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六)精神层面的众乐乐不如独乐乐

  惠施:“子舆兄是从人性的角度出发去看,从而得出追求与民同乐才是实施仁政的应有表现吧。”

孟子:“恩,是的,满足人民感官之乐的需求和实行道德教化,是我们实行仁政的政治理想的可能。一方面增加社会的物质资源,另一方面进行道德教化使人民行为有秩序,把百姓之乐与王之乐统一起来。否则,国君将不得其乐,甚至望之不似人君,国将不国。”

惠施:“恩,儒家的精神是有着很深刻的人文关怀与伦理内涵。或者我再谈一下感官之乐的重要性吧,心里的快乐和人本身的身体欲望追求没有直接的关系,精神之乐可以包括有人们生活伦理之乐、获取知识之乐、信仰之乐。生活伦理之乐被体现爱与被爱、关怀与被关怀;求知之乐体现为一个人对外部世界不断探求的满足之乐;信仰之乐则是具有形而上的意味,它是超越感觉经验之上的,又是难以捉摸的。后两种的快乐是不需要建立在物质条件的基础之上的,所以它是可以被共享的。越多人来分享,这种快乐就越大。

公孙丑:“刚才听先生所言的身和心之乐都很精辟,那可否存在有介乎于感官和精神之间的快乐呢。”

惠施:“哦,这是有的。例如音乐、文学、艺术的欣赏,这都是属于感官--精神之乐。它是先通过身体生理上的感观来去获取,然后再通过心的领会来感受到这种的快乐。感官之乐是人天生就有的,是不学而会的,感官--精神之乐则是需要学习与训练的。而人类的情爱,也是感官--精神之乐最为普遍的表现,是人们身心的两者结合。

庄周:“我刚才在想着独乐与共乐的关系,或者先回到刚才谈论在共乐的话题,我觉得子舆兄把问题看得有点简单化了点啊。在人类社会中人的身份和处境的不同,对快乐的体验和感受就会有不同,我的感受不可能被别人所代替,不能够相知就意味着不能够共乐。

孟子:“对共乐的问题我是这样看的:首先不同的人在同样的情况下,有同样的体验快乐的能力。例如你可以来逍遥学院听庄子讲养生之道,也可以一个人在书房里面看庄子的‘养生主’,这都是可以的,这说明独乐与共乐是可以并存的;第二.一种价值或者是认同感被越多的人分享,它的影响力就越大。就是尽量创造或提供些百姓共同快乐的机会,这是作为一个国君所要学习的一门基本课程。第三.要为他人的快乐而感到快乐。必要的时候要减少自身的快乐(感观之乐)为前提来成全你所关切的对象,这就要求那个人要有乐于牺牲与奉献的精神才可以的。

庄周:“子舆兄的出发点无疑是非常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事情本身就是对的。把人民带进地狱的行为,往往都是出自把人民带到天堂的美好冲动。共乐的所带来的隐患在于在追求共乐的过程中会牺牲掉大数人的快乐。每个人作为个体,其快乐更是不能互相取代的。用一个统一的标准,就会给他人甚至整个社会带来严重的灾难。

惠施:“庄兄的确是点出了问题的复杂性,但把共乐的问题的简单化在道德和政治生活中是非常有危害的。个人与群体的快乐既不相同也不是完全对立的,在一定程度上还会互相转化的。感观之乐只要不是建立在有限量的资源上面,独乐与共乐是不会产生冲突的。而介乎于感观与精神之乐则不可能所有人都分享同一种快乐,它具有自身的多样性。例如,有的人喜欢看书,有的喜欢看舞蹈,有的人喜欢剑术。分享与进行方式也不一样,有的喜欢表演,有的人喜欢观赏。那这样的乐也是最容易被分享的,喜欢与不喜欢也不会构成冲突。而精神之乐则由于它不需要资源的占有,所以他很容易被大家所共享的。但精神快乐的不同也可能在观念上形成差异与冲突。如果强求一致,则会造成思想上的专制。在这点上我是同意‘众乐乐不如独乐乐’的啊。”

(二十六)精神层面的众乐乐不如独乐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