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惠施演讲——论名家

  “在一定的程度上,儒者到处宣扬‘仁’,但都只停留在口头上而已,他们并不知道如何区分具体事情中的仁与不仁。他们口中所强调的‘仁’,就是‘克己复礼为仁’,这是孔子正名的最高标准和原则,也就是必须要做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也太高标准了吧,我是做不到的,不知道你们可以做到否。

而道家的老祖——老子,也就是我这位好朋友庄子的祖师爷。他提出的是‘无名论’,认为社会大乱的根本原因不在与‘礼崩乐坏’,而在于孔子所强调的‘礼’,这个东西正是大乱的祸首。要人民放弃‘仁义礼智信’,尊崇‘道’的要求,实行无为而治。通过这样来达到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的最原始状态。老子和孔子一样,都是有一种浪漫的复古情结。充其量也只是一种美好的幻想而已,都是不能够实现的。

但历史是要前进的,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随着辩论的深入,又产生了很多的学派,但问题也是紧接而来。辩论要有一定的规则,不然的话,你说你的,我辩我的,大家思想一点都没有进行过交锋,那就失去了思想学派辩论的意义了。这个时候大家就对概念与推理等进行研究,定出一些相关的规则出来。同时就出现了一些人除了注重名实之外,还对概念、名词、规律进行系统的逻辑分析。

这些人就形成了后来的名家的派别,代表人物有邓析、宋研、尹文,还有小弟我。名家学说的宗旨是‘控名责实’,一方面要对名词进行分析,另一方面在具体的问题上反复进行论证,使复杂的含义搞清楚,能够最大限度地反映客观事物的本身,令其加以规范和纠正名不正的现象。这个世界上凡是存在的东西就有相对的名进行定义,有形的东西一定有名,象人、雷电、山、水等;有名的东西去不一定有形,象气、道、风、尘等;有形无名,不会失去客观食物的本身属性。有名无形,就要通过客观的观察与分析,用其他的名加以检验看他是正确与否。例如我们经常要说到天,他是以怎样的形态而存在,是什么东西来构成的,星星、月亮和太阳是怎么样的关系而存在。这些都是需要我们去观察与思考的,去以前书上找答案不是唯一的方法,甚至经过我们的观察与论证,我们还可以怀疑常识,勇于向传统的书本上挑战。这样,社会的思想和人类的历史才可以进步。而不是象其他所谓正派学说的那样说‘名家的言论蛊惑人心,使社会难已安定’。

儒家、墨家和法家纷纷攻击名家的无厚论,说这是无父无君、无法无天。他们根本就不是从名责实的角度去立论批驳,而是以简单的伦理道德立场来漫骂,更加是没有一点自然科学与几何学的常识,可见他们的肤浅之处。

我们在计算田的面积时候,就会用到几何的相关知识。点是没有长短、阔窄、厚薄的,而线是由无数个点构成的,再由无数条线构成面。因此,在几何意义上的面,既没有厚度,也没有体积,但却可以有阔窄与高低,甚至可以绵延几千里。所以,‘无厚不可积也,其大几千里’在科学的角度来看,是完全成立的。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一个君王不懂得任命有能力的人来治理国家,不厚待自己的百姓,就算他是口口声声地说为广大的老百姓服务,说得千里之里之外都听到,也是一种政治上的‘无厚’。

天是什么,通过我们的观察和研究,天就是一个自然的存在。他就象一个穹庐,在这个穹庐里面‘天与地卑、海与泽平’。说天为万物主宰,是万物的创造者,叫老百姓要对天无限的崇敬,不能够有任何的怨言,这些都是极其荒谬的。更有甚者,帝王把自己比作天,说自己是天子,把天子定义为派到人间的代表,说自己代表着广大百姓的根本利益,代表着国家的最高正义,代表着天下最先进的理念。你把什么都代表进去了,那老百姓还能想什么、做什么呢。所以,这种把‘天作为最高的代表’在论理(逻辑)上是讲不通的。这种没有支撑点的空洞之理为何现在还在盛行呢,那是为了某些统治阶层服务来欺压百姓而已,我们就让这种歪论见鬼去吧....

(五)惠施演讲——论名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