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民生的“利”是儒者的大义

  惠子:“子舆兄真是过谦了,那可不是一向在王侯面前藐而视之的你啊。”

孟子:“惠兄说到哪里去了,就算王侯将相等众又怎能和两位渊博之士相比呢。两位对乐的理解与追求可谓独到,甚至连水中之鱼也作为乐的探求对象,实在难得。这让我想到了其实人所追求的身之乐就是来源于对利的追逐,只有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人民物质利益的需求,身才能得所其乐,社会才会得到安稳发展。”

庄子:“嘿嘿,你们儒家不是一向重义而轻利的吗,怎么又在言利呢。”

孟子:“恩,没错,义利之说是儒者第一义也,作为政治话语权首先要追求的是“义”而不是“利”,但真正意义上的“义”还是要具体落实到民众中的“利”。举个例子来说吧,有一次我问老师(子思),怎么样来教化百姓。老师说,执政者首先要维护民众的利益,为其创造谋取利益的可能,然后再实现道德之教化。这样执政者尊仁守义,人民就会安居乐业了,这正是天下的大利啊。所以这里的“利”正是普通百姓的利,是社会的整体利益。而“义”是指社会道义践行的普遍的公正、公平原则,义与利两者是互为统一的。故‘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以民众的利益为主要关注点,这正是义之所在也。”

庄子:“哦,那可不可以这样来理解呢,符合百姓利益的才是真正的义呢,而只为满足个人私欲的则是利呢。”

孟子:“恩,是的,现在正是礼蹦乐坏的年代,社会上流行的风气正是对个人私利的趋之若骛,哪有什么道义可言的。象庄兄所说那样,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三家分晋就是典型的例子。所以我才会不耻梁惠王一开始就谈‘利’,因为这个“利”完全是他想称王称霸的一己私利。”

惠子:“只有当‘利’的追求赋予合法性基础的时候,才自然会升华成一种具有普世价值的道。”

孟子:“恩,有理。所以从历史的进程中来看,善于阐发道的君主,都是得天下民心者;而玩弄神器者都是失民心,失天下的。”

惠子:“但问题是谁能保证这个君主就一定有道来运用手中的权利呢,如果他是无道去糟蹋这个权利,谁来监管他呢,难道民众就是求爷爷告奶奶地指望上天安排一个圣人似的君主来拯救他们吗。”

孟子:“所以我才到多国去给君主们上课,推广仁政的思想啊。让他们知道实行仁政的厉害得失,用不忍之心,行不忍之政。如果一味施行暴政,就会失尽民心,自掘坟墓了。为了个人自己,更为了天下之苍生,一定要听取民众的心声,与民同乐,与民共欲,把自己的利和百姓的利联系起来,才是真正的天下大义和普世的大乐啊。”

惠子:“刚才子舆兄多次提到民的重要性,是提倡以民为本的,这没有错吧。但之前曾听君讲过‘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于人者食人,治人者食于人,天下之通义也’。这不是典型的不平等吗,为何劳力的百姓就得一味地听从于劳心者的统治者呢,这不是在搞特权,承认了君主可以用特权之贵来凌驾百姓之轻吗。”

孟子:“其实我的意思是,只有最有能力之人上了高位,才能带领好下边之人,才能更好地发挥更加大的社会作用而已。

惠子:“子舆兄之心真可比日月,但奈何日月也有被乌云所遮蔽的时候,我刚才所云正是来源于这个担心啊。如何能够保证大家可以拨开云雾见青天呢,这是个问题啊。现在国际形势日趋复杂与动荡,真是个糟糕个时代。但在此时此刻,我们几人还可以在此煮酒论政,也是个美好的时代啊。为了这个糟糕而美好的时代,我们干了这杯酒吧。”说完,惠施一饮而尽

(三十)民生的“利”是儒者的大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