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四)合纵六国,惠子使楚

  为了贯切合纵多国的政策方针,惠子带上了惠王的信函和书童惠青一起匆匆登上了驶向楚国的官船。沿着长江,穿过期思陂(在今河南固始县东南)、芍陂(唐以后称“安丰塘”,在今安徽寿县南)两大水利工程,湘江沿岸处处都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的农耕景象。这些要多得当年楚庄王时期的令尹孙叔敖,为治理湘水亲自主持该水利工程,征集民力、疏沟开渠,就南高北低的地形来上引下控水流。建成中国最早的大型渠系水利工程---期思陂,在农田灌溉、水路运输、发展经济、屯田济军等等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当年的沧海已经变成如今的桑田,转眼之间两百多年又过去了,惠子的思绪在湘江与楚地中神游.....

经过三天三夜,官船不知不觉中已经到了楚国的郢都。惠子俩人登上岸后,问明驿站路向后走向前面一条由巨大的青石铺成的大街,只见每块青石足有2米长,60公分宽。在大街的入口处矗立起一个四柱三间的5米多高的花岗石牌坊,三间距离足有10来米阔。中间为马车双向通行,左右两列为行人通道。只见牌坊正上方刻着四个金漆篆体大字“叔敖大街”,下面落款为“怀王熊侣书”。

惠青:“老爷,这条大街应该是为了纪念孙叔敖而命名的吧。”

惠子:“嗯,说得没错,不只是这个街名,这个牌坊也是为了纪念孙叔敖而建的,距离今天已经有两百多年了。

惠青:“老爷,我看着这字写得不错啊,但跟我们平常的写法又好像有点不一样啊。”

惠子:“哈哈,你现在变得越来越好学了,很好啊。你有没有发现,他的起笔处中锋圆劲有力,及至中途和收笔处则用少有的“侧锋”彻底改变了篆书中锋婉通的一般规矩,使规整划一的中锋篆书一下变活了。虽然失去了“婉通”,但却带来了纯朴的自然生命气息,和整个苍劲的牌坊浑然天成。”

惠青:“嗯,原来楚庄王除了有问鼎中原的本领外,书法也有一手啊,不过可难为了刻上去的抓刀之人了,也把作者用笔的精妙之处反映出来也不容易啊。”

惠子:“是啊,这个抓刀之人看来也是一个大家啊,不过你可知道楚国立国之初可没有象现在这么繁荣的样子啊。楚王由于不是周天子的直系,在建国之初被封为第四等的子爵,名为“楚子”,这名字在当年还被其他的国君引为笑谈,被人看不起。而且楚国稍微远离中原地带,在经济与文化方面的发展又较为滞后。”

惠青:“哦!那为何现在又变得这么好,国际地位如此之高呢。”

惠子:“楚人就有一种不服气的精神,并没有怨天尤人,怪自己的命生的不好。而是一代代人奋发图强,从公元前689年楚文王迁都至此,经过十八位君主的不断经营,经过三百多年终于使郢城(今武汉)变成一个南方重要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跻身为当今的世界强国。”

惠青:“那楚人真厉害啊,楚庄王真是一个大人物,三年不鸣,一鸣惊人;三年不飞,一飞冲天,甚至还跑到周天子那里去问那九个鼎有多重,哈哈。”

惠子:“是的,他的确不简单,但他更为可贵之处,我觉得还是在公元前597年,楚庄王率领大军在邲地和晋国发生了一次大战。晋国的人马死了一半,另一半逃到黄河边。船少人多,兵士争着渡河,许多人被挤到水里去了。那时候有人劝楚庄王追上去,把晋军赶尽杀绝。楚庄王说:‘楚国自从城濮失败以来,一直抬不起头来。这回打了这么大的胜仗,总算洗刷了以前的耻辱,何必多杀人呢?’说着,立即下令收兵,让晋国的残兵逃了回去。就是凡事都要适可而止,战争最终的目的已经达到,服人之心就行了,不要再违法人性上的道义。”

惠青:“嗯,有明君更要有名臣,孙叔敖也是一代名臣啊,听说他把国家管理得很好之外,而且他个人生活也极为俭朴,经常是吃粗粮,常年没有肉吃,搞得面有饥色的样子。为相12年,死后却两袖清风,一贫如洗,是为官的楷模啊。”

惠子:“哈哈,你觉得这样才配得上一个名臣的所为?所以天下就要学他那样,大家做官员就得也穷得当当响么。看来你是读死书了,还是快点走吧,看看前面的银号开了没有,换上点楚币。”

惠青跟随着惠子多年,其见识早已超出一般的士人之上,但对惠子刚才的回答还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过他还是带着这个疑问走进了前面的银号。

惠青按照国际汇率把魏国的铲形货币换成楚国的刀币,和惠子一起走向魏国在楚都设立的公馆。走进公馆,只见一个目光如炬,脸黑无须,身穿蓝布短衣的年青汉子上前作揖到:“两位可是从魏国前来的使臣,惠施先生?”

惠青出示了惠施的玉圭(惠施的身份证明),然后说到:“正是,麻烦先生安排打点一下。”

年青汉子:“噢,我是这里的主仆——申屠亮,专门负责接待两位的,请两位到厢房休息吧。”

惠施:“有劳申屠先生了。”

申屠亮带两人上了二楼,穿过回廊,走进一间独立的、朝向小溪的厢房。房间虽不是很大,但干净通爽,生机盎然,是休息的好住所。

申屠亮把两人安定、顿下来后说到:“魏王之前命令我要在这里听候惠公的差遣,惠公有什么吩咐尽管说。”

惠施:“帮我们安排一下晚饭就行,噢,这里到卫国不远吧。”

申屠亮:“不远,走官道一天一夜就到了,惠公有何吩咐?”

惠施到申屠亮跟前,如此这般地讲了一下,申屠亮连连点头。

惠施:“记住,这事情时间长点不要紧,关键是要调查清楚。”

申屠亮:“是的,在下明白。”

申屠亮说完后就忙去了,惠施两人经过三天三夜的船上颠簸也累了,到了掌灯时分都洗漱完毕上床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只见一辆双驾的马车飞快地朝公馆方向驶过来。

(四十四)合纵六国,惠子使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