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五)品香茶——封禅之地领悟茶道与天道

  孟子:“子游虽贵为先师(子思)同门,但其禅让之思想,珂不敢苟同也。天子的合法性不正是来自天意么,而天意就是民众意愿的反映,君权天授,这不是公与私的问题。所以,天子他代表着普天下人民的根本利益,代表着最先进的生产力,代表着最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由于有这样的重要性存在,所以君王之位是不可以再让给其他人的,这是有违天意的。”

公孙丑:“可不可以这样来理解,正是由于当初周武王除去了暴君,打下了江山,顺从了天意和民众意愿,所以才拥有其存在的合法性。”

孟子:“恩,可以这样讲,但在更深层次上我们作为将来辅助君王的臣子,要本着为天下人民立命的思想来实践道,从道而不从君,人民的利益永远高于君主的利益。”

庄子:“我非常之不同意你的说法,谁在乱世中打了个江山,谁就是这个江山的主人,他就是人间的一切代表。这不是是明摆着就是窃钩者侏,窃国者侯么。”

孟子正想接过话来抗辩力争,这时候惠子说道:“哈哈,大家且莫激动,前面不远之处是周天子祭祀之地,当年我有幸作为陪同专员也来过此地,我们先到祭祀行馆去坐下再慢慢细说也不迟。”

说罢,一行人就来到一坐行馆门前。只见牌匾上刻“天行别院”,左右两边刻有“厚德载物”、“自强不息”12个金漆大字,笔画苍劲浑厚,是上古时期的大篆周体。惠子说:“这是当年周公为劝勉周成王所书之字,现在作为祭祀行馆的牌匾安放之处,好让历代之周天子来祭祀时候都看到,不忘天子要以高尚的德行来反省自己。”

这时候,一个头戴筒冠,身穿深蓝色直筒式的长衫中年男子从馆内走上前来,向惠子作揖道:“这不是魏国的惠相国大人么,十年前天子祭祀时候惠大人曾来此地,今天又得以见惠大人有面,真是我--肩吾这个小官的荣幸啊。”

惠子作揖回礼道:“肩吾兄客气了,十年了难得你还记得我,有心了。不过我早已经不是什么相国了,现在已经辞官回到故乡从事一些著书立说,开堂讲学的工作而已啊。今天和几个朋友来登山游玩,还能遇上故人,幸甚,幸甚!”说罢,把庄子、孟子、公孙丑向肩吾逐一介绍一翻。

肩吾:“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呢,惠大人无论身在庙堂之上,还是身处江湖之远,永远都是我学习之楷模啊。来吧,大家请随我这边来。”

肩吾边说边领着大家进入一间大厅,安排大家坐下。然后亲自拿出一套用原木做的茶具,有节奏了挥动着手中的茶具器皿,在举手投足之间暗合着韶乐中的音律。不一会的时间,一壶上等、香浓的好茶已经泡出来了,大家喝上一口后都不由得赞不绝口。

庄子:“肩吾先生真是对茶道之精神演绎得传神之至,在喝上好茶之际更有令人赏心悦目之视觉享受啊,比起庖丁解牛之举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肩吾:“庄先生过奖了,此茶名叫枫露紫,是白茶中的一种,与常茶不同。其条敷阐,其叶莹薄。在嵩山悬崖边上偶然生出,虽非人力所可致。有者不过四、五家,生者不过一、二株,所造止于二、三胯而已。此茶之水乃是我在五年前收的梅花上的雪,因而味道才格外淳香。对此等好茶好水,我又怎敢糟蹋此上等名器呢,唯有小心专注去演绎茶道之精神啊。”

孟子:“哈哈,象我等之忙碌俗人,口喝的时候都是故不上什么道与不道了,就牛饮一大通就完事了。”

惠子:“通常经过天子接见之人,不久都可以进入较好的仕途中去。但唯有肩吾先生还可以几十年如一日地安于此地,可以看得出,肩吾先生真是有道之人。如果我们的君王也象先生那样发扬茶道之精神去爱护天下之神器来阐发道,那真是天下之幸甚,万民之幸甚。可惜,这只是一个一相情愿的如果而已。”

肩吾:“过奖了,我只是世间一俗物罢了。只是现在周天子已经息微,而群雄又纷纷并起,周天子也只是精神上的象征而已。天下无道久矣,要以有道之身驾御无道之世,太难了。”

庄子:“说的对,而子舆兄说的这个经常玩弄神器的家伙还要代表着天下的人民利益行使权利,那人民的境地就可想而知了。”

孟子:“之前我已经说明民众意愿的重要性了,当君主的意志不能体现民众意愿的时候,民众的声音上天就会听到的,天就会让这个君主下台,改朝换代就会开始了,这就是天道。”

庄子:“子舆兄之代表一说,令我想起了惠兄的同门--邓析,他把惠兄的平面几何无厚之说(无厚不可积,其大千里也)发展到政治伦理上。立论为---天于人无厚(厚待),君主于民无厚,兄于弟无厚。天不能除去人间的瘟疫,也不能保存短命之人,使做善事的人长寿,这是天之无厚;老百姓因为君王的苛政而穷困,被迫挺而走险去偷盗或抢掠,君王就要杀了他们,这是君王之无厚;周公杀了自己的兄弟管、蔡二人,这是兄对弟的无厚。这具有革命性的理论思想有力地回击了君王天命说,”

惠子:“所以这些把君王说成是代表着普天下人民的根本利益等等都是站不住脚的。说得这么大,把君王说成是民众意愿的代表,要人民服从于所谓的‘天命’。但就是因为没有实在行动(厚度的累积),也是不可信的。邓析讲得多么好啊,可惜就在他发表完那次无厚论演说后,就给人暗中杀害了。如果说就是因为邓析说了大实话而身亡,而君主虚假地遵循以‘天道’的名义继续无厚于人民,待等到人民忍无可忍的时候才可以推翻暴君,那这样迟来的‘天道’不要也罢。”

(三十五)品香茶——封禅之地领悟茶道与天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