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我一直在这里等你

1107309811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孤儿院

  人和与自然中,充满了血腥.有的动物会杀吃同类,.狼群在追杀猎物的时候,是很有团体意识的,狮子亦如此,当他们得到猎物后,他们的大脑时刻警惕着,不允许任何其他的外人接近它们,它们甚至会用尿液的气息来划分自己的邻域.社会不也是如此吗?人们常说虎毒不食子,可有些人比残忍的虎更残暴,他们为了一己私欲可以抛家弃子背信弃义,谁又能看见躲藏在角落里那些无辜的天使。他们用质疑的眼光看着周围的一切,别人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时,他们想的更多的是躲避,他会不会伤害我?他到底要干什么?我应该相信他吗?如果你每次来孤儿院,你仔细的观察,你会发现在一个长满草的墙角里蹲着一个小女孩,她一直扎着小马尾辫,头绳从未摘下过,她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干干净净的。这是她来孤儿院的第一双新鞋。穿着小雷丝裙,那是她最喜爱的,也是她最讨厌的,她很想脱掉它,却又舍不得,她总是这么矛盾。她刚来这里三个月,仅仅六岁。在这之前,她有一个话很少,却宠着她护着她的妈妈。自从家里来了一个叔叔以后,妈妈就变得神情恍惚,整天念念叨叨地,炒的菜不是糊了就是没放盐。那个陌生的叔叔第二次来到她们家时,母亲已经彻底的疯了,母亲有时会冲向她,把她抱得紧紧的,她把她压在怀里,她的呼吸变得急促,甚至有几次都休克了,要不是隔壁的阿姨把她送进医院,现在她应该在天堂里放风筝吧。她清晰的记得这个奇怪的叔叔,她的潜意识告诉她,是他让妈妈变疯的,但他会为她换一个环境,她只是站在不远处看他收拾着东西,就像盯着自己的食物。他先把疯女人送到了精神病院,护士已经给她打了镇静剂,她沉沉的睡过去了。临走前,他用梳子把疯女人的头发梳的很漂亮,是可以用漂亮形容。他的动作很慢。她看不透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她不敢直视他的眼睛,那就是一个深渊,一不留神就会跌下去她想或许妈妈就是这样跌进去的吧。他和她在精神病院地走廊里行走着,他的步子很大很慢,好像是刻意让尾随其后的她跟上他的步伐,她不想走丢,她需要一个可以进入甜梦的地方。梦里有很多的蝴蝶,还有彩虹,梦里的天空是蓝蓝的,不是灰的。他不负所望把她送进了孤儿院。他给她买了一个小熊,只要一捏它的手臂,它就会舞动手臂,还会唱歌。可她不喜欢歌声,听起很刺耳。晚上,她和一群孤儿坐在一个大圆桌上吃晚饭,餐桌上大多是青菜,多次几顿就会发吐的那种。吃饭的时候,她常会被周遭鄙视的眼光给瞪下饭桌,有时修女也会眯着眼,只留给她一点缝隙,似乎她只有那么小。修女也只能摇头叹息,然后走开,她觉得自己就是院里的瘟疫,她唯一的倾听者就是荒废的墙角的一切,她是这里的主人,这里没有人会看不起她,也没人同情她,她在这里可以呼吸到自由的空气,可以无限制的幻想未来,脑海里的灰的鲜艳的错综复杂。她分不清那到底是梦还是现实。她对墙壁说:“你会哭吗?你知道眼泪是什么东西吗?把它含在口里是什么感觉啊?”“我当然知道,眼泪是咸咸的,有时候眼泪可以换来别人的同情和疼爱,或许你应该狠狠的哭一场。”墙说“哦,是那样啊。”她双手抱膝,头深深的埋了下去,打着哆嗦。眼泪嗒嗒的滴在裙上,打湿了一大片。她抬起头对墙说:“不是咸的是苦的,还有点涩。”她不想再说话,嗓子干干的就如久未享受到甘霖的土地。她靠着墙耷拉着脑袋,在梦里去寻找理想的天堂,脸颊上残留着未风干的泪痕。墙角的另一边探出了半个脑袋,剪着齐齐的刘海,他拿出刚刚买的手机‘咔嚓’。她被定格在画面里,安静到憔悴。这天下午孤儿院来了一对夫妇。每个小孩都知道,他们要好好的表现,这样他们才会过上好日子。孤儿与其他小孩不同,她们更早的成熟,更早的懂的一些道理,也可以说是在恐惧中成长吧。她正在梦里和蝴蝶在草地上嬉戏。在空气里一个温和的笑脸惊醒了她,这样的笑容她已经很久未见过了,她很震惊,她的灵魂被震了一下,她双眼瞪着笑的灿若桃花的阿姨。她很害怕但她告诉自己不可以逃避,要保护自己的领地,谁都不可以侵占它

孤儿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