了。他的理由是,他的两个哥哥才是神医。理由是扁鹊是在病人已经得了病的时候才能去医治,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病人才能痊愈。而他的二哥在病人还没有病发的时候就已经在他的气息方面分辨得出,在其体内的某部分会有一种病将要产生。所以他的二哥只是给病人吃一些调理的药而已,就把这种称之为‘未病’的病化解于无形。他的大哥更是深得其父的真传,在一个人还非常之健康的时候,就从他的气息方面看得出,在其体内需要补充何种食物,通过饮食的均衡就把身体调理得很好了。”

屈原这时候也好奇问到:“惠先生,按你所说,既然扁鹊的两个哥哥的医术这么高明,为何显得这么籍籍无名,而不象扁鹊闻名天下呢。”

惠施:“三阖大夫问得好啊,按理说医术水平越高,其知名度就越高,但为何他们就不大为世人所知呢。其实道理很简单,扁鹊的两个哥哥把人的这种‘未病’在病发前就已经治疗好了,人人都不得病了,就以为是自己的身体强壮的原因,自然就把之前看过的医生忘记了。鱼在水中游,它是不知道水的存在有多重要,当它失去了水的时候,就马上知道水的存在意义是什么了。”

景泰冷笑了几声道:“原来惠先生说了这么多,是自比当世神人,堪当治理我国的重大危机么。”

惠施:“施不敢当也,不过作为建立同盟关系的盟友,本着共同进退,共同发展的原则。就应当对盟友直陈其弊端,以修其体。人都不讳疾忌医,何况是一个国家呢。为了逞一时之强,而置国家的危难不故,这不是一个为人臣子的本分。”惠施见景泰的神色略有收敛后,就继续说道。

“表面看起来,楚国有长江天险作为屏障,好像可以无忧。但实际上这长江既是屏障,同时也是一只巨大的洪水猛兽,秦国现正暗地里指挥着这头猛兽,随时向着楚地冲过来,各位请看这边的地图。”

大家随着惠施双手的挥动,视线落在地上的沙盘地图,只见惠施说道:“这是长江之上游,现在是属秦的领地,靠近楚国交界处的这个小城,秦国近年来在这里修筑了多个水坝,而且不断加固其水坝的高度与规模,储水量已经越来越大了。只要到达一定的水量,其水坝的闸门一开,这洪水将比百万大军更加厉害,淹没的不仅是国土,还有无数的楚国人民啊。当然,秦受到国际道义的制约,还不大敢对大量的平民下毒手,干出如此卑劣的行径。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做好最坏的准备,国家与人民才会有安全的保障啊。”

“是啊,这不是变成悬在我们头上的大石么,砸下来该怎么办呢。”

“如果惹急了秦国,还真是说不准他们会不会干出这样天打雷劈的事情出来呢。”

“哎呀,与其我们在这里担心,还倒不如想些什么对策出来方好啊。”

惠施一说完,大家顿时在大殿上议论纷纷了。只见这时候景泰双手向惠施作揖道:“刚才言语有所唐突与冒犯,还请惠先生见谅啊,先生定有我国防御之良好的建议,希望先生多多提点才是啊!”

这时候楚王也接道:“先生刚才所言极是,景大夫语有莽撞,请不要见怪。”

惠施:“景大夫的一片拳拳爱国之心,施又怎会怪于他呢,大王应该为有这样一位能够捍卫国家尊严的良臣而高兴才是啊。其实,我国虽然没有百万的雄狮,但士兵经过系统的训练,个个都是可以奋勇杀敌的。在与秦的接壤处,已经做好充分的防御工事了。另外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我国位于楚国之上,与秦相交。我们最靠近强秦,秦若发动战争,首先就是先进攻我们,最后才到他国。所以魏国是最危险之地,是楚国与其他国家的天然保护屏障。假如魏国被秦占领的话,楚国和其他国家就如一马平川那样,全部暴露在秦的面前,也就变为最危险的国家了。所以,我国在当今国际上的战略地位不证自明,而建立一个多国同盟关系,是共同抗击秦国的良方啊。”

(四十六)举座皆惊——一个比邻秦国的巨大危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